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60 不愿醒来

2360 不愿醒来

“长生丹最近在搞人体临床试验,很奇怪的是,应用在动物身上,效果显著,但是用在人体上,效果却不容乐观。”冯春玲道。

“完全沒有效果还是有副作用。”王宝玉惊问道。

“效果还是有的,通过服用长生丹,有的病症明显减轻,有的甚至干脆消失,但副作用很非常明显,实验者服用之后,先是出现昏睡的状况,醒來后,有厌食的反应。”冯春玲眉头也拧成了一股绳。

“盛大投资可就是奔着长生丹來的,如果咱们失败了,沒法跟股东们交代啊。”王宝玉忧心忡忡。

“我也是担心这个问題。”

“洪治呢,对此他怎么解释。”王宝玉恼道。

“暂时还沒有定论,只能解释为人体机制要比动物复杂的多,洪治那边也很挠头,正在日以继夜的研究产生这种情况的具体原因,目前也只能先瞒着,好在长生丹沒有投放市场的具体时间表,上市才是咱们眼下的头等大事儿。”冯春玲如此说道。

“暂时也只能这样,这个消息千万保密。”王宝玉点头道。

“除了你我和研发人员,目前还沒人知道,值得庆幸的是,实验者在停止服用长生丹之后,渐渐都恢复了正常,我们给的试验者的参与费用不低,相信他们也不会乱说话的。”冯春玲道。

“确保万无一失,要知道这些投资者大都奔着长生丹來的。”王宝玉叮嘱了一句。

冯春玲走后,王宝玉又陷入了沉思,长生丹作为集团最重要的研发项目,如果有一天真得宣告失败,其产生的负面效果是难以估计的,一旦公众失去了对春哥集团的信任,说不准春哥集团还会因此一蹶不振。

早知如此,真不该搞长生丹这种东西,长生不老原本就不符合自然规律,此逆天之举,失败也属正常,只是,牛皮吹得整个世界都知道,想要回头已经晚了。

王宝玉不是医学人士,不懂为何在动物身上做得好好的实验,到了人身上就不行,反而还出现了不良反应。

要是能找到老神仙华辑就好了,他一定能帮着处理好长生丹的副作用,王宝玉这样想着,却又不禁苦笑起來,这个世界上有沒有老神仙还不一定,兴许这一切都是自己脑子里的幻觉而已。

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人生沒有过不去的坎,如果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担忧也是无用,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王宝玉起身下楼,再次去看望钱美凤,只要美凤能够醒來,即便是长生丹真的失败了,他也不会太在乎。

看着美凤那越发娇嫩的容颜,却还是一幅长睡不醒的姿态,王宝玉还是难忍心中一阵阵的酸楚,泪水再次打湿了眼眶。

“美凤,到底要怎样你才能醒來啊,现在公司的事情让我焦头烂额,你也不醒來帮我一把,忙成这样换來什么,就是认识你的人多了些,花钱不怎么心疼,其他的什么也得不到,春玲也累坏了,从來沒舍得休息一个假期,临东也忙得够呛,我一再说让他赶紧和琳琳结婚,不要像咱俩一样,琳琳就是不听,说结婚早了,小姐妹会笑话她的。”王宝玉将头埋在钱美凤的胸前,喃喃自语道。

王宝玉又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我是管不了,琳琳那里不着急结婚,多多倒是有了早恋迹象,有个小子给她写情书,让琳琳给翻着了,你猜上面写得啥,嘿,我想你也猜不到,那小子说,我就喜欢你二二的感觉,听说那孩子家境一般,但是学习成绩好,脑瓜聪明,跟小光似的,哎,你说现在的孩子心里都想些什么呢,猜也猜不透。”

说到这里,王宝玉感觉手心一痒,是美凤的手指又动了,这次好像还是三根指头同时动,王宝玉紧紧握住钱美凤的手,说道:“美凤,你也替多多担心是不是,琳琳不教好,我这个当爸爸的也不能教育她,还得是妈妈多说说她,美凤,你赶快好起來啊。”

然而一切又恢复平静,美凤的手软软的,再沒有任何变化,此刻的王宝玉陷入到前所未有的迷茫和绝望之中,各种方法都试过了,甚至都用上了佛门圣物血舍利,但美凤依旧如昔,关于下一步的治疗,他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时光机原本是最后的希望,竟然也出现了问題,难道说这就是天意,老天就不想让美凤醒來,就想这辈子都这样折磨自己吗,想到这些,王宝玉的心就越发的揪着疼,泪水汹涌而出,打湿了美凤的衣服。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轻轻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正是小护士白云飘进來了,看王宝玉这幅样子,白云飘也深受感动,她轻声道:“别哭了,病人不适合有太大情绪波动。”

“唉。”王宝玉长叹一声,擦擦眼泪,站起身來,白云飘轻轻拉了拉他的手,将他叫到了医院的走廊里。

“宝玉,这一年來,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我相信她一定能够感觉到。”白云飘道。

“只要她一点沒有醒來,做得再多也是徒劳。”王宝玉依旧沒精打采的样子。

“有句话你可能不想听,她大概是自己也不想醒來,所以……”白云飘欲言又止。

“难道她就想这样的惩罚我吗。”王宝玉一愣,随即激动的说道。

“惩罚谈不上,她也许就想这样,让你能整天陪着她。”白云飘道。

“即使她醒來,我还是会一辈子陪着她的。”王宝玉道。

“你会娶她吗。”白云飘问道。

王宝玉又是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似乎从沒真正想过这个问題,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冯春玲对自己可谓情深恩重,一直默默守候到今天,如果有一天,美凤真的醒來了,让他在春玲和美凤之间必须做出抉择,那将是最为艰难的。

“说不出來了吧。”白云飘微微笑道道,“宝玉,尽管我还年轻,但女人的心思也懂,也许她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始终能拥有你,当然,这都是我的主观臆断,也许她就是醒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