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80 雪漫荒山

2180 雪漫荒山

王宝玉有些不胜烦扰,沒想到自己跟程雪曼只是挽手去了一趟西餐厅,就惹出了这么多的麻烦,难道程雪曼真的那么可恶吗。

程雪曼对这些说法不但不在意,反而整天笑容满面,行事作风也开始张扬起來,程雪曼的电话也忙碌个不停,都是婚纱店摄影店服装店打來的,问她什么时候去店里看一看。

“大哥哥,怎么愁容满面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进屋來,笑着问道。

“呵呵,冬妮來了啊。”王宝玉连忙笑着打招呼,他发自内心喜欢这个单纯的女孩子。

“嘻嘻,楼层可真高啊,坐电梯都好几分钟呢。”魏冬妮对一切都羡慕不已。

“跟倩倩姐相处的还好吧。”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好的跟亲姐妹似的,大哥哥,是倩倩姐让我來的,她说……”魏冬妮欲言又止。

“说什么啊。”

“天涯何处无芳草,黑心秘书不可找。”魏冬妮壮着胆子说道。

久居在家的杜倩倩居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程雪曼跟她显摆的,王宝玉对此很不高兴,八字还沒一撇呢,程雪曼的老毛病又犯了,根本沉不住气。

“冬妮,大人的事儿你就别管了。”王宝玉摆手道。

“我也不小了。”魏冬妮红着脸道。

“呵呵,既然來了,咱们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今天大哥哥就陪你玩个够。”王宝玉起身道,随手将别人送來的一根小银条送给了魏冬妮。

不是都说老子跟女秘书关系不清楚嘛,今天就让你们换个说法,王宝玉轻轻拉着魏冬妮的胳膊,先是去了娱乐广场看演出,接着去咖啡厅喝咖啡,随后又去西餐厅吃饭,又到商场里给魏冬妮买了两套昂贵的衣服,反正哪里人多就去哪里。

豪华的春哥大厦,让魏冬妮几乎目不暇接,拎着大包小裹的她,跟王宝玉无论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这让魏冬妮小脸升起了阵阵红霞,显得越发的单纯可爱。

“大哥哥,你真棒啊,嘻嘻,好多漂亮的姐姐啊。”魏冬妮开心的笑道。

“你先帮着倩倩姐做些事儿吧,如果以后想进集团來工作,跟大哥哥支吾一声就行。”王宝玉道。

“嘻嘻,有时候,痴心妄想也挺不错的。”魏冬妮笑道。

王宝玉知道她话里的意思,这个小丫头,从小就要嫁给自己,说起來也有缘分,居然从小村里一直跟到市里,可是,如今的王宝玉,还是将她当成了可爱的小妹妹,不忍亵渎这份美好的感觉。

“冬妮,还是多学习多长本事儿,有了一技之长,才能把握自己的幸福。”王宝玉道。

“嗯,我跟着倩倩姐学写作的,我们在策划着再开一本书。”魏冬妮沒隐瞒的说道。

“哦,书名想好了吗,什么内容啊。”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倩倩姐说,名字就叫《雪漫荒山》,内容嘛,就是一个执着追求富贵的女孩子,到头來还是一场空,下场凄凉。”魏冬妮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知道这又是杜倩倩的警告,这书名和内容还不是暗指程雪曼,这些女孩子,为了个程雪曼,还真是个个用心良苦。

跟魏冬妮大模大样的转悠了一圈,流言蜚语的版本立刻就变了,集团内的人又开始说王总开始喜欢清纯的女大学生,对此,这些人也找到了合适的理由,毕竟秘书的年纪大了,哪有小姑娘水灵啊。

石临东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在王宝玉送别魏冬妮的时候,故意站在程雪曼办公室门口大声说道:“王总,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和你很般配啊。”

王宝玉白了他一眼,沒有说话,肩膀撞了石临东一下,回到自己屋里,石临东也不恼,嘴角反而扬起一丝笑容。

“一个农村來的穷丫头,也想跟我争,真是不知好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能配得上春哥药业的老总吗。”秘书办公室里,程雪曼脸色铁青,纸片撕了一地。

郁闷的喘了一阵粗气后,程雪曼再次起身,强忍着心中的极度不满,又给王宝玉沏了一壶茶,却狠狠的放了几倍的茶叶。

“雪曼,今天的茶叶怎么这么苦啊。”王宝玉只是喝了一口,就不禁皱眉道。

“沏茶的人心里苦,茶叶自然是苦的。”程雪曼冷着脸道。

“去告诉集团办公室,再给我聘一个秘书。”王宝玉根本不买账,冷冷的说道。

程雪曼一愣,眼中出现了泪花,哽咽的说道:“宝玉,你真的变了,变得让人不认识了。”

“这个时代时刻都在变,我为什么不能变啊。”王宝玉反问道。

“我知道你在情感上受到了伤害,可是你也不能因此就毫无顾忌的去伤害别人啊,魏冬妮,你真的喜欢她吗。”程雪曼强忍着泪水道。

“这跟冬妮什么关系,对于你我來说,她只是一个孩子,或者说是一个妹妹。”王宝玉皱眉道。

“可是她看你的眼神是在看一个大叔或者哥哥吗,那个小丫头分明就是有野心。”程雪曼愤愤道。

“我也郑重的告诉你,只要我一天不结婚,我就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还有,沒定下來的事情,不要四处乱说。”王宝玉道。

“什么沒有定下來的事情,你可是答应要娶我的。”

“我只是说考虑,雪曼,其实我不是不想娶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动不动就是一副妒妇的模样,难道说为了你以后我就不能和女人接触。”王宝玉冷声道。

“宝玉,其实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怕失去你才这样的……”

“好了,好了,别动不动就跟我表决心,雪曼,也许咱们两个真的沒有共同点。”王宝玉叹息道。

“有啊,只要是给彼此机会,一定可以幸福的。”程雪曼急急的说道。

“你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你在我这里找不到安全感,而我跟你在一起也很累。”

“累,哼,我懂了,你还是在耍我,你的心里放不下那个冯春玲,不就是个给人当陪睡的服务员吗,她怎么就不死掉呢。”程雪曼眼泪横流,控制不住情绪,口出恶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