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71 三无产品

2371 三无产品

“你爸一向对春哥集团沒有好感,不买也是正常的。”王宝玉道。

“根本不正常。”吕云天一阵摇头,又说:“实话告诉你,我爸公司管财务的那个小姑娘我们很熟,她偷偷告诉我,我爸已经几乎将所有的资金都转移到了香港。”吕云天道。

“兴许你爸有别的想法,你都被抛弃了,就别管那么多了。”王宝玉心中一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唉,总觉得我爸要倒霉了。”吕云天叹了口气。

“你怎么现在还和国外的小姑娘勾勾搭搭啊,她为什么会偷偷告诉你公司的秘密,天天,你要是对不起露丝,我可饶不了你。”王宝玉指着吕云天的鼻子。

“你是我亲哥行不,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儿再说吧。”吕云天摇摇头,去找小光出去玩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一晚,王宝玉睡得很不踏实,他梦见自己驾驶着一叶扁舟,在风起浪涌的大海上飘荡着,几次都要翻船落海,望着漆黑无底的大海,王宝玉恐惧不已,死死抓住船帮,成怕一个不留神就会葬身鱼腹。

而这个危机时刻,钱美凤却突然出现在海面上,倩影飘飘,手臂轻轻挥动之间,风平浪静,如同海神。

一早醒來,王宝玉自然明白海浪象征着自己对股市的担忧,但这一切跟躺在病**的钱美凤有什么关系呢。

王宝玉立刻给医院打去了电话,得知钱美凤还是安然无恙,这才放心的去上班。

來到办公室后,王宝玉打开了电脑,调出了春哥集团的股票走势图,令他差点昏倒的是,春哥集团的股票终于开始上扬了,而且,价格一下子就翻了三倍。

单自行等人终于耐不住性子出手了,资本的博弈正式拉开了序幕,一场股市的战争开始打响。

接下來几天,春哥集团的股价继续一路上扬,王宝玉沒事儿就盯着电脑,眼睛都盯酸了也不察觉,春哥集团的显著变化当然也吸引了大量股民的眼球,买涨不买跌是股市不成文的规矩,大家跃跃欲试,情绪高涨。

一个个令人惊喜的成绩被不断刷新,五倍,八倍,沒几天,春哥集团的股价达到了近十倍的价格,也就是说,春哥集团的股市资本已经高达了千亿港元,成为惊爆眼球的一枝独秀。

王宝玉兴奋的不断搓着手,拥有春哥药业股份的员工也欢呼雀跃,也少不了后悔当初沒多买一点。

涨,再涨,涨到一百倍一万倍才好呢,王宝玉兴致勃勃的守着电脑不停给自己打气,一点都不嫌走势图枯燥。

不过在看似一派大好的形势下,春哥集团却意外宣布暂停交易,维持了当日的现有水平。

“春玲,咋停下了呢。”王宝玉迫不及待的又打去了电话。

“不着急,这样显得我们已经怕了。”冯春玲道。

“咱们沒怕啊。”

“笨,你这脑子浆糊调的。”

“嘿嘿,我不懂这些,一切全靠你掌握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哼,不是我说,你这个老大,除了油嘴滑舌,什么也不懂,能混到今天的程度,纯属运气好而已。”冯春玲轻哼道。

“嘿嘿,我最好的运气,就是有老婆大人你在,一切可以高枕无忧了。”王宝玉笑道。

“你刚才叫我什么。”

“老婆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接着传來了冯春玲银铃一般的笑声,已经很久沒听到这个称呼了,她当然心中溢满了幸福。

“就知道贫嘴,工作上,你连临东的一半都比不上。”

“谁说的。”王宝玉故意冷下脸。

“还是自己妹夫呢,要是换了外人,你更不服气。”冯春玲笑道。

“你说的就是不对,我连他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王宝玉正色道,自然逗得冯春玲又是一阵笑。

嘿嘿,春玲高兴,我就高兴,王宝玉满心喜悦的放下电话,家庭和睦的感觉真是超级棒。

第二天股市开盘,春哥集团的股价继续一路走高,尽管中间出现了几次下滑,但随即又迅速拉高,总体维持高位运行的态势,王宝玉再傻也能算出來,这一定是国家投入的资金,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李专员,我代表春哥集团,感谢国家的大力支持。”王宝玉给李专员打去了电话,很客气的道谢。

“你先别乐观,他们投入的资金额度,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李专员却很凝重的说道。

“那咱们能挺得住吗。”王宝玉又升起了一丝担忧。

“无论如何也要挺住,只要能将他们套牢,就有机会让他们的资本在股市上彻底蒸发掉。”李专员道。

“嘿嘿,老实说,我还真沒想到,你居然还是股市的大行家。”王宝玉恭维道。

“我还沒想到呢,一个农村出來的穷小子,沒文化沒水平沒能力,整个一三无产品,居然能折腾出这么多的事事非非,甚至还要动用国家的力量。”李专员道。

“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好歹我也是堂堂的集团董事会主席。”王宝玉被说得有点挂不住脸,皱眉道。

“别董事了,还是多懂点事儿吧,对了,你们那个冯总裁遇事沉着冷静,颇有大将风范,你可别错过机会啊,有这种媳妇,想不赚钱都难。”李专员道。

“嘿嘿,这是本人的家事,外人还是不必多说吧。”王宝玉笑道。

“沒听过这句话吗,大丈夫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李专员笑道。

“那叫多事。”王宝玉低声嘟囔了一句,心情颇为不错的挂了电话。

然而,在接下來的几天里,春哥集团的股价却呈现出不容乐观的局面,尽管还在继续上扬,但明显起涨跌迅速,起伏巨大。

这种情形,就连最普通的投资者都能看得出來,这是大量的资本在角力,纷纷露出了观望的态度,不敢贸然出手,而且,真正投资者持有春哥集团的股票微乎其微,也几乎抢不到,绝大多数都把持在春哥集团自己的资本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