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53 长大当官

2253 长大当官

“王宝玉,你先过來陪我喝两杯,喝得高兴了,兴许我就能放了小光。(/ )”庞无忌冲着王宝玉招了招手。

“兄弟,你不能过去。”范金强拉住王宝玉,紧张道。

“哥,别信他的。”露丝也拉住了王宝玉。

“如果庞无忌真的丧心病狂引爆炸弹,你们别管我,赶紧退出去,露丝,如果我今天回不來,回去告诉爹娘,我和小光走得都沒有痛苦。”

王宝玉说完,使劲挣脱了范金强,几步走上前去,坐在桌边,近距离看小光,孩子似乎瘦了一些,大眼睛却格外的明亮,王宝玉此时多想把儿子抱在怀里,好好的亲亲。

“爸爸。”小光低声的喊道,似乎也知道情况危险,并不挣扎。

“小光,爸爸來接你了。”王宝玉眼中充满了泪水,哽咽道。

“行了,孩子好好的,哭了屁,真他妈的膈应人。”庞无忌不耐烦的说道,随即,给王宝玉斟满了一杯酒,又说:“这孩子培养的不错,我很喜欢。”

“这几天孩子给你添麻烦了。”王宝玉想套近乎。

“王宝玉,你是个娘们儿啊,说这些沒个屁用。”庞无忌讽刺道。

“你就放过孩子吧,我在这里陪你死总行了吧。”王宝玉哀求道。

“别着急,先喝酒,以后也沒机会喝了,尝尝,正宗的东北小烧。”庞无忌道,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全然沒把周围持枪的十几名警员放在眼中。

王宝玉跟他碰了一杯,不由想起了当年跟大毒枭谷爷见最后一面的情形,跟眼下也差不多。

“庞无忌,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下手呢。”王宝玉尽量放松紧张的情况,用跟老友聊天的口气问道。

“你是跟我无冤无仇,可是你的命却很重要,能够换取我们去国外的通行证。”庞无忌毫不隐瞒的说道。

“你说得是黑手党吧,他们只是利用你而已。”王宝玉不屑道。

“嘿嘿,还用你说啊,我又不是傻子,不过能被利用,也说明我们有价值,我们也是在利用他,唉,很意外的是,你居然沒死,还能跟本人在一个桌上喝酒。”庞无忌道。

“那个是你儿子吧。”王宝玉指了指那个骷髅头,问道。

“是啊,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走的时候跟小光差不多大,哐当一声,什么都沒了,那一刻,我的心彻底碎了,也彻底冷了。”庞无忌闷闷的说道。

“你想开些,那也是孩子的命运。”王宝玉劝道。

“命运,别人的孩子生下來大富大贵,我的儿子生下來却受苦受难,最后几万块钱就买断了,嘿嘿,这个社会啊,挺逗。”庞无忌无比凄凉的说道。

“沒办法,交通事故太频繁。”王宝玉跟着感叹。

“哼,交通事故,怎么你们有钱人说话都是一个腔调的,杀人就要偿命,车子撞人也是杀人,凭什么一个破铁壳子,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却不受惩罚,就算那人不是故意的,也得按照过失杀人关他几年吧,司法不公,上天不公。”庞无忌的情绪激动了起來,将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一旁的警员们精神顿时紧张起來,庞无忌指着这些警员道:“我这一生最恨你们,为什么不把撞人的枪毙,现在牛逼哄哄的几十号人对着一个人,不嫌丢人啊,你们他妈的就是替有钱人服务的啊,我儿子的命就不值钱吗。”

“爸爸。”吓得有些发抖的小光,轻轻拉了拉庞无忌的胳膊。

“好儿子,跟你在一起的这些天,是爸爸最开心的日子。”庞无忌露出了笑脸。

见小光喊庞无忌爸爸,王宝玉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却也沒敢多说话,生怕激怒了庞无忌,孩子的性命不保。

“爸爸,你别难过了,你要是生气,小哥哥也会伤心的。”小光指指桌子上的骷髅头。

“不生气,我就是教训教训他们,以后该怎么做事儿,他们啊,都是草包,孬种。”庞无忌冷声道。

“爸爸,你放心,以后我当了大官,就下令,让所有开车撞死人的都偿命。”小光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哈,儿子真棒。”庞无忌先是一愣,接着肆无忌惮的在小光的脸上使劲亲了两口,那感觉真像是个慈爱的父亲。

“庞无忌,作为父亲,你是合格的,我敬你一杯。”王宝玉有些感动,主动给庞无忌到了一杯酒。

庞无忌一饮而尽,明显有了几分醉意,对王宝玉道:“你这个父亲也合格,庞某佩服。”

“爸爸,你对我最好,不会伤害我吧。”小光仰着脸问道。

“当然不会,爸爸就是豁出來命,也要保护你。”庞无忌道。

“爸爸,你就放我走吧,我真的好想爷爷奶奶,他们见不到我,会很伤心很伤心的。”

“真是个孝顺孩子,好,爸爸答应你的要求。”庞无忌问道。

“爸爸你真好。”小光高兴的在庞无忌脸上亲了一口。

“教你的口诀记住了吗。”

“记住了,一去二三里,烟村七八家,八八找爸爸,爸爸藏在圈圈啦。”小光大声的背道。

“好,小光真聪明,教两遍就会。”庞无忌说着,放下了小光,又对王宝玉道:“带着小光走吧,我想睡一会儿,这一觉怕是就醒不來了。”

王宝玉哪敢有一刻停留,生怕庞无忌反悔,拉着小光就往外跑,范金强终于松了口气,正在犹豫如何采取行动之时,庞无忌却冷冷的看了警员们一眼,说道:“你们难道也想跟我一起睡一觉吗。”

再傻也明白庞无忌话中的意思,范金强果断下令撤离,就在众人刚刚离开这处密室,还沒走上十米远,只能身后传來一声轰隆的巨响。

庞无忌引爆了身上的炸药,有着恶龙称号的兄弟会头目,就这样被淹沒在一片烟尘之中,一只手中还紧紧抓着自己儿子的骷髅头。

“小光。”王宝玉紧紧搂着小光,泪如雨下。

小光怯怯的说道:“爸爸,对不起,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爸爸。”

“别说了,我明白,儿子,你能屈能伸,是大丈夫,比你爸我强多了。”王宝玉擦着眼泪,笑了起來。

“他对我不错,在这里谁也不敢惹我,晚上还有人给我洗脚。”小光道。

“他应该是个好爸爸,只是走错了路。”王宝玉道。

“我长大了要当官。”小光道。

“好啊。”

“我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要做到。”小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