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39 大被同眠

2339 大被同眠

王宝玉良久也沒说话,直到菜都凉了,他才歉意的说道:“小夏,春玲,我刚才太冲动了,希望你们原谅。//”

“呵呵,仔细想想,你也沒有错,天下男人这么多,我们当年却非要傻到在你这一棵树上吊死,不得不承认一点,你个头不高,文化不高,模样也一般,却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夏一达呵呵笑道。

“那是,我们宝玉是个大情圣,桃花滚滚來。”冯春玲也嘘乎道。

“归纳起來,宝玉多情却不滥情,身上还蛮有正能量的。”夏一达道。

“在商业上,敢于放手用人,眼光独到。”冯春玲也赞了一个。

“呵呵,承蒙夸奖,你们都快把我捧上天去了。”王宝玉在两个女人的忽悠下,终于笑了起來,又说:“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沒有大智慧,某人就把我当猴耍了那么多年。”

“只是沒想到,程雪曼到底还是嫁给了有钱人。”冯春玲当然知道王宝玉说得是谁,不禁感叹了一句。

“就是,真是苍天不公,这种女人到哪里都能过上好日子。”夏一达说话也酸溜溜的。

“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上苍自有公道。”冯春玲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要不咱再一起整整她。”夏一达坏笑着对冯春玲说道。

“好了,不说她了,跟她已经任何交织点了。”王宝玉摆手道,提起程雪曼,他就觉得胸口堵得慌。

“不全是那样,昨天程雪曼还在澳洲给我打來了电话呢。”冯春玲突然说道。

“她想干什么。”王宝玉立刻警惕起來。

“自称是好意,建议春哥集团不要上市,会有人捣乱的。”冯春玲不以为然的说道。

“怎么她不跟我联系。”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有沒有跟你联系谁知道啊。”冯春玲翻了一记白眼。

“这个女人,一肚子坏水,不能信她的。”夏一达道。

“她的男人吕澜生跟黑手党的单自行有些交往关系,她大概听说了什么吧。”王宝玉思忖道。

“不管怎么说,春哥集团一定要上市,谁阻挡就干掉谁,哼,我一定要让程雪曼一贫如洗,最好流落街头乞讨度日。”冯春玲很豪气的说道。

“对,决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最好连饭都要不上。”夏一达也是一副记仇的样子。

杀人不过头点地,还是算了吧,这是王宝玉的心里话,但是却终究沒有说出口,冯春玲爱怎么折腾程雪曼,随便她了,多说无益,说到底,这都是程雪曼自己种下的恶果。

这边,王宝玉心事重重的喝着闷酒,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那边,两个女人却因为共同的话題,交谈的火热,大有把酒言欢的味道。

不得不说,女人是更为感性的动物,善恶分明,好与不好都直接挂在脸上,这不,原本曾经是仇人般的两个女人,因为一起扳倒了程雪曼,却如同亲姐妹一般,喝得俏脸粉红,神神秘秘的低声的交谈着,随即发出了一阵大笑之声。

“宝玉,今晚咱们都不走了。”冯春玲试探着问道。

“干什么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还能干什么,一起睡觉啊。”冯春玲呵呵笑道。

“你们两个,一起陪我。”王宝玉大感意外的问道。

“难道我们配不上你吗。”夏一达也笑了起來。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个正经人,这事儿绝对不行。”王宝玉摆手道。

切,两个女人齐齐向王宝玉鄙视的竖起了手指,那意思,如果王宝玉是正经人,除非正经人都死光了。

随即,冯春玲还是赞许道:“一达,跟我猜的一样吧,宝玉已经改邪归正了。”

“嗯,确实不错,美色当前也能保持冷静,确实长大了。”夏一达跟着赞道。

“原來你们两个合起伙來逗我玩啊。”王宝玉擦了擦汗,幸好沒上当,是个男人都希望尽享齐人之福,大被同眠,但实际上,这不过是个幻想而已,实现的概率是很低的。

两女忽视一眼,突然笑嘻嘻的起身,一左一右的架住王宝玉,齐声道:“走啊,你敢我们就敢。”

“又开玩笑是吧。”王宝玉不敢置信。

“是不是玩笑,到了屋里不就知道了。”夏一达这会已经彻底放下矜持,冲着王宝玉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王宝玉脑子一热,这可是天大的艳福,于是一脸坏笑着站起身來就往外走,老子是谁啊,只是刚走几步,突然就想起了美凤,立刻僵在当场。

美凤还躺在病**,自己怎么可以寻欢作乐呢,随即黯然的说道:“春玲,小夏,你们自己玩吧,我该去看美凤了。”

夏一达笑道:“美凤身体不好,要是好好的,今天咱们姐三就好好乐乐。”

冯春玲也笑道:“是啊,那样就更热闹。”

王宝玉一阵皱眉,讪笑道:“美凤还病着,咱们还是不要拿她开玩笑。”

冯春玲和夏一达顿时面现不悦之色,尽管刚才她们不是认真的,但却试出了王宝玉的心里所想,不禁让她们心中升起一阵难言的失落。

王宝玉毅然离开了酒桌,去医院看望陪伴钱美凤,夏一达无奈的笑了一下:“春玲,你将來是任重道远啊。”

冯春玲摇摇头,说道:“你也不容易,单打独斗。”

夏一达听到这话,落下几滴眼泪,冯春玲替她擦掉,笑道:“哭什么,不就是程雪曼搞得鬼把戏嘛,你等着,我一定还得办她。”

“她都嫁到国外了,能那么容易。”夏一达质疑道。

“亏你还是当官的,只要是她老头的公司出现问題,她不也得跟着去喝西北风。”冯春玲冷笑道。

夏一达举起杯,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遗余力。”

随着一声响亮的碰杯,两个女人都干了杯中酒,只是这酒越喝越闷,直到喝得伶仃大醉,干脆就在酒店里住下。

第二天,夏一达去往了省城,从此真正远离了王宝玉的生活,冯春玲则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去上班,如何处理跟王宝玉之间的事情,也确实够她头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