混世小术士

2162 林月处寻

混世小术士 2162 林月处寻 无忧中文网

汪卓然身边的乔伟业,心术不正,又最擅长蛊惑人心,第一步就该除掉他,可是那个歌星楚楚也走了有些天,一直沒见动静,王宝玉左等右等,等不回來反馈信息,还是忍不住主动打去了电话,结果却是关机。

王宝玉又试着打过几次,依然是关机,做为一名公众歌手,对外联系方式怎么会中断呢,难道说这女人中途反骨了,大概就是,哎,早知道如此,真不该轻信她。

平静中潜藏着危机,而一切又处于了胶着的状态,王宝玉有心想要搞倒汪卓然和乔伟业,却找不到任何好办法,一时间心神俱疲,愁眉不展。

这晚,王宝玉又拿出了三枚铜钱,认真的摇了一卦,想测测跟汪卓然的斗争究竟如何,得出了卦象是《泽风大过》,明显表示难度巨大。

很久不碰这些东西,业务有些生疏,紧要关头,王宝玉不敢掉以轻心,还是想找书参考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上天的玄机,正巧,桌子上有一本露丝在地摊上买的卦书,名叫《解易天机》。

这个外国妞,居然也开始研究这方面的学问,还真是有魄力,书上的内容很简单,一个卦象出來,下面就附着歌诀,分门列举着求财、婚姻、功名、失物等判断之语。

王宝玉一向对这种书很不屑,易经就是变化之道,一个卦象出來,在不同的时间环境下,往往会有不同的解释,这种固定的歌诀,有牵强附会的嫌疑。

王宝玉无聊的哗哗翻着书,边看边在心里鄙夷,简直就是乱弹琴,对于初学者而言,很容易误入歧途。

王宝玉很快就翻到了《泽风大过》这一卦,沒想到却被撕了一半,大概是小光干的,上面只剩下了一手七言诗。

“林中飞鸟因风起,月落哀啼无枝依,处于危难莫执迷,寻得落处可安居。”

王宝玉琢磨了半天,可以确定诗里的含义不太好,大有无家可归的味道,难道说,春哥集团真的早晚要被收走,老子的心血都要白费了。

“爸爸,你在干什么呢。”小光凑过來问道。

“爸爸在看书啊。”王宝玉心神不宁的搭腔道。

“林,月,处,寻。”小光有些卖弄的念着自己认识的字,却只念了每句诗的头一个字。

“儿子,行啊,咱们将來学文科,也当个大官。”王宝玉亲了小光一下,高兴的说道。

“林,月,处,寻。”小光小手指点着,又念了了一遍。

“林月处寻,都念对了,我们小光真是个小天才。”王宝玉笑呵呵的跟着重复了一遍。

“爸爸,林月是谁啊。”

王宝玉呵呵直笑,搂着儿子说道:“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只是……”

王宝玉说着,忽然就皱起了眉头,这很像是一句暗示,而林月这两个字也很熟悉,难怪小光都人为这个名字很像是人名,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对啊,裴近峰的情人不就叫林玥吗,林月处寻,难道说,上天在暗示自己,要去找林玥。

说到底,作为一个术士,王宝玉对这些东西天生就很敏感,他把这四个字记在心上,陪小光玩了一会儿,上楼躺下就琢磨开了。

断卦讲究外应,小光念出的这四个字,明显就是一种外应,应该舍弃卦象,只用外应,找林玥,莫非在这个女人这里能够有所收获。

听说过,裴近峰跟汪卓然的关系很近,作为裴近峰多年的情人,说不准就能从她那里获得有用的线索,只要能拿到汪卓然涉嫌违规违纪的把柄,即便他是市委书记,也不能逃脱党纪国法的惩处。

而林玥因为裴近峰的家庭矛盾缘故,不得不和这个情人分了手,整天苦闷不已,也许正需要有个人倾诉。

就去林玥那里试试,王宝玉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第二天下班后,他开上新买的红旗轿车,直奔林玥饭庄而去。

饭庄的消费很高,人并不是很多,林玥略施粉黛,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神情有些憔悴,一看是王宝玉來了,她并沒有恼怒,反而露出了笑意,款款起身问道:“王总怎么大驾光临了,小店蓬荜生辉啊。”

“呵呵,只因老板娘太吸引人。”王宝玉打趣道,大厅里听到的人,都不禁捂嘴偷笑。

林玥颇有涵养,也不恼羞,给王宝玉安排了一间最好的包房,表示包房免费,菜品七折的贵宾优惠,希望王总常來。

王宝玉却觉得林玥的表现有些异常,但他不相信林玥敢给自己下毒,便大模大样的进了包里内,饭菜上齐后,自斟自饮的吃喝起來。

原本王宝玉也沒打算今天就能有所突破,只想拉近些关系,不过,难道如此清净的吃饭,王宝玉倒也很悠然自得,一直吃喝晚上九点多,就在他擦擦嘴巴,准备买单回家的时候,包房的门被推开了。

进來的人正是女老板林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果盘,笑吟吟的说道:“王总,这是饭庄赠送的,愿你在这里消费愉快。”

“嘿嘿,劳驾老板娘亲自端來,受宠若惊啊。”王宝玉嘿嘿直笑。

“呵呵,王总可是平川市的大红人,我们饭店以后的生意还全靠您撑着呢。”林玥说话也客气。

“好说,好说,饭菜不错,虽然价格高点,但春哥集团可以考虑将这里作为接待高端客户的场所。”王宝玉嘿嘿笑道。

林玥笑吟吟的放下果盘,并沒有离开,盯着王宝玉问道:“你就不怕我在饭菜里下毒吗。”

王宝玉一愣,随后哈哈笑道:“你不会下毒,为了我这块臭肉还能搭上一个苦心经营多年的大饭店,那是抬举本人,我猜,你最多也就放点泻药。”

“行,有勇气,王总这是吃完了要走呢。”林玥问道。

“嘿嘿,你还不舍得我走。”

“哼,你不光是來这里吃饭的吧。”林玥翻了一记白眼,双臂交叉于胸前,呈现出戒备姿态。

“那个,上次误会你了,多有打扰,以后我还会常來,算是一种补偿吧。”王宝玉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