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66 美国佬

2266 美国佬

“是,在贩毒组织中,她的代号就叫白牡丹,是当年警方全力通缉的毒贩子,后來,白牡丹被警察一枪打死,还很年轻,那本书的作者是我的朋友,写的内容是真的。.”王宝玉道。

“那这个故事能告诉我什么呢,王董,你不会是说,那个懦弱的男人就是我父亲。”吴泽风总算是明白了,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你父亲还是很爱她的,但是你母亲不同意离婚,而白牡丹又恰好看到你们一家三口外出的幸福场景,所以认定你父亲是个骗子,因此怀恨在心。”

“他从來沒有放弃对我妈的治疗,说明心里是有我妈的,但是他又为何爱上别的女人呢。”吴泽风不理解上一辈复杂的感情。

“有的爱是**,有的爱是责任,等你再大一些,也许就能参透其中的道理。”王宝玉叹息道。

“花心男人都沒有好下场。”吴泽风苦笑道。

王宝玉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你都了解了,其实也很简单,这事儿都是因你父亲而起,他就是因,而你们却承受了不该承受的果。”

吴泽风呆愣了半晌,露出了有些凄惨的笑容,说道:“王董,谢谢你,我懂了。”

“尽管发生了这种不幸,但生活还是要继续,放下吧。”王宝玉道。

吴泽风无神的起身离开,脚步沉重,他完全沒有想到,执着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到头來竟然是一场空,是冥冥之中的因果,还是上天的一个玩笑,世人参悟不透。

不得不承认一点,吴泽风远比他的父亲无相有智慧,几天之后,这个小伙子就解开了心结,恢复了阳光般的笑容。

吴泽风也沒有把事情真相告诉母亲,而是骗她说是个女疯子做的,并且这个女疯子早就得病死了,吴泽风的母亲也逐渐走出心理阴影,但是对丈夫的思念却沒有减少一分,因为自己是个本就该死的女人,是丈夫的坚持,才让她活到今天,所以等好点之后,一定要去监狱看他。

王宝玉沒让吴泽风继续当保安,这职业沒有前途,将他调任到集团的文职部门,并找老师给他补习中学知识,然而吴泽风不是学习的料,最终也马马虎虎的拿了个函授文凭。

但是人各有所长,毫无心理负担的吴泽风醉心于书法,王宝玉又为他联系了书法家不时指点,多年之后,吴泽风最终成为了一字千金的书法家。

而这个书法家,内心却一直疯狂迷恋一名比他年纪大的网络女作家,最终无果,自是后话。

这天,王宝玉刚上班,就接到了一个国际长途,正是田英打來的。

“宝玉,新年看我的演出了沒有,卫星直播哦。”田英兴奋道。

“维也纳那次吧,唉,我正住院呢,沒看成啊。”王宝玉遗憾道。

“哈哈,那才是音乐的殿堂,人家懂音乐,对我交口称赞,还给我颁发了一个大奖呢。”田英得意非常。

“什么奖项啊。”

“苦菜花奖。”田英傲气道。

“苦菜花,我也沒看,你都唱得什么啊。”王宝玉皱眉道。

“流行歌曲在哪里根本兴不开,我唱的是小白菜,地里黄,从小沒了爹和娘,嘿嘿,好像你的真实写照啊。”田英嘿嘿笑道。

“瞧你这点出息,现在在哪儿啊。”王宝玉鄙夷的问道。

“刚从大不列颠起身,明天就要到美利坚了。”田英道。

哦,要到美国了,王宝玉不免提醒道:“英子,到了美国可一定要小心,出门的时候千万别一个人。”

“嘿嘿,我明白,粉丝们很疯狂,这些日子,签名签的手酸。”田英道。

不是粉丝们疯狂,是黑手党很疯狂,王宝玉想了想,还是沒有吓唬田英,放了电话后,随后又找到了石临东,让他通过各种渠道,联系驻美大使馆及华人社团,要注意对演出团体的保护。

毕竟黑手党们在庞无忌的事情上又栽了跟头,而美利坚目前又是黑手党的老巢,难保他们不对身处异乡的春哥集团的演艺成员,采取极端的报复措施。

事实证明,王宝玉此举是有远见的,这不,他又接到了单自行的邮件,单自行邀功般的写到,黑手党对给庞无忌的那一个亿被查沒,很是不愉快,原本策划了对春哥演艺的一次袭击活动,在他的苦口婆心劝阻和极力反对之下,才终于放弃了。

王宝玉当然不信单自行有如此的好心,这个老狐狸,不知道又想玩什么花招,不过,來而不往非礼也,王宝玉还是言辞诚恳的对他表示感谢,还说,如果他能带领黑手党走上正途,将是善莫大焉。

田英楚楚等人在美的演出,进行的非常顺利,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通过演出中的宣传,不少有钱的资本家,纷纷对购**哥集团的股票表示出极大的兴趣,甚至某个美国媒体,还将春哥集团未來上市后的股票,吹捧为最具投资潜力的股票之一。

“哥,我总觉得田英不对劲。”一同跟着出去的小月,突然打來了电话。

“咋回事儿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昨天,一个美国佬來请她吃饭,她带着翻译出去后,回來就闷闷不乐,问她也不说。”小月道。

“沒什么吧,大概是人家外国人嘲笑咱们中国人了,田英要脸,脾气又臭,说不定是吵了几句。”

“不是那样的,那个美国佬对田英很尊重,经常捧场,但是也不像是想追她的模样。”

“嗯,等我打电话问问她吧,但是你们也要注意安全,不可大意,对了小月,在外面开心吗。”王宝玉问道。

“哈哈,真是太棒了,这次算是开了眼界,对了,昨天吸血鬼的扮演者还來了呢,长得可真帅。”小月哈哈笑道。

“有我帅吗。”王宝玉开玩笑道。

“你,嘿嘿,个头到人家咯吱窝,你说呢。”小月无情的打击王宝玉。

“行了,快回來看小宝吧,洪立又当爹又当妈,可是不容易。”王宝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