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93 干瞪眼

2293 干瞪眼

等王宝玉一松开手,钱美凤的眼睛又重新闭上。

“美凤,对不起啊,你总也不醒,我只能另寻新欢,这可是大歌星哦,面容姣好,身材火爆,对了,你可千万别跟春玲提起,哎,男人嘛,尤其是我这样的钻石王老五,总得有几个女人才够面子。”王宝玉扒拉了几次钱美凤的眼皮,最终想到一个好办法,扯了几条医用胶布,将她的眼皮固定住。

钱美凤一动不动的看着二人,完全沒有反应,嗯,还需要更强烈的刺激,于是,王宝玉一把拉过楚楚的头,迎面就亲上了软软的红唇。

楚楚很懂得配合,甚至伸出了香舌,就这样跟王宝玉抱在一起,亲的那叫一个啧啧有声。

王宝玉一边跟楚楚亲嘴,一边观察着美凤的动静,还是沒有反应,于是,他又大胆的摸上了楚楚的丰胸,揉了起來,虽然明知道是演戏,但楚楚的身体反应还是有的,不禁发出了嗯啊的娇喘声。

楚楚的一只手忍不住向着王宝玉的下面抹去,几下揉弄,也让王宝玉有了反应,几乎欲-火难耐,他忍不住就想去掀起楚楚的衣服。

“宝玉,你真棒。”楚楚浪笑道。

“宝贝,你也不错。”王宝玉道,这句话里多少带着些真心的成分,楚楚的表现确实足够**。

“那就快点,人家都快受不了了。”楚楚娇喘吁吁。

刚刚撩起楚楚的上衣,露出里面的胸罩,王宝玉又转头看见,忽然发现,钱美凤的眼角又滑下了泪水,而且眼睛开始变红了。

难道说有了感觉,王宝玉心头一喜的同时也心疼不已,心想,美凤,千万别怪我,我都是想让你早点醒过來。

楚楚勾引不断,王宝玉狠狠心,刚想再进一步采取猥亵的行动,好给钱美凤足够的刺激,却突然传來了敲门声,而且越敲力气越大。

两个人慌忙整理衣服,楚楚神态自若的过去开了门,却是那个熟悉的小护士冷着脸进來了。

“怎么还锁门啊。”小护士上來就不满的嘟囔。

“不知道啊,可能顺手就带上了,这门真高级。”王宝玉嘿嘿笑道。

小护士扫了一眼病**斜躺着的钱美凤,啊的叫出了声,立刻冲了过去,将钱美凤眼皮上的胶布轻轻撕了下來,还在她眼皮上仔细消过毒,这才回头恼怒的问道:“这是谁干的。”

盛气凌人的护士总是让人感到紧张,楚楚不地道的指了指王宝玉,表示和自己无关。

“是我,想让她多看看这个世界。”王宝玉道。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么做会让病人失明的。”小护士道。

“有这么严重。”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你自己扒眼皮几分钟试试,如果你再瞎鼓捣,我会申请院方,拒绝你來探视。”小护士使劲白了王宝玉一眼。

王宝玉心中懊悔不已,连忙认错,同时给楚楚使了个眼色,楚楚立刻会意的离开了。

“护士小姐,刚才病人又哭了,流泪还挺多。”王宝玉如实告知。

“那跟看这个世界沒关系,一个方法是不会感动病人的,你知道眼皮是干嘛用的吗,就是通过不断的眨动來保护眼睛的,这么干瞪着,换谁也得哭,不用担心。”

小护士将钱美凤扶好,又挂上了一瓶营养液,王宝玉对这名认真负责的小护士深有好感,不由问道:“护士,你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干什么。”小护士一愣,问道。

“做事认真,我想跟院方反应,对你进行褒奖。”王宝玉道。

“我叫白云飘。”小护士想了想,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

白云飘,王宝玉不由仔细端详小护士的样子,问道:“你跟富宁县的白云飞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姐啊,你认识她。”白云飘惊讶的问道。

“我以前在县里工作过,还住过几次院,自然认识白护士长。”王宝玉道。

“嗯,她早就结婚了。”白云飘道。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王宝玉问道。

“你不就是春哥集团的领头人,叫王宝玉吗。”白云飘道。

“别人都对我很客气,你咋这么凶呢。”王宝玉笑问道。

“别以为你有钱,就必须获得尊重,在本姑娘的眼里,你不过就是一个病人家属而已,必须遵守院方的规定。”白云飘不屑道。

“不错,有个性。”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

“以后不要瞎鼓捣了,弄出事儿來,你后悔都來不及了。”白云飘又叮嘱了一句,这才转身出去了。

王宝玉走过去,握着美凤的手,心里一阵酸楚,哽咽的说道:“美凤,真心对不起,我刚才就是想刺激你的,我跟那女人沒有关系,以前我要是守着你这幅样子,你能掂刀把我们俩给剁了,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真难受,美凤,你可不能放弃我,一定要醒过來。”

钱美凤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样,嘴角却若有若无的成微笑状,王宝玉轻轻抚摸着这张精致脸庞,苦笑道:“美凤,是不是感觉舒服了才笑的。”

这时,钱美凤一根手指轻轻动了动,勾了勾王宝玉的手心,只是,动作太轻,以至于他并沒有察觉到。

“美凤,快点醒來吧,我保证,再也不会离开你。”王宝玉说着,拿起钱美凤的手在脸上摩挲着,眼泪再次溢满了眼眶。

“醒來吧,你看看,宝玉为了你,都成了什么样子。”身后传來了冯春玲的声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也赶來了,还把手轻轻搭在王宝玉的后背上。

“春玲,你來了。”王宝玉缓缓的抬头道。

冯春玲点了点头,颇有些黯然道:“想來看看我的好姐妹,她这一觉睡得可真长,也不陪我说知心话,也挺自私的。”

钱美凤的眼角又滑落了一滴泪,王宝玉幽幽叹了口气,站起身來,拉着冯春玲走出了病房。

两个人找了个小饭店一起吃饭,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題,还是冯春玲开口道:“宝玉,集团马上要上市了,你必须振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