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79 十五亿

2279 十五亿

“说了,她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小光道,又摸了摸小脑袋,说道:“她还说,让我把那次的事儿当成做梦,想象成沒发生。”

“对,就当成从來沒有这事儿。”王宝玉道。

“爸爸,我都快忘了,可是你今天让我又想起來了。”小光有些埋怨的说道。

“嘿嘿,爸爸错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问的。”

吃过饭后,王宝玉坐在沙发上跟李可人聊天,不知不觉就谈到了程雪曼,李可人说,吕云天來过电话,程雪曼去了澳洲之后,就在全澳投资当了一名文员,平时沉默寡言,倒也非常老实。

“说不准哪天,她就成了你的儿媳妇呢。”王宝玉叹气道。

“我也明白她的心思,我都跟天天说了,如果他娶了小曼,那就永远也别回來看我。”李可人道。

“嘿嘿,婚姻自由。”

“我不管,要是天天这点审美标准都沒有的话,就不配做我的儿子。”

“大姐,你当初不是挺喜欢她嘛,这又是为什么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哼,那是以前,我现在才明白这个女孩心肠有多坏,她做的那些事儿,美凤都跟我说了,真是个祸水。”李可人恼道。

王宝玉不禁在心里埋怨美凤,程雪曼都远走他乡了,还说这些干什么,女人在这方面,从來都不懂得宽容。

“小孩,这事儿都怪你,优柔寡断,当断不断,看,到底惹祸了吧。”李可人矛头又指向了王宝玉。

王宝玉连忙岔开话題,“大姐,美凤就要结婚了,家里老人肯定还得过來,到时候又麻烦你。”

“家里热闹我还高兴呢,倒是美凤,不知道是不是累得,脸色总不好看,就跟脸上有层灰尘擦不掉似的。”李可人担心的说道。

王宝玉也叹了口气,大概还是养殖场和婚事两头忙,再加上照顾老人累得,也许结婚后就能好些。

钱美凤的婚期终于正式确定,就是五一那天,而结婚的地点,钱美凤却坚决不同意在省城,而是选在了平川市。

对此,白英杰表示不满,毕竟婆家人都在省城,将來也要到省城定居的,难道都要众多亲戚來平川吗,但钱美凤却说,平川市有她的亲朋好友,就在市里结婚,要不就在神石村。

白英杰表示可以在省城举办婚礼,然后再來平川市宴请亲朋好友,而钱美凤却不愿意,说婆家人都看不上她,如果在省城举办婚礼,无疑是最灰暗的回忆。

白英杰当然也不会同意在娘家结婚,无奈之下,也就答应定在平川市,还将昆仑大酒店包了下來,单单这项费用,就高达几百万。

贾正道等人提前一个星期就赶到了平川市,在别墅住了下來,白英杰也是來回跑个不停,安排婚礼的相关事宜。

“宝玉,看我漂亮吗。”钱美凤拿着一本厚厚的影集,凑过來问道。

“我不看。”

“让你看就看。”

王宝玉心情复杂的翻看着,那一张张看似亲密的合影,让他心里泛起一些酸酸的感觉,身穿各式婚纱、礼服的钱美凤,或站或坐的在刚刚泛出绿色的草地上,似乎比手中的玫瑰花更为娇艳。

“美凤,真沒想到,你这一捯饬,还真是个美女呢。”王宝玉道。

“呸,怎么说话呢,我本來就是美女,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黄脸婆,还好,有人珍惜我。”钱美凤道。

“说什么呢,咱们是姐弟,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金。”王宝玉道。

“十万八万的我家可不缺。”钱美凤说道。

“嘿嘿,十几年前你出嫁,都比这些多,现在物价这么高,我当然得多给点。”王宝玉笑呵呵的说道。

“多少钱啊。”钱美凤眼前一亮。

“你自己看吧。”王宝玉从包里拿出存折递了过去。

当钱美凤看到存折上的那一大串零的时候,差点惊呆了,数了足足十几遍,不敢置信的问道:“这是,一千五百万,还是一亿五千万,不会吧,这是十五亿吗。”

“是,尽管他白英杰有钱,咱们娘家也不能掉链子,我可不希望你过去之后受一点委屈,嘿嘿,上次募股,我自己账户上多了三十亿,本想都给你呢,我自己花销也不少,所以咱俩一人一半。”王宝玉认真道。

“春玲同意吗。”

“沒和她说,不过春玲也从來不在乎钱。”

“宝玉。”钱美凤声音有些哽咽,搂着王宝玉的脖子动情的亲了一下,抹着眼泪转身出去了。

钱也许代表不了什么,但却能看出王宝玉的一片心,想想当初,王宝玉赚的钱从來都是交给家里,让钱美凤掌管着,给其他女人的人却很少,这不只是一份信任,还有更为复杂的感情,钱美凤不是沒有感觉。

“宝玉,跟你商量一个事儿。”白英杰进屋來,满脸幸福的问道。

“白总有啥安排尽管说。”王宝玉道。

“那个,你能不能当我的伴郎啊。”白英杰试探的问道,以王宝玉身价,他也差了一大截,自然不敢过分。

“好吧,谁让你是我未來的姐夫呢。”王宝玉点头道。

“嘿嘿,这婚礼有你在,那规格就不一样了。”白英杰嘿嘿笑道。

“伴娘选好了沒有。”王宝玉问道。

“选好了,我选的,美凤沒反对。”白英杰得意道。

“谁啊。”

“市委的代秘书啊。”白英杰道。

“代萌。”王宝玉顿时愣住了,代萌可是职位不低,怎么可能來当伴娘呢,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又问:“你是不是给她钱了。”

“也不多,几十万而已,嘿嘿,这多有面子啊。”

“这是行贿。”王宝玉皱眉道。

“我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算不上,放心,做的非常隐蔽。”白英杰得意道。

王宝玉想了想,索性不管了,白英杰的心理活动他也清楚,作为一个省城堂堂乳业公司的大老总,屈尊來到平川市办婚礼,当然是要希望找到些面子。

白英杰出去沒多大一会儿,钱多多就进來了,一脸坏笑的问道:“爸,我妈要结婚了,你心里就不觉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