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29 喂狗

2329 喂狗

“用你们中国的话,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个女人不错,我会带走她的。//”肖恩道。

“你长得那么丑,就别做梦了。”露丝道。

“哎,无知的女人,你都不知道自己跟前站着的是个伟大的医学家,势将和历史共存。”肖恩摇头说道。

“肖恩,你这个阴险毒辣的医学狂人,人们是不屑记住你的。”王宝玉指着肖恩骂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王宝玉刚想做出一个冲锋的姿势,突然大腿被东西缠住,王宝玉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条狗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了自己,低头一看,竟然是一身尘土的丁全普又爬了上來。

“你小子动作挺快啊。”

“老大,咱们还是走吧,我还沒媳妇呢。”丁全普哀求道,抱住王宝玉的腿不敢松手,生怕他一冲动就和对面那个外国佬拍板。

哼,肖恩冷哼一声,对着众恶狗下达了攻击的命令,顿时,这些恶狗们纷纷呲牙躬身,发出呜呜的低吼,一副要进攻的样子。

“蠢蛋,赶紧打啊,无论选择什么,那人都不会放过咱们的。”王宝玉说着,立刻操起了身边的铁锹,丁全普也看出了事态凶险,顾不得害怕,也操着铁锹开始对着开始攻击的恶狗们奋力击打。

随着铁锹一下下打下,狗血狂喷,露丝到底有功夫,不急不慌,对着冲过來的恶狗一顿飞脚,立刻有几条恶狗被踢飞了出來,但是,这些恶狗们都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倒地后挣扎了几下,又爬起來狂吠着再度发起攻击,尽管伤痕累累,但力度不减。

肖恩在不远处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似乎正在看一出好戏,挥动了一番铁锹后,王宝玉累的气喘吁吁,腿酥筋软,丁全普更是满头大汗,近乎疯狂的使劲乱砍。

这时,丁全普的一只胳膊被恶狗咬住,行为受到限制,另一只恶狗趁机纵身一跃,丁全普吓得连忙侧身,恶狗便死死咬住了丁全普的肩膀。

情节之下,丁全普回头也咬住恶狗,狠心一使劲,咬掉了一块狗肉,好在那条恶狗便从他身上掉落下來。

在打退了咬住自己胳膊的恶狗之后,丁全普再也无法忍受,闭着眼睛一顿狂砸,杀出了一条血路跑了出去。

“全普,你不能出去。”王宝玉着急的喊道。

可是已经晚了,就在丁全普刚刚跑出去,肖恩冷笑着捡起一个石块扔了过去,正好打中了他的头,这小子立刻软到在地上,只是哭喊却动弹不得。

一只恶狗上前冲着丁全普的腿就咬了几口,紧接着又有好几只围了上來。

“爸妈,儿子今天要喂狗了。”丁全普闭着眼睛使劲喊。

丁全普不是肖恩的主要目标,他喝退这些分不清主次的恶狗们,随即又指使它们对王宝玉和露丝再度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露丝双脚左右开弓,一次次的将这些恶狗们给踢飞了出去,手上的尖刀也不停飞舞,刀刀刺中恶狗身体,但渐渐的,露丝额头上却也明显出现了汗水,呼吸变得越发沉重。

肖恩皱了皱眉,有点不耐烦了,只见他一扬手,手术刀冲着露丝就直直的飞了过來。

“小心。”王宝玉忙喊道。

尽管露丝的身手不错,可是手术刀还是准确的插在她的脚腕处,露丝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露丝。”王宝玉心疼的大喊了一声,奋力挥动铁锹,又挡住了恶狗的一次攻击。

“王宝玉,受死吧。”肖恩说着,又拿出了一把手术刀。

“肖恩,即便你得到了这些东西,也绝对运不出国的。”王宝玉嚷嚷道。

“我自有办法,不劳你操心。”肖恩冷笑道,十分鄙夷的盯着王宝玉,缓缓举起了手术刀,大概在比量该刺到他的哪个地方好。

看着四周的恶狗们,王宝玉心生一阵绝望,却挺起了胸脯,作为一个男人,死也要光明磊落的死,他拍着胸脯,冲着肖恩大喊道:“往这里扎。”

“我们成全你的,一刀毙命。”肖恩道。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的赶來了过來,肖恩脸上露出了慌乱之色,顾不得攻击王宝玉,几步上前,将痛苦哀嚎的丁全普一把扯起來,挡在身前,同时,手术刀抵在丁全普的咽喉处。

范金强一脸冰冷的下了警车,几十名警员纷纷举起了枪,对准了肖恩。

“肖恩,今天你插翅难逃。”范金强冷声道。

“哼,看谁先死。”肖恩的手轻轻一划,丁全普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老大,救我啊,,。”丁全普吓得沒了魂,就像那些狗一般,眼睛沒有生机。

“闭嘴,再叫割了你的舌头。”肖恩低喝一声,丁全普就张着大嘴定格了。

“你放了他,乖乖跟我们回去,否则,就别怪我们开枪了。”范金强道。

丁全普连连晃头摆手,咧着嘴连哭都不会了。

“给我上。”肖恩吩咐了一声,指了指警员们,原本蹲在一边的恶狗们,立刻再度向着警员们扑了过去。

伴随着阵阵枪声,恶狗们纷纷倒地,但是,这些狗仿佛跟机械狗一般,挣扎着爬起來,再度向着警员们发起了攻击。

恶狗们数次到底后依旧爬起,眼见就逼到了警员们跟前。

“打它们的头。”王宝玉想起上次的亲身经历,连忙大声提醒道。

警员们得到暗示,立刻瞄准了恶狗的脑袋射击,短短的几分钟内,狗尸遍地,场面还真是不一般的惨烈。

借着恶狗攻击的空当,肖恩拉着丁全普渐渐的向后退去,露出了想要跑的样子,范金强似乎并不在意,反而蹲身去系鞋带。

肖恩哪里想到,范金强喜欢在裤管里藏着一把小枪,就在他起身的空当,手中赫然多了一把小手枪,只听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过丁全普的裤裆,准确的打在肖恩的大腿根。

肖恩一声惨叫,站立不稳,放开了丁全普,早已吓得够呛的丁全普,立刻捂着裤裆倒了下去,以为自己的小兄弟已然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