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64 用了八条

2364 用了八条

“多多,别哭啊,爸爸刚才那是逗你的,我这不好好的呢。”王宝玉也紧紧搂住女儿,女儿终于叫自己一声爸爸,这天等了好久。

“爸,我是讨厌你,可是,也不希望你死啊,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多多哭道。

“好孩子,爸有九条命,死不了的。”王宝玉嘿嘿笑道。

多多白了王宝玉一眼,说道:“这九条命用了八条了,你还是省着点吧。”

王宝玉开心的笑出了声:“你这嘴皮子随我,一句话噎死人,你妈妈是不是已经被找到了。”

“你怎么知道。”

“要是找不到,你才不会理我呢。”王宝玉刮了下女儿的鼻子。

“干嘛,最讨厌别人碰我鼻子,我妈当然被范叔叔给救了,她沒事儿。”多多道。

“我在这里几天了。”王宝玉问道。

“三天了。”

“扶我去看看你妈。”王宝玉心中一阵激动,立刻就要起身。

“爸,你别乱动,医生说你的腿还需要休养几天才行。”多多忙说道。

“沒关系的。”

“可别了,你要是残废了,等老了,我可不伺候你。”

“你这孩子,咋说话呢。”

听到了王宝玉的声音,守在外面的范金强走了进來,瞪了一眼王宝玉道:“老实呆着吧,幸好那个男人手下沒准头,否则割断了你腿上的大动脉,这会儿你早就死了。”

“范大哥,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王宝玉急问道。

钱多多很懂事儿的转身出去了,范金强坐下來,缓缓讲起了当晚发生的事情。

原來,晚上冯春玲给范金强打过去电话,说王宝玉开车去往了橄榄山,范金强觉得事情不对头,立刻召集警员火速赶往橄榄山。

“春玲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王宝玉一头雾水。

“她不一定知道你的行踪,但他肯定知道你的脾气,所以一直暗中派人监视着你。”范金强解释道。

在山下,范金强看见了王宝玉的车,却不见他的踪影,本应该马上去山上寻找,这时,多年办案的经验,让他发现山下的一处地方有些不对头,正是因为王宝玉才发现文物的那处古墓。

古墓中的文物早已经妥善保管起來,只剩下空空的墓穴,原本这处地方是准备填埋处理的,但是,范金强却发现那里隐约透出了一点光亮。

警员们立刻悄悄靠拢了过去,发现一名工人打扮的男子,正蹲在墓穴口吸烟,而男子一看到警察來了,慌乱的转身就跑,当然被警员们几步赶上,制服在地。

在严厉的讯问下,这名男子交代,他是在这里望风的“保卫天堂组织”的成员,因为太闷,就上來吸了一支烟,沒想到却被范金强给发现了。

男子说,一伙暴徒就藏在墓穴之中,植物人钱美凤就在里面,还有一伙人,正在山顶上,准备将王宝玉烧死在十字架上。

范金强一听就慌了神,连忙吩咐兵分两路,一路人到地下墓穴去救钱美凤,而他则带领一路人,直接上山去救王宝玉。

山上和山下的行动几乎同时展开,王宝玉在危急时刻终于获救,拯救钱美凤的行动却是异常艰难,因为古墓中的这群极端分子都有枪。

一时间,古墓内枪声乱响,火星四溅,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不少警员都挂了彩,在击毙了几名匪徒后,剩余的匪徒终于在强大的压力之下,缴械投降。

钱美凤终于被救了出來,但手臂却受了伤,左右各被用刀子刻上了十字架,流血不止,当时情况十分危急。

一听钱美凤受了伤,王宝玉固执的说道:“不行,我要去看看美凤。”

“兄弟,不用着急,我刚才去看过了,不能不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奇迹,美凤的伤居然奇迹般的自愈了,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沒留下。”范金强摇头叹息道。

王宝玉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他心中明白,这还是那颗血舍利起到的作用,难道说,美凤因为服用了血舍利,修成了金刚不坏之身,还真是造化非常。

心中大定的王宝玉,又问道:“那个保卫天堂组织的头目康品特抓到了沒有。”

“很遗憾,他并不在古墓内,但你不用太担心,通过我们对这些人的审问,康品特的武装组织已经基本剿灭,他已经成了孤家寡人。”范金强道。

“这个狗日的,心肠居然这么坏。”王宝玉骂道。

“另外,警方人员已经在火车站、机场等处严密设防,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总之,坚决不能让他跑出平川去。”范金强坚定地说道。

又安慰了王宝玉一番,范金强这才离开,家人们陆续來探望王宝玉,直到夜色再度降临,冯春玲也來了,一脸的憔悴。

“春玲,害你为我担惊受怕了。”王宝玉歉意道。

“哎,我都习惯了。”

“这次要不是你暗中盯着我,我可能真的会被烧死。”王宝玉感激的说道。

“沒什么,我做为集团总裁,当然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员工的安全,何况还是你,还有露丝,也被你惯坏了,每天忙着谈恋爱,都忘了自己的工作职责,甚至都沒有察觉到你晚上出门,我已经对她进行了处罚,如有再犯,决不轻饶。”冯春玲故作镇定。

王宝玉知道,越是这么说,冯春玲心里越苦,握住她微凉的小手:“春玲,咱俩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你怎么还忍心说这种话刺激我。”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都对,可是我知道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宝玉,早晚有一天我会失去你,可是,我还是害怕,害怕看不到你。”冯春玲终于支撑不住,将头埋在王宝玉的胸膛上,哽咽的喃喃道。

“你怎么会失去我呢,傻瓜。”王宝玉爱怜的梳理着她柔顺的发丝。

“通过这次的事件,我更明白美凤在你心中的位置,你可以为她豁出命去,得知你出门的消息,我当时心就凉了,宝玉,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对我们的未來,根本就不再抱有希望。”冯春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