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65 翻台率

2165 翻台率

史业兴居然來头不小.是某个省委副书记的内弟.王宝玉也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儿.原來汪卓然还有这个上层关系.难怪平川市出了被骗走四十亿的大事儿.还能安然无事.上头有人罩着.

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这可是要涉及省里的大领导.王宝玉心情格外纠结.

“王总.不进则退.如果这个时候咱们放弃.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把集团卖出去.然后回家种地.”石临东看出來王宝玉的犹豫.

“临东.你的经历和我不太一样.人生就像是爬大山.爬过一个山头.就又是一个山头.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你是否爬出了大山.嘿.我才刚三十出头.你看我这两边头发掉的.都能看见头皮.”王宝玉感慨不已.

“爬山头虽然无穷无尽.但是总比被大山压在身上要强得多.与其平庸一生.不如轰轰烈烈的拼个你死我活.”石临东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宝玉暗自叹了口气.很是佩服这个小子的精力.永远都是斗志昂扬的状态.都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思量再三.最后.王宝玉还是下了狠心.不管是谁.只要是想挡老子的路.那就跟他死磕到底.

通过正常手段获取卓然企业管理公司的秘密.显然是痴心妄想.王宝玉又向范金强借來了刑侦设备.这一次他沒用高福尔.而是用了身边的人.比高福尔更专业.那就是露丝.

王宝玉秘密授意露丝.让她设法潜入卓然企业管理公司.用微拍设备.尽可能的收集证据.当然.还不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放心.如果暴露身份.我以死谢罪.”露丝正色道.

王宝玉连忙说:“我的意思是尽量小心.谁要让你去死.”

露丝一口答应.表情兴奋.仿佛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这天半夜时分.王宝玉和露丝一道.悄然來到了卓然企业管理公司附近.地点就位于听风茶楼对面的一栋有围墙的两层小楼.平时这里一向大门紧闭.少有人來.

“露丝.千万要小心.”王宝玉停下车.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我可是练家子.”一身黑衣的露丝.满不在乎的说道.

露丝下了车.健步如飞.身轻如燕的翻过围墙.王宝玉眼睛一模糊.恍若看到了当年白牡丹的影子.也是如此矫健.回眸一笑.娇艳动人.

王宝玉叹了口气.手中握着手机.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的为她放哨.露丝施展本领.熟练的打开了门锁.进入了小楼内.

老天保佑露丝顺利出來.王宝玉暗自祈祷.

然而.就在这时.从听风茶楼里出來了两个男人.搂腰抱膀很是亲热.王宝玉立刻认出來其中一个男人.正是裴近峰.而另外的一个男人.个子不高.却长得很结实.

王宝玉连忙缩进了车里.大气也不敢出.因为王宝玉这次开的是从徐彪那里借來的破面包.连牌照都沒有.裴近峰也沒在意.打车边而过.只听他醉醺醺的说道:“史总.那个上菜的服务员挺漂亮的嘛.”

原來这个矮个子男人就是史业兴.王宝玉竖起耳朵仔细听.只听史业兴笑道:“比起林玥來.那还是差了一截.”

“嘿嘿.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有点林玥年轻时候的模样.”裴近峰嘿嘿直笑.要是林玥听到肯定要气死.

史业兴不以为然:“要是裴总喜欢.下次來就让她陪你.管保让你通体舒坦.”

操.早晚搞死你们.住公房吃供应粮更舒坦.王宝玉暗骂了一句.只听裴近峰又说:“嘿嘿.不急.女人嘛.不能太抬举.账目都做好了吧.”

“呵呵.天衣无缝.这边流入.那边流出.干干净净.”史业兴呵呵笑道.

王宝玉已经听明白了.原來开办这个听风茶楼的目的.居然是为了洗钱.将不法的脏钱通过茶楼所谓的经营收入.变成可以合理合法的钱.手段还真是高明.

眼见两个人男人打开了大门.向着小楼走去.王宝玉连忙给露丝震动了两下手机.按照提前的商量.这个说有人靠近.

王宝玉同时也神情紧张的发动了车子.只要露丝一出來.两个人立刻火速撤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依旧不见露丝的影子.王宝玉焦虑不安.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再等一会儿还不露头.自己就安排人闹出点动静.吸引里面人的注意力.

正想着.露丝终于从墙头翻了出來.脸上却是红扑扑的.两个人开车便走.王宝玉不解的问道:“露丝.你脸红什么啊.”

“他们两个.在看那种片子.声音还很大.”露丝道.

“他娘的.还有这种雅兴.东西到手了吗.”王宝玉骂了一句.又问.

“我可是职业惯偷.这个给你.”露丝掏出了小小的照相机.递给了王宝玉.

“你沒听他们说什么啊.”王宝玉好奇的又问道.

“说得都是你们的骂人话.两个人都脱了裤子.别提多恶心了.”露丝皱眉道.

王宝玉也觉得恶心.便沒有再多问.第二天.他便秘密安排人把这些照片都洗了出來.一些所谓的企业管理文件沒什么用.关键还是企业的账目表.

王宝玉当然不懂如何分析这些数据繁杂的账目.这方面石临东也不是专业人士.

但王宝玉自然有非常精通此行的人.就是商博全.关严了屋门后.商博全便仔细看这些账目.却是一阵皱眉.

“老商.是不是发现问題了啊.”王宝玉问道.

“沒有问題.一切都很有条理.而且能发现这个企业的年净收入几千万.却从來沒有交过税.”商博全道.

有汪卓然罩着.偷税漏税是难免的事儿.即便是举报了.这种事儿也不能把这些咋样.王宝玉又问:“一个茶楼一年几千万.虽然有些规模.去的也都是有钱人.但在平川市怕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吧.”

“这就是我怀疑的问題.总账目上看不出什么.可是零售账目上显示.这个茶楼的翻台率高的惊人.”商博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