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14 卖车

2214 卖车

所有人都惊呆了,王宝玉和魏冬妮更是惊得几乎差点昏倒,程雪曼面如死灰,大声的叫喊道:“你们胡说,这些事儿都跟我沒关系。”

“程经理,你这么做是故意炒作吗。”

“你想进军演艺圈吗。”

“你为什么诬陷魏冬妮。”

“……”

惊愕过后的记者们,问題一个跟着一个,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程雪曼一时间难以招架,泪如泉涌,只能反复的喊道:“我冤枉啊。”

“大家静一静,仅凭一个账号密码,怎么就能证明此人就是程雪曼啊。”冯春玲问道。

“对啊,不能证明就是我。”程雪曼道。

“我们当然有证据,那个账号内部记录着近几次登陆的IP地址,我刚刚查过了,IP地址就是春哥大厦的。”小个子记者道。

“这,这不可能吧。”王宝玉也是一脸铁青。

魏冬妮哼声道:“我看很有可能,她向來都看不惯我。”

“雪曼。”王宝玉不甘心的看着程雪曼,程雪曼只是呜呜哭,一个字也说不出來。

“春玲。”王宝玉又看向冯春玲。

冯春玲微微摇头叹气,表示沒有什么办法了,程雪曼终于顶住不压力,一下子扑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來,甚至用头撞着桌面,居然昏死了过去,立刻上來几名工作人员,将她送进了医院。

“春哥大厦中的IP地址很多,但这事儿还是不能确定是程经理做的,只能说,我们内部要加强管理,预防这种相互诋毁攻击行为的发生。”王宝玉冷冷的说道,果断宣布散会。

冯春玲立刻安排人加厚了对记者们的红包,金钱再次发挥了重大作用,第二天,竟然一条新闻也沒看到。

王宝玉不由埋怨道:“早知道这样,就该早点拿出钱來。”

冯春玲一脸无辜,摊手道:“我也不知道程雪曼心肠那么坏啊。”

王宝玉沉思了半响,还是摇头说道:“说不定还是个误会,她应该沒有那么糊涂吧。”

冯春玲冷冷一笑:“希望如此。”

程雪曼在医院里足足住了一个星期,出院后,整个人彻底蔫吧了,见了谁都不说话,沒事儿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那辆显眼的跑车也不见了,据说是总被人扔砖头砸鸡蛋,连交警看到这辆车也会盯得很紧,稍微越点黄线都会过來打敬礼开罚单,程雪曼顶不住这么大的压力,到底忍痛转卖了。

这期间,王宝玉破天荒沒去看她,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抽闷烟,尽管他依然不信是程雪曼导演了这两场新闻发布会,但有一点儿不容置疑,这个爆料人一定跟程雪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果真的是程雪曼,她又怎么忍心对一个单纯的女孩子下毒手,如果不是杜倩倩足够坚强,如果不是自己做了魏冬妮强有力的后盾,这样的舆论压力,一定会把一个女孩子给逼死的。

哎,王宝玉又是重重一声叹息,难道所有的错误都是自己造成的吗。

“大哥哥,别这么不开心,让人看着心里难受。”这句话,魏冬妮已经说过好多遍。

“冬妮,你还小,不懂世事的复杂,大哥哥忽然觉得,越來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了。”王宝玉道。

“用单纯的眼光看这个世界,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魏冬妮大概是跟着杜倩倩写书,说话也变得很有水平。

“春妮,如果有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你会原谅她吗。”王宝玉含蓄的问道。

魏冬妮也不傻,正色道:“那得看大家会不会原谅她,如果一个人偶尔犯错误,谁也不会怪她,但如果是心肠都变坏了,那就是把所有的朋友都给赶了出去,将來活得也很可怜,大哥哥,别不开心了,总会过去的。”

“可是,总有人想把一切搞得复杂,作为一个俗人,怎么能够躲得开呢。”王宝玉又按灭了一个烟头。

“大哥哥,我给你唱首歌吧。”魏冬妮红着脸道。

“好啊。”

“大姑娘美來,大姑娘浪,大姑娘钻进了青纱帐……”魏冬妮唱了起來,但唱得比王宝玉有味道。

多么熟悉的歌声,仿佛将王宝玉带回了那早已远去的岁月,终于,他开心的笑了起來。

“这样多好,如果不能开心,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意思呢。”魏冬妮高兴的说道。

“说得好,做人就要学会开心,冬妮,你有什么愿望呢,大哥哥支持你。”王宝玉道。

“我想做一名心理医生,因为上次被诬陷的事情,我心理上也存在着阴影,遇到摔倒的老年人我就莫名其妙的害怕。”魏冬妮大胆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这个想法好,不如你就去李可人慈善基金会吧。”王宝玉道。

“可是,我……”魏冬妮犹犹豫豫,她想说,可是我不想离开你身边。

王宝玉大致猜到了她想说什么,轻声安慰道:“冬妮,有些事儿是不能勉强的,去吧,做出一番有意义的事情來,总比在我这里虚度光阴要好。”

“可是冯总让我來这里的。”魏冬妮还是不甘心离开。

“冬妮,大哥哥最喜欢你的上进,整天呆在这里,会埋沒了你的才华,你也会不开心的,是不是。”王宝玉安慰道。

“嗯,我会经常來看你的。”魏冬妮不舍的终于点头道,她心里清楚自己的位置,尽管是那样的想嫁给这个救过自己命的大哥哥,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放一个人在心里,总比跟这个人永远不能相见要好。

魏冬妮去了李可人慈善基金会,后來,她不但成为了那里的负责人,还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心理医生,帮助了千千万万心理受到创伤的人,只是,这个善良漂亮的女医生,却是终身未嫁,始终跟知名网络女作家一起生活,共同守着一份从不与人分享,却根本无法得到的感情。

那些都是未來发生的事情,只为一语点破红颜的命运,当今的社会,女性单身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只是其中的苦衷都各自清楚而已。

魏冬妮离开后,王宝玉又想起了一个人,就是乔伟业的把兄弟金裕昌,他就不相信了,这个虚伪做作、道德沦丧的骗子,就沒有任何的把柄可以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