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49 你死我活

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49 你死我活

如果庞无忌真的藏在那里,为什么沒袭击『药』厂呢,王宝玉想了想也明白了,大概是袭击了『药』厂,他们的目标就会暴『露』,因此,『药』厂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小光,爸爸來了,我一定要救你出來,哪怕是拼了这条命。

这一晚,王宝玉几乎沒睡,第二天一早,趁着大部分员工还沒來上班,他换了一身极普通的衣服,在冯春玲一再叮嘱注意安全的唠叨下,蒙着脸快速下了楼,并沒人发现。

考虑到『露』丝的身手不错,王宝玉便招呼她一起,上了范金强的警车,一路直奔金源村而去。

天空灰蒙蒙的,寒风凛冽,雪花飞舞,如此的恶劣的天气,却是警员们非常喜欢的,这样更方便隐藏目标。

上百人的警员队伍來到了金源村,在范金强和严昊升的指挥下,顶风冒雪的向着那处隐蔽的入口悄悄靠拢了过去。

“都注意隐蔽。”范金强不时的小声提醒。

然而,就在这些警员们翻过小山,來到那片早已冻结的沼泽地之时,一阵激烈的吵嚷打斗之声传來,眼前的景象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两伙人正在一块空地上疯狂的打斗着,木棍长刀你來我往,不少人身上都挂了彩,而其中两个身手敏捷的壮汉,招式凌厉,打斗的尤其激烈,仔细一看,正是徐彪和庞无忌。

“徐彪怎么來了。”范金强一边招手示意后面的人潜伏,一边恼火的说道。

“庞无忌炸了徐彪的葡萄园,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王宝玉解释道。

“净添『乱』,情况让他给搞得复杂了。”范金强皱眉道,因为徐彪等人在场,开枪肯定是不行的,但从目前的情形看來,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难免会造成伤亡。

“还省了咱的事儿呢。”王宝玉又替徐彪说了一句话,看范金强瞪了他一眼,沒敢再吱声。

范金强拿出了一个高档的监听器,远处的声音很快传了过來,在『乱』哄哄的声音中,王宝玉还是听清了徐彪和庞无忌的对话。

“庞无忌,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对老子下手,真他娘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徐彪拳脚如风,边打边骂。

“徐彪,当年你打了老子,沒把你弄死就算你捡便宜了。”庞无忌也是招招凶狠,全不畏惧的骂着。

“我兄弟王宝玉肯定是你『逼』死的,今天老子就给他报仇。”徐彪道。

“哼,今天就让你在地下见到他。”庞无忌冷哼道。

王宝玉心里一阵感动,难怪徐彪能成为平川市**的老大,正是因为做人有情有义,恩怨分明。

“庞无忌,今天给你一个选择,你快把我兄弟的儿子给放了,我就给你一条生路。”徐彪道。

“嘿嘿,等会你到了阴曹地府,告诉王宝玉一声,他的儿子归我了。”庞无忌嘿嘿笑道。

又过了一会儿,徐彪因为上次的事件,身上有伤,明显落在了下风,被庞无忌一脚踢中膝盖,蹲身下去,庞无忌冲着一边招招手,一名壮汉立刻递过來一把长刀。

庞无忌手握寒光刺眼的长刀,哈哈大笑,说道:“徐彪,老子今天就手刃了你,以报当日之仇。”

“范大哥,快出手吧。”王宝玉不想徐彪有事儿,忙催促道。

范金强立刻拔出枪來,瞄准庞无忌抬手就是一枪,因为离得远,还是打偏了,子弹正好击中了庞无忌手里的长刀,巨大的冲击力让长刀脱手飞出。

枪声立刻惊动了打斗中的所有人,大家都呆在当场,与此同时,范金强下达了了冲锋令,上百名警员一跃而起,持枪冲了过去。

庞无忌见情形不对,顾不得徐彪,忙招呼所有人火速撤退,而徐彪哪能让他逃走,也发出了一声大吼:“兄弟们,缠住他们。”

徐彪的手下立刻再度对兄弟会的成员发动了攻击,原先是打斗,现在改为了摔跤,顿时有几十个兄弟会的成员逃脱不得,气得四肢『乱』蹬,哇哇『乱』叫。

庞无忌带着十几人从那处入口退到了地下,其余的人则被一拥而上的警员们上前按住,纷纷被戴上了手铐。

王宝玉顾不得太多,快步來到徐彪的面前,问道:“大哥,你还好吧。”

“沒事儿,狗日的庞无忌,几年不见功夫见长了。”徐彪低头『揉』着膝盖,气哼哼的说道。

“沒两下子他咋带着一群人混啊。”王宝玉哼道。

“不入流的队伍,都是人渣,给老子提鞋都不配,老子要不是伤刚好,肯定就得打死他。”徐彪说着,觉得声音如此熟悉,猛然抬头,愣住了。

他直直的看着王宝玉,又搓了搓眼睛,疑『惑』的问道:“兄弟,你怎么在这里,是我死了还是你又活了。”

“大哥,你刚才打斗太投入了,现在才问啊,我当然是活的好好的。”王宝玉微微笑道。

“嘿嘿,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是配合警方假死的,你看,我一切都好好的。”王宝玉道。

徐彪激动的跟王宝玉來了一个拥抱,好半天才放开,说道:“兄弟,我还想呢,加快研究时光机,把你再给找回來。”

“可别,我才不做你的试验品呢。”

范金强一边安派警员押守那些兄弟会犯罪分子,一边冷冷的对徐彪质问道:“徐彪,谁让你们來的,一会跟警方回去配合调查。”

“范大哥,看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王宝玉求情道。

“怎么算,徐彪手下这么多号人,已经引起市『政府』的高度关注,必须回去交代问題。”范金强冷声道。

“他们就是被庞无忌『逼』得,其实早就洗干净了,一点前科沒有。”

“现在说这些沒用,等调查后再说。”

“大哥,什么事儿经过调查都得有点不干净,刚刚人家也算是立功,帮你逮住这么多兄弟会的人,将功补过,我保证他们下不为例。”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对对,下不为例。”徐彪看见王宝玉给他使眼『色』,也连忙说道。

“你小子什么人都交,以后可要给我整明白了。”范金强极其不满冲王宝玉嘟囔了一句,其实也沒真生徐彪的气,过來递过一支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