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88 再访桃花源

第四卷 虎落平川 2288 再访桃花源

王宝玉深深叹了口气,就在他抬起头的时候,忽然看见,一动不动的钱美凤,眼角滑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

王宝玉几乎欣喜若狂,连忙凑近了仔细观看,那就是一滴眼泪无疑,王宝玉又蘸着放嘴里『舔』了『舔』,真的是咸咸的眼泪,“美凤,你听见我了是吗,美凤,你终于要好了。”

王宝玉手舞足蹈,这才想起來按响了呼叫铃,很快,那名小护士急忙跑了起來,嘴角还挂着一丝『奶』渍,看样子刚刚在喝『奶』。

“怎么了。”

“你看,你快看啊,她有反应了,她哭了。”王宝玉兴奋的也想大哭。

小护士凑过去看了看,却是兜头一盆冷水浇下,说道:“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她虽然是个植物人,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是有的,除了呼吸之外,还有胃肠蠕动以及排泄,流泪也是排泄的一种,并不表示她有了已经醒來的征兆,对了,如果她眼泪流得比较多,那就得提高警惕,一定要通知医生。”

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浇灭了,王宝玉无比颓唐又坐下,小护士为钱美凤掖了一下被子,转身又出去。

王宝玉拿过纸巾,为钱美凤擦去了眼泪,不多时又有了一颗流下來,王宝玉心疼的又替她擦拭干净。

“美凤,你要坚强,我发誓,我一定要唤醒你。”王宝玉凑在钱美凤的耳边,像是恋人一般的轻声说着,随后,便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

回到家里之时,已经是半夜时分,王宝玉『迷』糊糊的想要睡着,电话铃响了,吓他一跳,接起來一听,是徐彪打來的。

“大哥,这么晚还沒睡啊。”王宝玉问道。

“睡不大着。”徐彪那头重重的叹息。

“大哥,是不是有啥难处啊,说出來,看兄弟能不能帮上。”

“这个,兄弟,我想了半晚上,觉得这件事儿只有你能帮上我。”徐彪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时光机很烧钱,我干的这些买卖养家糊口还行,现在有点接济不上了。”

王宝玉顿时明白了,徐彪这是想跟自己借钱搞研究,一时沒有答话,要知道让徐彪回去改变历史,后患无穷。

“兄弟,我可以把现在所有的家产都抵押给你,等我有了钱立刻还你。”徐彪生怕王宝玉不借。

“这个,大哥,时光机那玩意能不能搞成啊。”

“一定能。”

王宝玉很是无奈,随口问道:“大概需要多少钱。”

“我找人专门核算过,将來所有的费用,十五亿。”

“十五亿。”

“兄弟不要误会,这是总额,现在缺口是一个亿。”徐彪解释道。

王宝玉推说自己现在手里沒闲钱,到时候看能不能凑上,徐彪表示感谢,一个劲解释要不是到了难处,肯定不会让兄弟为难。

王宝玉当然不打算借钱给徐彪,美凤才是眼下他最关心的问題,哪怕付出所有,他也愿意换回美凤的健康。

想着跟美凤种种往事,王宝玉辗转反侧睡不着,要拯救美凤,靠现代医学肯定是有难度的,王宝玉忽然想起代萌说的话,代亮可是托梦给孙女,说他能治好美凤的病。

『迷』『迷』糊之中,天『色』已经蒙蒙亮了,王宝玉心中突然迸发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再访桃花源。

尽管媒体和『露』丝都已经证明,根本就不存在桃花源,此刻,王宝玉却坚定的认为,神仙的作为非常人可以识破,兴许自己去了,桃花源就又能出來。

想到这些,王宝玉立刻穿衣下楼,家人都睡着,他悄悄的出了门,开上车,直奔金源村而去。

可能是出來的太早,路上并不见行人,王宝玉一路疾驰,很快就來到那座小山脚下,他爬过小山,再次來到那片熟悉的沼泽地,不顾『露』水打湿了裤子,依旧坚定的向前走。

沿着泉水一路向上,那个陡峭的山峰越來越近,不知为何,总觉得山峰比往日更高,泉水变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从山上潺潺的流下。

王宝玉挽起袖子,扯着小树枝,沿着泉水向上攀登,每走一步似乎都那么沉重,可是一想到美凤,他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不知道攀爬了多久,王宝玉终于來到了山顶之上,此刻,太阳已经升起了一大截,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眼前确实如媒体所言,只是一个小小的环形山而已,长着稀疏的树丛,就在最深的凹窝处,正有一个小小的泉眼,在汩汩的冒着水。

泉水流淌了一段就不见了,似乎沿着一条特殊的通道,流淌到了山下。

唉,王宝玉一声叹息,果然沒有桃花源,代亮、老神仙,你们到底在哪儿啊。

走得匆忙,王宝玉也沒带水和干粮,他缓步向着泉眼走去,双手捧起泉水,喝了起來,彻骨的冰凉,宛如他那颗冰冷绝望的心。

突然,不断冒着的泉水骤然平静了下來,水面上映衬出王宝玉那张满头白发又憔悴的脸庞,已经瘦得颧骨都格外明显。

正在王宝玉盯着自己看的时候,泉水竟然渐渐退去,消失不见了,『露』出了一条『潮』湿阴暗的通道。

看着黑漆漆的通道,王宝玉顿时心生欣喜,该不会是老神仙故意安排的吧,兴许通道的尽头,就是那片世外桃源。

想到这些,王宝玉顾不得考虑后果,勇敢的跳了进去,通道是圆筒型的,四壁非常的湿滑,宛如坐滑道一般。

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再上來,可是,后悔已经晚了,王宝玉只能一路的滑下去,不知道滑了多久,周身彻底的湿透了,还是沒有到底。

也许这里是通往地狱的,也许将长眠于这泉眼中,王宝玉心生无比的黯然,不由闭上了眼睛,美凤,永别了,虽然地下寂寞,但还是希望你能够醒來。

经历过太多波折的王宝玉变得不再怕死,反而觉得死亡是种解脱,可以让这颗疲惫的心脏彻底的休息下來。

正胡思『乱』想,透过眼皮,王宝玉似乎看到了一丝光亮,而他已经坐在了一片软软的地上,当他愣愣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屁股下面,正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