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45 聪明脑袋

2245 聪明脑袋

“我们说好要结婚的,只是沒想到,他却提前走了。”冯春玲演的很投入,不住的擦着泪水。

“经过警方的初步勘验,种种迹象表示,王宝玉系自杀,至于真实的原因,目前还尚不清楚。”一名警方发言人道。

在场的媒体记者无不唏嘘不已,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了进來,手里拿着厕所里的拖把,冲着冯春玲就砸了过去。

“冯春玲,你折腾我就算了,为什么要害死宝玉,你这个黑心的女人,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女人疯狂的咆哮着,那架势恨不得将冯春玲给打死。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冯春玲躲过了迎头一击,却被洒了一身的水,随即,两名警察立刻上前将这名女人控制住,强行拉到了一边。

这个女人正是程雪曼,听说王宝玉跳楼身亡,不知内情的她,瞬间就崩溃了,哭得几次都背过气去。

正所谓失去才知道珍惜,想起了王宝玉对她种种的好,种种的宽容,程雪曼终于体会到了心碎的感觉,她几乎痛不欲生,懊悔不已,当初为什么不把王宝玉死死的抓在手里。

刚才听说王宝玉又将所有的股份转让给了冯春玲,程雪曼脑子一片空白,第一想法就是王宝玉的死跟冯春玲有绝对的关系,兴许就是冯春玲给害死的,冲动之下,她不管不顾的做出了鲁莽的举动。

程雪曼的行为,让冯春玲一时间也愣住了,被警察死死拉住的程雪曼依旧痛骂不止,陷入到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

“宝玉就是让这个女人给害死的,这个女人是蛇精投胎,一肚子坏水,世上最恶毒的毒蛇都比不上她狠毒。”程雪曼不停的咒骂着,到底还是被拉了出去。

“宝玉,你死得好惨啊,那么聪明的脑袋都摔碎了,宝玉啊。”门外程雪曼的哭声让人动容。

冯春玲擦了擦衣服上的污渍,并沒有发火,反而对在场的记者说道:“王董生前对属下的员工都非常照顾,员工们对他的感情很深,我会继承他这种精神,一定让春哥集团尽快走出阴影,不辜负大家对集团的信任。”

程雪曼被拉了出去后,随后捂着心脏昏死了过去,被紧急送往了医院,媒体们又追问了一些问題,却大多都是质疑冯春玲的,不堪其扰,冯春玲最后只能说无可奉告,匆匆散了新闻发布会。

在另外一处房间里,杜倩倩和魏冬妮都呆呆的坐着,哭得眼睛红肿,却谁也不说话,她们也不知道内情,王宝玉跳楼的事情,让她们痛苦不已,也无法接受。

一直坐到后半夜,杜倩倩才打开电脑,魏冬妮走过去,说道:“姐,还是让我帮你打字吧。”

杜倩倩摇了摇头,说道:“我一定要亲手替他做点什么。”

魏冬妮点点头松开手,杜倩倩则写了一篇长长的悼词,其中的哀婉伤情之语,让人观之落泪,写完之后,杜倩倩觉得自己的心血都随着这篇悼词耗尽了,一头栽倒在**,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同样不知内情的还有一个消瘦的男人,正是省城的乔伟业,听说王宝玉跳楼了,他简直快要笑疯了,激动之后,乔伟业的心里又空落落的,虽然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但是却失去了下一步的奋斗目标,还不知道为了这个结果,混到这一步值不值,于是一个人喝了整晚的闷酒。

王宝玉就躲在冯春玲的大办公室里,关闭了手机,不跟任何人联系,送饭的任务就交给了露丝,得知干爹干妈并无大碍,这才稍许放下心來,可是想起小光,心口还是疼得厉害。

脑海中总是浮现小光的笑脸和稚嫩的话语,那一声声爸爸,不断回荡在心里,王宝玉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要不是露丝催着,王宝玉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人也很快消瘦下來。

“小光,爸爸一定要救你。”王宝玉喃喃自言自语道,暗自向上天祈祷,只要小光能沒事儿,即便是自己少活二十年也行。

新闻发布会之后,冯春玲换了衣服回到办公室,并沒有隐瞒程雪曼大闹的事情,王宝玉心里有些感动,他一度认为程雪曼对自己的感情是假的,现在看來,却也有几分真情在其中。

“春玲,还是善待一些程雪曼吧。”王宝玉道。

“她这种表现,不开除她已经是善待她了。”冯春玲不以为然道。

“春姐丸配方的事情,差不多就算了,春玲,不是我心软,又向着她说话,只是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钱不是万能的,换不回來的东西很多。”王宝玉叹息道。

“过段时间再说吧。”冯春玲并不答应,尽管程雪曼今天的表现,让她多少也有些触动,一直以为这个女人都是在利用王宝玉,殊不知十几年的分分合合,总会在彼此心底留下些无法磨灭的痕迹。

但冷静的冯春玲,还是不想就这样放过程雪曼,但也不可操之过急,要一步步的将程雪曼的根,从王宝玉心里拔除。

在一处阴暗之地,得知王宝玉已经跳楼身亡的庞无忌,先是不可置信的一愣,随即兴奋的哈哈大笑,一旁的金裕昌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大骂王宝玉活该早死。

“王宝玉是个好父亲,值得佩服。”庞无忌白了一眼金裕昌,真心的说道。

“好父亲,哈哈,依我看就是个傻逼。”金裕昌咧着大嘴骂道。

“我说了王宝玉是个好父亲。”

金裕昌抬头碰见庞无忌冷冽的目光,不由一颤,转了个话題说道:“老大,那个小崽子是个祸根,赶紧除掉吧。”

庞无忌知道金裕昌说得是小光,眉头皱的紧紧的,根本不听他的,摆出一幅守信的姿态,说道:“做人要讲信用,王宝玉已经死了,沒必要再难为孩子,再说了,有这个孩子在,我们就会多一份安全。”

“老大,咱们现在是黑社会,哪來的什么信誉啊。”金裕昌道。

“知道你买卖为啥沒做大吗,就是因为你不懂信用二字,老子能领导这么多弟兄,正是因为守信,赏罚分明。”庞无忌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