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74 罪行累累

2274 罪行累累

“她问过我夏一达的住址,还说,请,请我吃饭,不守信誉,到现在也没请。刘树才费力的说道。

“她没说要夏一达的地址干什么?”

“我忘了,不过她说,夏一达应该喜欢我,让我大胆的追求,爱情是要努力争取的,今生才不会遗憾。”刘树才道。

随即,传来刘树才剧烈的咳嗽声,录音戛然而止。

“树才,你好糊涂。”夏一达眼中出现了泪光,喃喃自语道。

“举报信是我写的,我也问了夏一达的地址,冯春玲,你到底想证明什么?”程雪曼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问道。

“尽管你可以伪装声音,但我现在已经确定,当初给我打电话,说宝玉正在偷情的那个通风报信的人,就是你。”冯春玲冷声道。

“哈哈,说这些晚了,夏一达勾搭宝玉就是不对,我这么做也是看不惯,不想宝玉被她迷惑。不过给你打电话这件事儿你可没有证据了吧?”程雪曼哈哈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王宝玉双眼冒火,拳头窝得紧紧的,真想上去打程雪曼几个耳光。还需要什么证据?有了前几项佐证,就是她干得无疑。唉,真是没想到,是程雪曼亲手导演了这一切,让自己跟冯春玲分别了这么长的时间。

“哼,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那张临时手机卡,是从教育局附近的一个报刊亭里买的,那个女老板记得你,因为你给了五十元的假钱。”冯春玲冷哼道。

“假钱?哦,这个我真没有什么印象,还真不是故意的。下这么大力气去追究这些陈年往事,你们不去当侦探实在太可惜了。”程雪曼不屑道,“你们这些笨女人就知道付出和退出,爱情是什么?歌里不唱了吗,是小鸟,一个看不住就会飞走。对待好男人,就要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一味傻等的是苦逼,主动退出的都是傻逼。”

程雪曼口出秽言,让魏冬妮不由别过脸去。而夏一达再也听不下去了,起身过来对着程雪曼又是几个耳光,骂道:“你真是厚颜无耻。”

“你都是纪检委的副书记了,居然也打人,我会告你的。”程雪曼愤恨的咬牙道。

“唉,因为你,我远走他乡,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怎么就上了你的当呢?即使留在宝玉身边,我也一样会奋斗,何苦在异地漂泊那么久。”冯春玲幽幽的叹了口气。

王宝玉也在不住叹息,说起来,程雪曼的伎俩并不高明,之所以屡屡上当,还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去怀疑她,总是被她的柔情所欺骗。

果然程雪曼也这么想的,她得意的说道:“你们心里都清楚,我是宝玉的初恋情人,他对我的执着远远超过你们这些女人。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也许从上辈子开始,我就在他心里扎了根。”

“切,是根刺吧!”魏冬妮不满的撅起嘴巴说道。

“呵呵,小丫头,你还是太年轻。姐姐来教给你,要想让一个男人对你难以放弃,就要学会在他心里扎根,不管是美好的回忆,还是根刺,都要让他纠结,永远拔不出来。”程雪曼说完放肆的哈哈大笑,笑完懒洋洋的问道:“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该走了吧?”

“着急什么,还有账没清算!”冯春玲拍桌子道。

“来啊,有什么都说出来吧!”程雪曼竖起中指,挑衅道。

“后来,你假装怀孕,企图跟宝玉结婚,后来又看上了那个吕云天,主动放弃了。据我们调查,你还有过多次堕胎经历,听说子宫壁都薄的像张纸了。”夏一达道。

“了解的还真不少嘛,最坏的结果就是以后不能生孩子!不过算不了什么,女人干嘛要生孩子,其实宝玉也心知肚明,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放手,这就叫魅力。”程雪曼道。

“这些都是宝玉犯傻,可是,我也上了你的当,劝我放弃宝玉的那封邮件也是你发的吧?”夏一达问道。

“还用问吗,除了我,谁对宝玉这么坚持啊,是我发的又能怎么样?你这么聪明的人,不是也上当了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官的,夏一达你也不是好东西,为了升官,居然嫁给了一个老头子。其实你这么做也很聪明,老头子心甘情愿的给你铺路,等你成了,他也老死了,你趁着年轻,拿着他一声攒下的积蓄再去嫁个小伙子,算盘打得不错嘛!”程雪曼讥笑道,一副丑陋嘴脸暴露无疑,让人看见就心生厌恶。

夏一达气得杏目圆睁,使劲得拍桌子,冯春玲拍了拍她的胳膊,随后又对程雪曼道:“程雪曼,我还真是没有想到,你害了我们,居然全无悔意。”

“我怕什么,你们合起伙来,私设公堂,都等着坐牢吧!”程雪曼叫嚣道。

“哈哈,你有什么证据?”冯春玲笑道。

“就凭我脸上的伤。”程雪曼指着被打得通红的脸,无比恼羞道。

“哼,一会儿我找个男人再暴打你一顿,将这个伤盖住,到了公安局也不过是斗殴而已。”冯春玲不屑的哼道。

“冯春玲,你真卑鄙。”程雪曼怒冲冲的骂道。

“谁有你卑鄙,在座的这些人,谁没有受过你的陷害?”冯春玲道。

“杜倩倩和魏冬妮就跟我没关系。”程雪曼道。

“有关系,陷害魏冬妮见死不救,捏造倩倩和冬妮是拉拉的事情,就是你干的。”冯春玲道。

“你是说那个爆料人账号吧,那是媒体故意冤枉我的。网络一片混乱,你怎么证明那就是我本人?”程雪曼道。

“至于证据,石副总早就预备好了。”冯春玲说着,拿出了几张照片,比划给程雪曼看,一张是程雪曼原来的秘书办公室全景,有程雪曼的电脑,接下来,还有一个登陆账号留下的用户名痕迹。

“你们居然潜入了我的办公室?知不知道这是非法的?”程雪曼大惊道。

“对于你这种女人,没什么原则可讲。”冯春玲道。

“程雪曼,我也没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手啊?”魏冬妮愣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