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83 必有隐情

第四卷 虎落平川 2183 必有隐情

“为了一个好女孩的清白,无论做什么,都不过分。”王宝玉冷哼道。

“那就是动用关系了。”矮胖记者不肯罢休的问道。

“你们不是喜欢捕风捉影吗,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王宝玉嗤之以鼻。

程雪曼从下面轻轻碰了王宝玉一下,示意他不要跟记者们对着來,王宝玉只当是沒看见,又说:“市公安局的发言人在这里,请他讲讲事情的原因和经过吧。”

这位发言人是一名年轻的小伙子,他先是笑着冲大家点点头,拿过麦克风道:“各位媒体朋友,老人受伤见死不救的事情,从事情发生开始,就引起了市局的关注。”

这句话的意思说得很明白,市公安局不是因为王宝玉才关注了这件事儿,一名不甘寂寞的记者又起身问道:“这只是一个道德层面的事件,为什么会引起公安局的关注。”

“当道德层面变为公众层面,从维护公众秩序的角度出发,市局是有责任的。”发言人道。

“嫌疑人找到了沒有。”记者又问。

“请注意你的用词,这只是一件道德层面的事件,是不能用嫌疑人这个称呼的。”发言人正『色』道。

“见死不救的到底是不是魏冬妮。”那名被王宝玉抢白一顿的女记者又发问道。

“别的事情我不能说,但市局早已在博客上发布了官方消息,此事跟魏冬妮无关,而且,杜倩倩能够证明,在那个时间,她们二人正在一起吃饭。”发言人道。

“杜倩倩女士,你就是网络女作家一只左手吧,请问,你跟魏冬妮之间的关系,是否如爆料人所说,存在同『性』之间的暧昧呢。”女记者又问。

“由于我本人身体不方便,都是冬妮帮我整理写作材料的,我们的关系确实很好,却不像外界胡『乱』猜想的那样。”杜倩倩微微笑着解释道。

“那也就是说你的小说其实是两个人在写对吗,这样的话,岂不是存在欺骗网友的嫌疑。”女记者问道。

“构思全都是倩倩姐的,我只是帮她打字而已,你别这样说好不好。”魏冬妮忍不住『插』了一句。

杜倩倩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激动,继而杜倩倩转头对女记者笑道:“咱们今天讨论的话題不是小说吧,我希望大家能弄清主次。”

“那么,你们在一张**睡,关系真的如此简单吗。”女记者刨根问底,一幅不挖出点艳闻不肯罢休的样子。

这是什么人啊,王宝玉顿时压不住火,冷着脸『插』口道:“你可能现在还跟你母亲在一起睡呢,也能理解成拉拉吗。”

一阵哄堂大笑,女记者脸红如猪血,气得浑身颤抖,差点就把采访本扔过來砸王宝玉,怒骂道:“你,你是个地痞流氓。”

“你这样咄咄『逼』人,也是个文化流氓。”王宝玉冷哼道。

“跟母亲睡那是亲情,而她们整日在一起,又都是单身,当然会让人有质疑。”女记者恼羞道。

“不好意思,我家两张床,我和冬妮都有独睡的习惯。”杜倩倩说道。

女记者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一位男记者给按了下去,从眼神中就知道二人的关系非同寻常,男记者拿出几张照片,起身道:“王总,这有几张照片,是爆料人上午发布上來的,你跟魏冬妮一起亲热的逛商场,怎么能说你们之间的关系是纯洁的呢。”

王宝玉想说你跟你妈可能还逛过商场呢,见记者们都是一幅同仇敌忾的气势,到底还是将这句话吞了回去,很平静的解释道:“这些照片说明不了什么,冬妮是我的妹妹,当哥哥的陪她逛商场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再说了,我是未婚青年,即便我想跟冬妮做男女朋友,怕是也沒有哪条法规不允许吧。”

“王总,您绕了一圈,到底还是跟魏冬妮的关系不正常,足以证明,在魏冬妮见死不救的事情上,存在着隐情。”男记者愤愤的说道。

“新闻要以事实作为根据,主观臆断那就是混淆是非曲直,请问,你有什么证据。”王宝玉拍案而起。

“我们不是主观臆断,作为媒体,我们有权力提出质疑。”男记者毫不退让。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僵持地步,只听记者们纷纷议论着。

“就是,这是记者的权利。”

“这个王总也太不拿我们当回事儿了。”

“这种沒素质的老总,企业肯定沒诚信。”

“对,明天就上报纸头条。”

“……”

石临东轻轻拉了王宝玉一下,让他坐下,起身道:“各位媒体朋友,有道是理越辩越明,大家就把刚才当成是一场辩论会吧,我们王总是个『性』情中人,说话可能重了些,希望大家能本着客观事实的态度,多关注民营企业的发展,不要再纠缠于王总的个人生活问題。”

“王总是企业家的代表人物,他的一举一动,是企业家们的风向标,如果每个企业家都像王总这样,企业文化如何发展,怕是都去泡女大学生了。”男记者口才极好,说话的语气依旧气势『逼』人。

“大哥哥不是这样的人,我,我是挺喜欢大哥哥的,但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魏冬妮到底慌了神,又说出一句让全场哗然的话來。

立刻镜头又都对准了魏冬妮。

“魏冬妮,你刚刚已经承认自己喜欢王总,那么你们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

“老人摔倒,动物尚有真情,你为何见死不救。”

“如果那个老人抢救不及时死亡,你会不会内疚一辈子。”

……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求你们别说了。”魏冬妮情绪十分激动,双手挥舞个不停。

“魏冬妮,如果是你的父亲摔倒在地……”

“闭嘴,不许你诅咒我的父亲,他为了这个家累得手指伸不开,腰背挺不直,你们还诅咒他。”魏冬妮恼怒的站起身來,由于激动全身颤抖,她指着记者说道:“所有的过错都由我來承担,不许你们连累大哥哥和倩倩姐,也不许你们拿着我的家人做比方。”

“冬妮,快坐下,不要再说了。”王宝玉连忙拉住魏冬妮,她的话听起來很像是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