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72 逆天的女人们

2272 逆天的女人们

王宝玉冲保洁员摆了摆手,她根本视而不见,果然对面看不到自己,嗯,对面应该是个大大的穿衣镜,这个设计太精妙了,近距离的欣赏,又不被发现。

从保洁员的脚步声中,王宝玉还发现上面有一个传音器,不但能看到,还能听到,太棒了,王宝玉啊啊啊的喊了几声,保洁员全无反应,根本就听不到。

保洁员出去了,王宝玉眼巴巴的看着对面,等着美女模特们的到來,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沒见人來,冯春玲不会是逗自己玩吧。

也有可能,虽然冯春玲放弃了股份,但毕竟是个女人,肯定想要捉弄自己一把,哎,到底自己色心不改,上了未來准媳妇的当,这里根本就不是更衣室,准是冯春玲用來惩罚自己的。

正在泄气的时候,对面的门突然开了,走进來的正是一身职业装的冯春玲,她在对面冲着王宝玉做了个鬼脸,笑道:“宝玉,等着急了吧,节目马上开始。”

“春玲,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先放我出去吧。”王宝玉大声嚷嚷。

冯春玲一手捂着耳朵,嘻嘻笑道:“别费力气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说完,冯春玲到对面长桌后的正中坐下,摆出一幅正襟危坐的姿态,王宝玉又疑惑了,冯春玲这是演得哪一出,难道她想亲自对模特进行把关,顺便让自己过过眼瘾。

不管了,有的看就不错了,反正对面也看不到自己,王宝玉索性点起一支烟,静等着欣赏脱衣模特表演开始。

一阵敲门声,进來不是模特,却比任何模特都漂亮,正是夏一达,冯春玲笑吟吟的冲着夏一达招手道:“一达,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叫來。”

“沒关系,今天不是个特殊的日子嘛。”夏一达摆手道,过去坐在冯春玲的身边。

“有些事儿拖得太久了,也该到结束的时候了。”冯春玲叹了口气。

王宝玉则越发的迷惑了,叫夏一达來干什么,两个人一同给自己跳脱衣舞吗,这也太刺激了吧,不对,她们分明是谈事儿的,什么该结束了,有什么事儿可以当着自己面说啊,怎么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接着,陆续又來了三个女人,却是杜倩倩、魏冬妮,最后进來的是钱美凤,纷纷坐在冯春玲的左右,唧唧咋咋的聊着天。

冯春玲到底想干什么啊,把这些爱过自己的女人都弄來干什么,王宝玉已经彻底不信会有什么换衣服的表演,一阵眉头紧锁,感觉事情不对头了,肯定是这些女人要逆天,不会是自己的批斗大会吧。

“各位,今天把大家叫來,是要公开公正的审判一个人,她对我们的生活可谓影响深远,我们要揭穿她的画皮,不能让这个狐狸精,继续迷惑那个痴心的男人。”冯春玲道。

“春玲,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钱美凤问道。

“美凤,别着急,马上你们就知道了。”夏一达插口道。

“跟我们有关系吗。”杜倩倩问道。

“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冯春玲道,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沒过五分钟,一个女人被推了进來,正是吵吵嚷嚷的程雪曼。

一看见对面的五个女人,程雪曼彻底慌了神,异常紧张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程雪曼,有些事儿必须要说清了。”冯春玲冷哼道。

“说什么,我不跟你们说话。”程雪曼说着,就要往外走,根本就打不开门,程雪曼更加慌乱,一边砸门一边喊:“快放我出去,宝玉呢,我要见宝玉。”

“别忙乎了,这个屋子是隔音的,就是你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冯春玲道。

不管程雪曼有什么错误,私设公堂都是不对的,这边的王宝玉也慌了神,一边喊一边砸玻璃,真不知道这个玻璃是用什么做的,一点反应也沒有,而且,对面的屋里什么都听不到。

激动之下的王宝玉,又想搬着椅子砸,只是沒料到,那把椅子已经被螺丝死死的固定在地面上,根本就搬不动。

“春玲,你不能胡來啊。”王宝玉扯着喇叭嗓子喊道。

只是对面根本听不到,冯春玲有意无意的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脸上毫无表情。

无可奈何之下,王宝玉只好坐下继续看下去,而对面,一场好戏正式上演了。

夏一达冷冰冰的站起身來,过去一把扯住程雪曼的头发,将她拉了一个趔趄,程雪曼随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夏一达就这样把她拖到椅子上坐下,伸手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

程雪曼捂着脸,立刻嘤嘤的哭了起來,魏冬妮头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有些惊恐的也捂住了眼睛。

“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是违法的,只要我出去,一定把你们全告了。”程雪曼呜咽道。

“哼,有本事你就去,看看留在公安局的是你还是我们。”夏一达不为所动。

“今天到了清算的日子,程雪曼,不把一切说清楚,今天你就别想离开这里。”冯春玲全无任何怜惜之情,冷冷的说道。

“你们一群疯子,蛇蝎毒妇。”程雪曼哭闹道。

“还是省点力气交代问題吧。”冯春玲恶狠狠的说道。

唉,这些女人真是疯了,干嘛非要对程雪曼这幅样子啊,又打又骂的,怎么下得去手,王宝玉欲哭无泪,一时间手足无措。

“我到底做了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程雪曼道。

“嘴巴还挺硬的。”夏一达说着又是一巴掌。

魏冬妮又是一个寒噤,小声说道:“倩倩姐,咱们是不是应该阻止她啊。”

杜倩倩脸上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容,说道:“也许过一会儿,咱俩也会对她动手。”

程雪曼嘴硬的很,一直吵嚷着要出去,因为她知道,在座的女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将她弄死在这里,只要能出去,她就会第一时间报警,然后再找到王宝玉理论。

“不说是吧,好啊,我们就从头來,把你的丑事,一件件的说。”冯春玲咬牙道。

“说呀,你们就是得不到宝玉,才这幅样子。”程雪曼稳了稳神,脸上挂起了一丝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