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11 全线搜寻

2211 全线搜寻

“哈哈,受死吧。”高个子大笑着,随即目露凶光,举起尖刀,直直的刺向了王宝玉的胸膛。

就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响,一个石块准确的打在高个子手腕上,尖刀应声落地,高个子立刻疼得呲牙咧嘴的捂住了手腕。

“谁。”矮个子吓得尖声呼喊。

嗖的一声,又是个石块打在了矮个子嘴上,立刻大门牙双双脱落,一嘴血。

这时,一个敏捷的身影突然从一侧冲了过來,正是露丝。

“哥。”露丝一边喊着,一边拉开了架势。

“老大,是一个洋妞啊。”矮个子惊呼道。

“洋妞,要想不被强奸,赶紧给老子滚。”高个子叫嚣道,却明显底气不足。

“你们,今天都会死。”露丝鄙夷的冲着他们二人伸出了中指,蓦然一个飞脚,正中刚想去捡刀那名高个子的下巴。

“臭婊-子。”高个子的下巴立刻脱臼,吐出了几颗黄牙,含糊不清的骂着,却立刻不顾一切的挥拳冲了上來。

尽管高个子也练过些功夫,但是照比杀手职业出身的露丝,等级还不是差了一个级别,沒几下,就被露丝连连的飞脚,下下踢中了面门,满脸都是血。

矮个子见势头不对,扔了相机转头就像跑,露丝岂肯放过他,一个跳跃就踢中了这小子的后心,当即传來一声闷哼,立刻趴在地上不动了。

一直作为王宝玉保镖的露丝,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让王宝玉被挟持,心中的恼怒是可想而知的,她回头又冲着捂着脸的高个子一顿猛踢。

“露丝,不要杀了他们。”王宝玉见露丝一幅想要弄死他们的架势,连忙喊道。

露丝这才回身解开了王宝玉身上的绳子,心疼的差点落泪,关切的问道:“哥,你沒事儿吧。”

“沒事儿。”王宝玉试着走了几步,除了头疼,并无大碍,幸好露丝及时赶到,否则,还真要死在这山上:“露丝你救了我一命啊。”

露丝忍不住,眼泪掉了下來:“都怪我贪玩,忘了自己的职责,哥,你处罚我吧。”

“我得好好奖励你,怎么会处罚呢。”王宝玉都不会笑了,嘴角直抽抽。

“我以为你被落在后面,但是后來总不见你的身影,我等了一会儿,就看见你的滑车自己滑下來,我当时就知道不好,所以顺着痕迹一路找了过來,幸亏他们还沒有动手,否则我沒法回家跟爹娘交代。”露丝心有余悸。

“可别告诉两位老人,肯定能吓坏他们。”

“嗯,我懂,他们怎么办。”露丝问道。

“当然要法办。”王宝玉道,露丝立刻用绳子困住了高个子,又拎着矮个子的脖领子,推搡着二人小心穿过树丛,下了七宝山。

随后,公安局的警车就飞快的驶來,一番问询后,两个杀手被押上了警车。

审讯稍微有点困难,那就是两人嘴里少了好几颗牙齿,说话含糊不清,得重复好几遍才能听清,但结果却让警方人员大喜过望,此二人竟然就是在逃的杀人通缉犯。

大难不死的王宝玉跟露丝一道回了平川市,不幸中的万幸,除了感觉头疼之外,身体上并无大碍。

王宝玉去省城旅游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这两名逃犯又是如何一路跟踪过去的,一定还有第三人。

审讯持续了两日,逃犯们顶不住强大的压力,终于交代,拿钱收买他们的人是一个女孩,以二百万的价格,买王宝玉的一条命,而且预先支付了一百万。

王宝玉去省城的事情,也是这个女孩子告诉他们的,而这个女孩,通过画像对比,竟然就是小涵。

看來,小涵一直在平川市盯着王宝玉的一举一动,得知消息的王宝玉,简直要气炸了肺,嘟嘟囔囔的骂个不停,他娘的,小涵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的臭婊-子,如果说上次录像的事情,可能是情非得已,这一次却是罪无可恕。

事情败露后,小涵立刻失去了踪影,公安局立刻对她展开了侦查追捕,但人海茫茫,要想抓到她,还需时日。

公安局当然也不是傻子,立刻顺藤摸瓜找到了金裕昌,但金裕昌一口咬定,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儿,跟小涵也多日沒有往來,因为沒有真凭实据,最终也只能放了他。

“徐大哥,麻烦你吩咐一下手下兄弟们,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抓到小涵那个婊-子,多少钱都行。”王宝玉打电话给徐彪。

金裕昌和乔伟业是一伙的,小涵拿了王宝玉的钱,按理说应该会去开个小买卖,自己好好过日子,上次看见她又是一副潦倒的样子,说不定其中还受到了威胁。

王宝玉始终有一种直觉,事发之后,小涵未必敢回省城,说不定就藏在平川。

“嗯,我这就去安排兄弟们,布下天罗地网,留着这个小婊-子,对弟兄们本身也是个威胁。”徐彪答应道。

放下电话后,王宝玉对乔伟业和金裕昌又是咬牙切齿的一顿臭骂,他已经意识到,不把这两个人扔进大牢,这种旷日持久的斗争就不会真正终结,还会愈演愈烈。

随后,王宝玉又安排给徐彪送去了五百万,作为追查小涵的费用,一时间,平川市所谓的黑社会立刻活跃起來,各色娱乐场所,都布满了徐彪的眼线。

对于王宝玉的这些举动,冯春玲并沒有表示反对,她当然在乎王宝玉的安危,为了安慰王宝玉,她还破天荒的跟王宝玉共度两次**之夜。

对此,王宝玉高兴异常,终于再次将冯春玲拥进了怀里,也可谓因祸得福,两个人情话绵绵,王宝玉说道:“春玲,人有旦夕祸福,如果不把握眼前,是会抱憾终身的。”

冯春玲当然听出王宝玉话里的意思,认真的承诺:“宝玉,咱们不是说好了要爱一万年吗,除了你,我哪个男人也不喜欢,这样好不好,等集团上市后,咱们立刻结婚。”

“嗯,都听你的,春玲,要不咱们先去买个订婚戒指吧。”王宝玉高兴的说道。

“还是留着钱买个大点的结婚戒指吧。”冯春玲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