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31 暴殄天物

2331 暴殄天物

“美凤,你也算是有大造化,常人难见的血舍利,你居然能吃掉一颗,嘿嘿,说出去,得让一大堆人羡慕死,相信佛祖也会保佑你的。//”趁着屋内沒人,王宝玉扒开钱美凤的眼皮,在她的跟前晃了晃那颗血舍利。

钱美凤还是沒有任何反应,宛如根本就沒看到这颗血舍利,王宝玉又叹了口气,端來一杯水,扒开美凤的嘴,将血舍利放进去,往里灌。

尽管医院不让美凤吃东西,只能插胃管,但王宝玉觉得血舍利不是凡物,吃下去应该无妨,还是盲目的决定给钱美凤直接喂下去,西游记里吃仙丹不都是这样的嘛。

足足倒了一杯水,钱美凤的喉咙才发出了一阵响动,舍利子算是进了肚子,王宝玉便捧着杯子,耐心的观察着钱美凤的变化。

王宝玉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期待着钱美凤猛然睁开双眼,就这样守了一个晚上,令他非常失望的是,钱美凤还是老样子,根本沒有任何反应。

天亮了,王宝玉终于经不住困意,迷迷糊糊的在一旁的陪护**睡着了,他梦见钱美凤在病**下來,在他跟前优美的旋转了几圈,笑吟吟的对他说道:“宝玉,你看,我已经全好了。”

“美凤,你终于醒來了,以來再也不要离开我。”王宝玉在梦中又哭了起來。

“一个大男人,总哭个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來,似乎并不是美凤的,王宝玉一下子坐起來,正是小护士白云飘进來了。

“嘿嘿,真是辛苦你了。”王宝玉有点难为情的笑道。

白云飘掀起了美凤的被子,进行例行护理,突然有些不解的说道:“这是什么,病人怎么会排泄出这个东西。”

王宝玉一惊,连忙凑了过去,只见在美凤排出的便便中,赫然有一个圆圆的东西,不用说,一定是那颗舍利子。

“不好意思,这是我给她买的钻戒,不小心掉在这里了。”王宝玉慌忙说道,顾不得脏,伸手就在便便中抓起了那颗血舍利。

白云飘恶心的倒退了几步,愣愣的问道:“钻戒有这么圆的吗。”

“嘿嘿,今年最新款式,这可是花大价钱买的呢。”王宝玉连忙信口胡编,跑出去到了洗手间。

真是沒想到,钱美凤居然把这么珍贵的血舍利给拉了出來,真是暴殄天物,果然是个傻大姐,不懂珍惜。

王宝玉一边埋怨,一边将血舍利冲了干干净净,又开始一阵狐疑,难道说血舍利根本对美凤无用,那个去桃花源的梦就只是自己胡思乱想的。

忽然,王宝玉想起一件事儿,美凤的消化能力很差,应该是无法吸收这颗血舍利,那么如何才能让血舍利被美凤身体吸收呢,王宝玉想了半天,最后自以为是的认为,只有捣成粉末才行,否则沒有其他的办法。

回到家里之后,王宝玉躲在小屋子,对着血舍利恭敬的膜拜了半天,接着便开始了想要弄碎血舍利的疯狂举动,但令他无比吃惊的是,无论他用锤子砸,还是用玻璃刀划,都不能在血舍利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唉,这么硬的东西,难怪美凤会拉出來,怎么可能消化的了呢。

该如何弄碎这颗血舍利呢,王宝玉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來,总不能动用大型的压榨机吧。

什么东西会被血舍利更硬呢,以前古人不就是用玛瑙之类的宝石研磨玉石吗,还有钻石的硬度不也很高吗,王宝玉又借來了李可人的首饰盒,拿着各种镶嵌宝石在血舍利上來回蹭,结果宝石都花了,血舍利毫发无损。

王宝玉心生敬意,感叹只有人类才能创造奇迹,然而此时不是感叹的时候,还得想最硬的东西。

别说,王宝玉最终还是想到了一个宝贝,就是保险柜的那颗小陨石,那硬度连承受时光机的高温高热都行,应该有可能。

王宝玉再次查看关紧的门窗,这才小心翼翼的拿來了那颗黑漆漆的小陨石,稍稍犹豫了一下,站直了身子,对准血舍利就松开了手。

小陨石准确的落在血舍利上,几乎沒有任何声响,王宝玉本以为会砸出一条裂纹,结果令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小陨石被弹了出去,随即,而那颗血舍利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小堆红色的粉末。

天啊,居然碎成了这个样子,这小陨石也太厉害了,王宝玉可是用这个东西砸过工商局局长聂正良老爹的脑门,这只能说明一点,那老头的脑门,比血舍利更坚韧。

王宝玉随即接來一杯清水,小心的将这些粉末放了进去,出现的场景更是让他无比惊讶,粉末快速溶解,清水还是清水,血舍利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王宝玉当然知道这杯水的重要性,一滴不剩的倒进一个保温杯里,再次满怀希望的开车去往医院。

“美凤,相信这次一定会成功。”王宝玉对钱美凤轻声的说道,轻轻撬开那柔软的嘴唇,将融着血舍利的水小心的灌了进去。

很快,美凤的肚子里传來肠胃蠕动的声响,王宝玉暗自松了口气,应该可以吸收,奇迹终于发生了,美凤原本略显苍白的脸庞竟然渐渐的红润起來。

如果说区别的话,那就是之前躺着的美凤更像是死人,而现在才真正意义上像是熟睡的人,好像随时都可以睁眼醒來。

在漫长的等待中,王宝玉还抽空换了套干净衣服,还认真的洗了把脸,他想美凤一睁开眼,就能看见神采奕奕的自己。

“美凤,我现在好激动啊,就像是等待洞房的新郎。”王宝玉握着钱美凤的手,动情的说道:“美凤,你睡了那么长时间,是时候醒來了,嘿嘿,我沒有告诉家里人,等你醒來,咱俩突然杀回家去,你猜会怎样,他们肯定都得高兴的跳起來。”

王宝玉满怀希望的又在病房里足足等了一天一夜,可是,钱美凤依旧双目紧闭,沒有任何反应。

王宝玉不甘心的叫來医生,再次检测了钱美凤的身体情况,也许美凤的变化肉眼看不到,通过化验也许可以分析出异样的数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