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41 驴牌

2241 驴牌

“春哥,春哥,女人的好哥哥,他力大无比,让我们身心快活。”楚楚演唱了新歌《春哥是个大力神》,歌词幽默诙谐,逗得全场发出阵阵大笑。

“嘿嘿,这歌好,有创意。”王宝玉赞了一个。

“歌词虽然有点下流,但也算是符合春哥集团的特点。”冯春玲也赞了一个。

“我准备再编一首歌,名字就叫《春玲,你是我的好老婆》。”王宝玉谄媚道。

冯春玲脸色微红,白了王宝玉一眼道:“不如编一首《宝玉是个花心王老五》。”

“尽管满园春色,我可是单恋你这一支。”王宝玉道。

“呵呵,我信。”

“这就对了了嘛。”

“因为我会把你身边的花花草草,全部清理干净。”冯春玲忍住笑说道。

田英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她悠然唱起了了一首歌,名字就叫《故乡》,旋律婉转哀婉,包含着浓浓的思乡之情,让原本热闹的现场,顿时笼罩着伤感的情绪。

不得不说的是,如今的田英,经过长期的锻炼,唱功已然非常了得,听起來有种绕梁三曰不绝之感。

据说,为了更好的唱歌,田英每天坚持气沉丹田的打坐,甚至为了保护嗓子,还硬生生改掉了吃辣的习惯等等,当然,这也是楚楚教给田英的注意事项。

一曲歌毕,田英在掌声中走下來舞台,却已是泪光盈盈,王宝玉不解的问道:“英子,咋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不知道,我就是心情很不好。”田英揉着眼睛道。

“舍不得离开我。”

“去死。”

“嘿嘿,逗你你,我特批你,可以回东风村去看看。”王宝玉以为田英想念家乡,如此说道。

“宝玉,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爹娘你让人多照顾一下。”田英道。

“这个自然沒问題,谁让咱们是发小呢。”

冯春玲是个讲究效率的人,几天之后,春哥演艺便启程去了国外,第一站便是法国,随后是德国,根据安排,春节期间,要在维也纳演出。

美英加澳等其他国家,就要等到年后了,要不是有庞无忌等人牵扯着,王宝玉都想跟她们一起出去,到国外走一圈,开开眼界。

“媳妇,真是辛苦你了,想要点啥奖励,奴才好伺候。”王宝玉嘿嘿笑道,其实还惦记上次的那个游戏沒有做完。

冯春玲当然了解王宝玉的心思,故意说道:“我这包都用了好几年了,你给我买个包吧。”

“这么点要求啊,简单,咱就买最贵的,那个什么牌的來着。”王宝玉思索了一会,猛拍大腿说道:“对了,驴牌的。”

“驴牌,哪有这个牌子啊。”冯春玲不解的问道。

“就是拼音,LV,可不就是驴吗。”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冯春玲反应过來,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你啊,埋汰别人最拿手,你都沒听说人家怎么说咱的春哥药业。”

“怎么说啊。”

“CG,就是那个意思。”

“哪个意思啊。”

“哎呀,就是往那方面想。”

“艹个,嘿嘿,这就是咱们药丸的功效啊,大家说得很贴切。”

和王宝玉胡闹了会儿,冯春玲还有工作需要处理,王宝玉只得先回家去了,却看见白英杰來了,愣愣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带着一丝的不快。

王宝玉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微微点头,居然还点起了一支烟,不像以前那样热情。

王宝玉不禁悄悄问干妈林招娣:“娘,英杰这是咋了。”

“还不是因为美凤,结婚的曰子一拖再拖。”林招娣皱眉道。

“美凤也真是不懂事儿,我去说说她。”王宝玉说着,上楼去找钱美凤。

钱美凤正好给小光讲故事,见王宝玉进來,便让小光先去找多多玩,问道:“宝玉,找我啥事儿啊。”

“美凤,不是我说你,小白已经不错了,该结婚就结,总这么拖着,黄花菜都凉了。”王宝玉道。

“我的事儿你少管,他要是不高兴,随便找别人啊。”钱美凤道。

“算起來,你也拖了人家好几年了吧。”王宝玉皱眉道。

“哼,你还拖了我十几年呢。”钱美凤道。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王宝玉不悦道。

“宝玉,不是我不结婚,现在连门都不敢出,怎么结婚啊,再说了,结婚就是个形式,他要是心里有我,那就一定能等得起。”钱美凤道。

王宝玉想想也对,庞无忌还在盯着这些人,说不准就在婚礼上闹出什么动静來,于是又转身下楼,坐在白英杰的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道:“英杰,想必你也看了报纸,我姐有心想要嫁给你,情况也是不允许啊。”

“宝玉,为了娶美凤,我的压力很大,父母不同意,朋友不支持,这些我都能忍,可是,美凤总是这样,我心里沒底啊。”白英杰苦着脸道。

“不是有句话叫做好事多磨嘛,这件事儿过去,我出钱,一定给你们办个最豪华的婚礼。”王宝玉道。

“我有钱。”白英杰不高兴的看了王宝玉一眼。

王宝玉自知语失,忙嘿嘿笑道:“英杰,总的一句话,美凤心里有你,再等等,一旦干掉了庞无忌,立刻就给你们举办婚礼。”

“我一问美凤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想法,她就说不愿意就分手,根本就沒法和她交流。”白英杰埋怨道。

“咋了,还沒结婚就闹矛盾了。”王宝玉冷下脸來。

“宝玉,你想多了,我要是放手早就放手了,只是觉得等得太煎熬。”白英杰诚实说道。

“这样结婚后你们才会互相珍惜,英杰,别着急,我沒事儿就多劝劝她,争取明年五一,最晚十一就让美凤嫁给你。”王宝玉保证道。

白英杰的情绪安稳了下來,跟王宝玉聊起了经商上的事情,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一个人,便是潜逃在外的金裕昌。

“金裕昌我跟他也接触过几次,总觉得他华而不实,给我留下的印象不好。”白英杰坦言道。

直到今天,王宝玉还是觉得对金裕昌此人了解甚少,仅仅正面接触过两次而已,于是说道:“他就是个骗子无疑,不过,能在省城做生意,也算是有些道行。”

(假期已过,马上恢复四更,希望大家马上支持,祝愿大家马年大吉,万事如意,小术士群:221982509,邀请大家來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