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86 为什么不放弃

2286 为什么不放弃

推让了一番后,两个人还是很感动的收下了,程国栋问起了上市的事情,叮嘱王宝玉,股市有风险,凡事需小心,王宝玉则是信心满满,以春哥集团目前的经营状况而言,上市一定会大有收获。

“宝玉,雪曼对你伤害挺大的,别往心里去,都是她爸打小惯得,太任性。”凑着程国栋去上厕所的空,马晓丽真心安慰道。

“晓丽姐,说实话,我应该感谢雪曼。”

“啊,宝玉,你心里还有她呢。”

“不是那个意思,晓丽姐,我以前啥身份你也知道,为了追随雪曼的脚步,我当上了村干部,混到镇里,來到县里,你也知道,为了她,我放弃在县里当副县长的机会,信守千日之约來到市教育局。”王宝玉道。

“那还真是错过了好机会。”马晓丽随口应了一句。

“后來也是因为她,我身无分文,摆过卦摊、开过卦馆,却在摸索之中最终走上了经商之路,也许我一路追來,到今天才发现自己追逐的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但也正是这个梦,让我一步步获得了今天的成绩,期间任何一个变动,都有可能改变我的人生轨迹,但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王宝玉叹了口气,这些话也只能跟马晓丽说,别人是无法理解的。

停顿了一下,王宝玉接着说道:“很多人都以为我对待雪曼的问題上,傻逼一个,只有我清楚,冥冥之中,是老天安排雪曼,让我沿着最理想的道路前行,因为她,我的日子越來越好,朋友越來越多,可是因为我,雪曼到底失去了一切,拥有再多的财富也难免落寞,晓丽姐,我和雪曼缘分已尽,我已经把她从心里彻底剜去了,虽然心口还有点疼,但是很快就能痊愈,所以说,我打心眼里希望她能够幸福,以后就别再提起她了。”

马晓丽听得泪光闪闪,点头说道:“嗯,咱们都一起祝福她吧。”

送走了程国栋和马晓丽,王宝玉又接到了市委书记阮焕新的电话,说让他立刻过去一趟。

王宝玉立刻赶到阮焕新的办公室,心里也明白是什么事儿,一定还是跟上市有关系。

果不其然,阮焕新开口就问道:“宝玉,上市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报告书记,已经全部准备就绪。”王宝玉道。

“春哥集团上市,对于整个平川而言,也是大事,毕竟上市后获得的资金,可以扩大集团规模,增加就业机会,但此事绝不可掉以轻心,要准备充足的资金,來应对股市的波动,坚定投资者的信心。”阮焕新凝重道。

“集团现在累计资金已经达到三百亿,应该沒有太大问題吧。”王宝玉道。

“股市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有人在上面淘到了金子,也有人因此一蹶不振,总之,多准备钱,有备无患。”阮焕新道。

“嗯,我回去就安排,争取让有关系的相关个人和企业,到时候也能出一把力。”王宝玉道。

“市委市政府也安排了二十亿的贮备资金,如果到时候有困难,可以先拿去救急。”阮焕新道。

“阮书记,这太感谢了。”王宝玉道。

“跟我还用客气,照顾好小光就是了。”阮焕新道。

“嘿嘿,敌人们都死的死,抓的抓,根本就不用担心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前段时间不还是突然跳出一个阚振良吗,总之,小光不能再出事儿了。”阮焕新叮嘱道。

“一定不会。”王宝玉拍着胸脯道。

拎着阮焕新给小光买的一大堆东西,王宝玉离开了书记办公室,刚出门,就被一个探头探脑的家伙,一把拉进了办公室里。

“呆子,又有什么事儿啊。”王宝玉道。

“好事儿。”代萌得意道洋洋,手上还晃着个耀眼的鸽子蛋戒指。

“找到嫁人的对象了。”王宝玉不屑道。

“嘿嘿,还真让你猜对了,最晚十一,我就要再次嫁人。”代萌嘿嘿笑道。

“唉,总算是又嫁出去了,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敢要你啊。”王宝玉问道。

“你认识的。”代萌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认识的人多了去了,快说,谁啊。”王宝玉道。

“就是那个总给我提供奶喝的家伙啊。”代萌道。

“白英杰,。”

“对。”

“这个沒良心的,美凤还沒醒过來,他竟然就要娶新人了,变得还真快啊。”王宝玉有些羞恼,不禁骂道。

“别骂人啊,老公,白英杰压力很大,整天醉生梦死的,要不是我给他安慰,他也许小命不保,嘿嘿,我先嫁给他,然后再离婚嫁给你。”代萌道。

“神经病。”

“对了,你干姐的病有沒有起色啊。”代萌也不恼,又问道。

“唉,还是老样子,真不该让他跟白英杰结婚。”王宝玉懊悔道。

“昨晚,我梦见了爷爷,他对我说,让你去找他,他有方子能治你姐的病。”代萌道。

“你爷爷神出鬼沒的,上哪儿去找他啊。”王宝玉道。

“你上次不是找到他了吗。”代萌道。

“屁啊,那是我模仿他的笔迹骗你的。”王宝玉只能如此解释,毕竟世外桃源的事情,根本说不清楚了。

“反正我给你提供了信息,快点拿咨询费。”代萌伸手道。

“贪财鬼。”王宝玉骂了一句,还是从包里摸出了一沓钱,拍在了代萌的手上。

天色不早了,王宝玉直接回家,一路上却在反复的琢磨代萌的话,不管梦真假,起码代萌给王宝玉带來了新的希望,如果能够找到代亮,那就能找到老神仙华稽,以老神仙的本事儿,肯定有方子能唤醒美凤的。

唉,世外桃源已经不复存在,上哪儿去找这二人啊,想到这些,王宝玉不禁又是一阵叹息,美凤啊美凤,如果你知道我的一片苦心,那就快点醒來吧。

回到家里,王宝玉还是忍不住将程雪曼嫁给吕澜生的事情给李可人说了,李可人闻听之后,一阵愣愣的出神。

尽管她跟吕澜生已经离婚,可是,那个人始终是她的一个念想,如今,却是什么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