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43 不到七岁

2243 不到七岁

王宝玉看着干爹一阵心疼,心中恨恨的骂着,他娘的,都是狗日的庞无忌害的,老子一定要将他抽筋扒皮。//

“美凤,那些人劫走了小光,沒留下什么吗。”王宝玉问钱美凤。

“沒,沒有。”钱美凤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美凤,有什么东西快点拿出來。”王宝玉着急道。

“不。”

“快点。”王宝玉一幅要翻脸的样子。

钱美凤这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递过去,这是劫匪塞到贾正道手里的,钱美凤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的收了起來。

王宝玉打开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王宝玉,当你看见这张条子的时候,你儿子就在老子的手上,如果你想让你的儿子活命,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必须从春哥大厦跳下去,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否则,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下面的签名正是庞无忌三个字,旁边还贴着从报纸上剪下來的那幅漫画,左手持枪,右手炸药包的恶童形象。

“宝玉,已经报警了,警察一定能把小光找回來的。”钱美凤生怕王宝玉真的去跳楼,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唉,如果跳楼能换回小光,我会毫不犹豫的,狗日的庞无忌,还真狠啊。”王宝玉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眼前不断浮现出小光的细嫩的小脸,还有平日的点点滴滴,想象着小光被折磨的场景,心中升起一种痛不欲生之感。

“宝玉,你千万别上当。”钱美凤含泪劝道,她之所以不愿意见条子交给王宝玉,生怕王宝玉一时冲动,万一再干出跳楼的傻事儿來,这一家人可真就沒法活了。

“哥,不能那么傻啊。”露丝也劝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他当然清楚,即便自己跳了楼,庞无忌也不一定放过小光的,反而中了庞无忌的计策。

就在这时,李可人又给钱美凤打來了电话,说是林召娣突然心口疼,也被送到了这家医院,钱美凤连忙擦擦脸上的泪,又去医院门口等。

王宝玉坐立难安,儿子丢了,爹娘双双病倒,这个家难道就要跨了吗。

就在这时,严昊升带着警员们赶來了,简单问了一下情况,便招呼王宝玉一同去参加市委的临时紧急会议。

在市委的会议室里,市委书记阮焕新失去了以往稳重,他怒目圆睁,拍着桌子质问道:“王宝玉,你个混蛋,怎么看的孩子啊,千防万防,你怎么把小光给弄丢了啊,你自己怎么不去死啊。”

别人虽然不懂阮焕新为何如此激动,但王宝玉看见了他眼中极力忍住的泪光,喃喃说道:“阮书记,我,我……”

阮焕新恼怒的摆摆手,又大声呵斥道:“还有你们,都是怎么做事儿的,拿着国家的俸禄都干嘛去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怎么就能让一个孩子从眼皮底下被劫走呢。”

严昊升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阮书记如此的激动,连忙不住的道歉,说幸福街那边的警力安排不妥。

“一个七岁还不到的孩子,离开父母、离开家,你让他在外面怎么活下去。”虽然极力控制,大家都听出了阮焕新声音哽咽。

王宝玉也忍不住哗哗流泪,小光不仅是自己的儿子,对于阮焕新而言,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他现在的官位,那可是阮家的独苗啊,不亚于亲生儿子。

小光的亲生父亲,阮焕新的孪生兄弟阮焕光,当初也是这个年纪下落不明,造成了两代人终生的遗憾,而如今,小光也在这个年龄突然被劫持,毫无头绪,这让阮焕新如何能平静下來。

“出租车找到了沒有。”阮焕新问道。

“找到了,车上沒人,也是被劫持的,沒见报案,可能司机已经遇难了。”严昊升道。

“一定尽全力搜集线索。”阮焕新嘴唇苍白,捂着肝部费力的坐下來,似乎瞬间憔悴了很多。

王一夫和范金强等人,也是个个表情凝重,他们心里都明白,小光被劫对王宝玉意味着什么,如果不处理好此事,这个混小子什么都能干出來,其后果将是非常难以想象的。

“一夫书记,立刻召集所有武警,再给军队联系一下,就是将平川市挖地三尺,也要把小光给救出來。”阮焕新十分坚定的对王一夫道。

“我们马上就去安排。”王一夫道。

“范副书记,你有经验,这件事儿就由你负责,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让孩子受到伤害。”王一夫道。

“一定完成任务。”范金强起身道。

“王宝玉,你现在不是个普通人,身边一点安全防范措施都沒有,如果你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能保护谁啊,如果你不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当初就别养儿子。”阮焕新又把怒火撒到王宝玉身上。

王宝玉只能承受这些斥责,阮焕新不满又发泄了一通后,从兜里摸出了一粒救心丸,吞了下去,好半天才算是恢复了平静。

“诸位,孩子被劫,我心情非常难受,但我们还是要冷静下來,认真分析一下此事。”王宝玉稳稳神,开口道。

“宝玉,说说你的想法吧。”阮焕新道。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这个,按照上面去做。”王宝玉说着,将那个纸条拿了出來。

众人传阅了一遍,王一夫惊道:“宝玉,你不会傻到真去跳楼吧。”

“为了稳住庞无忌,为了小光,我当然要跳楼的。”王宝玉语出惊人道。

“不行。”阮焕新道。

“我明白宝玉的意思,就让宝玉去跳楼,迷惑庞无忌。”范金强看了一眼王宝玉,心领神会的说道。

“不行。”王一夫和严昊升等人,几乎异口同声。

“我的意思是,先伪造一个宝玉跳楼的现场,然后让媒体报道,这样一來,庞无忌可能就会放松警惕,也为抓捕争取到时间。”范金强道。

众人又看向了王宝玉,王宝玉微微点头,他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如果装死一次能救了小光,总比跟丧心病狂的庞无忌硬对着來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