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68 自制呼吸机

2368 自制呼吸机

“这户人家姓孟,男人叫孟栓柱,家里挺穷的,他的儿子一场车祸成为了植物人,因为沒钱,就在家里照顾着,说起來也够可怜的。”甄优美道。

即使希望渺茫,也不能轻易放过,王宝玉连忙起身,招呼露丝一道,直奔平川市正西二十里的河西村而去。

到了河西村的时候,已经天色将晚,通过打听,王宝玉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孟栓柱的家,推门一进屋,眼前的情形就让他愣住了,几乎要落泪。

一张破烂的木**,躺着一名骨瘦如柴衣衫破烂的年轻人,尽管睁着眼睛,但眼神中全是无助和迷茫,在他的身侧,一个矮胖的妇女,应该是年轻人的母亲,她正在捏着一个气囊,气囊连着一个简陋的自制呼吸机,另一侧的管子插入了年轻人的口中,竟然用手动的方式,來帮助年轻人呼吸。

也许昂贵的费用让这个穷苦的家庭倍感压力,妇女只能选择这种方式留住儿子的性命,沒日沒夜捏动气囊,让这个妇女的双手全部变形,猛一看,很像是老树弯曲枯枝。

多么感人的亲情,多么执着的毅力,王宝玉的眼眶潮湿了,甄优美的信息明显有假,看这年轻人的样子,似乎比美凤的病情还要严重,至少美凤还可以自主呼吸。

“你们有啥事儿啊。”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汉子,从东屋走了出來,愣愣的问道。

“实不相瞒,我的姐姐患得也是同样的病,听说你家孩子有了些好转,就想來看看。”王宝玉道。

“确实好多了,你看,他能有反应了。”中年人兴奋道,用手在儿子的眼前晃了晃,果然看见眼球跟着手在移动着。

王宝玉暗自苦笑,这根本代表不了什么,这个年轻人的健康之路,明显还有很长很长。

“你姐姐怎么样。”中年人搓了搓手,接过妻子手中的气囊,又按了起來,那双手也是扭曲变形严重。

“比他这情况严重,什么反应都沒有。”王宝玉道。

“多陪她说话,多做按摩,只要有毅力,总会好起來的。”中年人安慰道。

“真的能醒吗。”王宝玉苦笑着问道。

“就算醒不來,只要孩子有一口气在,我们就觉得他还在身边。”妇女插口说道,接着又替**的病人擦脸。

这夫妻二人的毅力,着实让人非常感动又佩服,王宝玉沒有犹豫,从包里拿出五万块,说道:“这点钱你们先留着用吧。”

矮胖妇女全身一颤,看着这几摞钱,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老公,中年人也有些迟疑,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们……”

“他爸,咱们需要钱……”妇女说着就哭了起來,中年人也抹开了眼泪。

“两位,拿着吧,谁让咱们家里都有病人呢。”王宝玉不由分说,将钱递给妇女,她感激的顿时泪流满面,笨嘴拙舌的根本说不出來话來。

“好人有好报,你姐姐一定会醒來的。”中年男人感谢道。

“啥好人不好人的,人生在世,就要互相帮助嘛。”

“谢谢。”两口子除了感谢就是感谢。

“好好照顾他吧,一定会有奇迹发生。”王宝玉安慰了一句后,招呼泪眼婆娑的露丝,一道离开。

“哥,他家可真可怜,他们夫妇俩是不是得不间断的捏气囊啊。”上车后,露丝感叹道。

“嗯,如果停下辅助呼吸,几分钟病人就得死掉。”

“哎,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项工作的,而两口子都照顾病人,谁出去赚钱啊。”

“所以说家里更穷啊,你看他家,什么都沒有,我琢磨着,要成立一个关于植物人的专项基金会,用于帮助这些贫困家庭。”王宝玉道。

“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闪光的地方。”露丝赞道。

“那是当然,要不怎么能让你改邪归正呢。”王宝玉咧嘴笑道。

“哥,又提这些。”

“嘿嘿,心情太沉闷,讲讲逗笑而已。”

“愿上帝保佑这家人。”露丝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虔诚的说道。

就在露丝的话音刚落,却传來了跟上帝有关的声音,正是从路边的一个小教堂中飘出來的。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荣耀主,赞美主。”一群农村妇女正在小教堂中高声的唱着,声音洪亮,听旋律倒是很像民谣《小星星》。

刚才來得着急,王宝玉并沒有注意到这个小教堂,教堂只有两层楼高,里面也就能容纳几十人的样子,黑漆漆的看起來很破烂。

不过,教堂的标志却很明显,圆圆的屋顶上,清晰可见一个铁皮的十字架。

上圆下方,王宝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范金强测过的那一卦,他立刻说道:“露丝,停车,咱们去教堂看看。”

“哥,你不会也开始信主了吧。”露丝笑道。

“信仰不分国界。”王宝玉应了一声,下车直奔教堂走了过去。

推开了那扇斑驳的铁门,里面是个不大的方厅,里面的妇女们正在欢快的唱着歌,根本就沒注意进來的人。

王宝玉跟露丝在后面找个椅子坐下,装模作样的跟着唱歌,大家唱得都很虔诚,也很大声,唱完一首接着就是另外一首,一直唱了得接近半个小时,站在前面台子上的一位年迈的老牧师才摆手示意停下,费力的说道:“各位兄弟姐妹,上帝的爱无处不在,我们与上帝同在。”

“阿门。”

“我老子,讲不动了,就请陈牧师给大家讲吧。”老牧师道。

说完这些后,老牧师就走下了台,从一个小屋里,走出了一名身穿牧师袍的年轻人,笑眯眯的來到台上,开口道:“各位兄弟姐妹,主内平安。”

“阿门。”大家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也许这个所谓的陈牧师更有些本事。

王宝玉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么年轻的牧师还真是不多见,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尽管此人脸上擦了厚厚的白粉,但王宝玉还是一眼就认出來,正是康品特,真是沒想到,他居然躲在这个小教堂里,还依靠自己对宗教的了解,伪装成了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