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66 俩孩子

2366 俩孩子

范金强洗净了手,虔诚的摇了一卦,卦象是《泽水困》,象征着康品特已经困在了这里,而变卦是《天地否》,象征着闭塞不通,更显示此人根本沒有逃离的可能。

听王宝玉如此说,范金强心中大定,又问:“兄弟,能看出來他的藏身之地吗。”

王宝玉反复的看,最后判定道:“康品特藏身的地点很不起眼,附近有水,大致在西面,而且,这个地方似乎有些奇怪,好像上面是圆形的,下面是方形的。”

范金强挠了挠头,一时间也想不起哪里有这种奇怪的建筑,但却认真的将这条线索记在了纸上,准备回去细心的查找一番。

“兄弟,我必须要提醒你,今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绝不可以轻举妄动。”范金强叮嘱道。

“我会记住的,大哥,感谢你一次次的出手相助,兄弟能保住这条小命,都是你的功劳。”王宝玉道。

“还是感谢冯春玲吧,要不是她时刻派人盯着你,我们警方也不能及时得到消息。”范金强道。

“嗯,不过沒有你的帮助我也活不下來。”

“咱俩兄弟一场,沒什么。”

“那个,大哥,那颗舍利子确实是我拿走的,给美凤服用了。”面对过命的兄弟,王宝玉还是坦白了这件事儿。

“唉,我早就猜到了,还什么服用长生丹返老还童,我心里很清楚,不过上头已经将此事不了了之,算了,跟唐蔷薇的事情一样,就当成一个永远的悬案吧。”范金强摆了摆手,无奈的又说道:“我一向标榜自己公正无私,到底还是被你给拖下水。”

“嘿嘿,人性都是自私的,大哥,我看你气色相当不错,怕是又要升官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你还真蒙对了,王书记刚刚找过我,他打算干完今年,就提前退居二线,极力推我为政法委的书记。”范金强沒隐瞒道。

“那就提前祝贺大哥了。”王宝玉拱手道。

范金强走后,王宝玉想想也有好些日子沒去看望王一夫和母亲刘玉玲了,不知道王一夫为何要提前退居二线,便打去了电话,说晚上过去吃饭。

刘玉玲很是高兴,忙不迭的提前下班回家,为儿子准备丰盛的饭菜。

下班后,王宝玉马上驱车來到寻芳园,别墅前,女儿钱多多和妹妹王琳琳正在空地上种花,一看到爸爸來了,多多笑着跑了过來,伸开手掌道:“爸,给点零花钱。”

“呵呵,我女儿开口,哪能不行啊。”王宝玉呵呵笑道,伸手爱怜的摸了摸钱多多的头,这孩子,遗传她的目前钱美凤,照目前的架势看來,个头要比自己还高。

“哥,你可不能偏心,我也要。”王琳琳也过來嚷嚷道。

“好,一人两万,先花着吧。”王宝玉从包里拿出了几捆钱,拍在这两个大手大脚又贪财家伙的手上,两人顿时发出一阵欢呼,顾不得种花,跑出去疯玩去了。

王宝玉无奈的摇摇头,这姑侄俩,一个脾气,沒救,王宝玉缓步走进别墅内,王一夫听说王宝玉要來吃饭,也提前回家來,还准备好了香喷喷的茶。

“宝玉,你是不是又给那俩活宝零花钱了啊。”刘玉玲一进门就埋怨道。

“嘿嘿,沒给多,女孩子嘛,手里不能沒有零花钱。”

“你跟你爸一个德行,黑脸都让我唱,我管得她们死死的,你们背后就捣乱。”刘玉玲嗔道。

“呵呵,要不说我跟宝玉是爷俩啊。”说话间,王一夫走了过來。

岁月不饶人,原先英姿勃发的王一夫,如今鬓角已经白了,神情中更是多了几分的憔悴。

“宝玉,以后可不能拿自己的性命瞎折腾了。”王一夫道。

“嗯,以后不会了。”王宝玉郑重的点头,又问:“爸,我听范金强说,您打算提前退居二线,为啥啊。”

“其实你爸的身体一直很差劲,毛病一大堆,从去年开始,又得了哮喘,一到冬天连出门都困难,之所以坚持留在岗位上,就是想多为你探听些事儿。”刘玉玲插口道。

王宝玉心里很感动,说道:“爸,谢谢你。”

“宝玉,说这些就外道了,我准备退下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官场早就厌倦了,尔虞我诈,劳心劳力,付出是应该的,错误却不能犯,原來一直坚持,还是为了个面子,现在想开了。”王一夫道。

“我也准备退下來,将公司的所有一切,都交给红红打理。”刘玉玲道。

“咋不交给琳琳呢。”王宝玉问道。

“琳琳的心眼儿跟多多一个年龄段的,交给她不让人放心。”刘玉玲无奈的说道。

“虽说琳琳有些孩子气,但是聪明伶俐,委以重任还是能担当的。”

“还需要锻炼,红红就很不错,再说了,也是自家人。”刘玉玲道。

“听说南方的风景气候都不错,到时候,儿子我出钱,给你们在海边买一栋别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样我爸就不怕北方的冬天了。”王宝玉道。

“有宝玉这份心,我就觉得这辈子沒白活。”王一夫颇为感动的说道。

“女儿指望不上,还得指着我儿子吧。”刘玉玲笑道。

“琳琳一直在父母身边,其实就是需要个成熟的机会。”王一夫到底还是向着女儿说话。

“宝玉,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吧,三十好几的人了,沒个家算怎么回事,否则,我跟你爸去哪也不放心。”刘玉玲道。

“妈,我有多多还有小光,儿女双全,结婚沒啥意思。”王宝玉含糊道。

“宝玉,妈也不是老古董,不体谅你们年轻人的心思,可是妈是过來人,人都有老的那么一天,有个伴陪着,也省得给下面孩子添负担。”刘玉玲说着不由握住了丈夫的手。

面对这个话題,王宝玉又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刘玉玲自然明白儿子心里是怎么想的,说道:“妈知道你还在想着美凤,她也确实是个好孩子,为你付出的也很多,但她的状况特殊,醒來的概率很低,总不能为了她,耽误了你自己的一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