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80 来自未来

2380 来自未来

在遗产当中,还有单自行的一本日记,上面不但有他的投资心得,更是写满了对儿子的思念和歉疚,当然,王宝玉只是扫了一眼,就将其付之一炬。

还有一样特殊的东西,白布包裹着,颤巍巍的很像是一大块肉,王宝玉打开一看,不由的笑了起來,正是自己丢失的那块太岁。

原來,阚振良得到这块太岁后,实验不成功,就把这东西通过某种方式,送给了国外的单自行,即便如此,还是沒能换得单自行的原谅,单自行也知道,这东西是难得之物,倒也细心保存完好。

王宝玉也曾问起过洪治这东西的下落,洪治只说不清楚,最后不了了之,沒想到转了一大圈,居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有了太岁,王宝玉自然想到了治疗癫痫的药物,这也有不小的市场,而且,病人苦寻这种药而不得,且不论效益如何,至少也是一种莫大的善举。

目前面临的问題是,太岁只有一块,如果要想批量生产这种药物,一个核心的问題,那就是如何利用现有的科技,合成太岁。

王宝玉把自己的想法跟冯春玲说了,都快要成为真正的夫妻了,王宝玉也沒隐瞒的说了洪立和小月曾经患有癫痫的事情,不但被这种药物给治好了,还有了可爱健康的宝宝。

冯春玲当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如果能够先推出治疗癫痫的药,那就能有效缓解股东们及公众对长生丹的关注,是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宝玉,沒想到你还是半个医生啊,又是春哥丸又是癫痫药方的,厉害,全才。”冯春玲咯咯笑着开起了玩笑。

“嘿嘿,那是,否则怎么能配上老婆大人,还有咱那宝贝儿子。”王宝玉嘿嘿笑道。

“咱儿子。”冯春玲稍微一怔,随即露出满意的笑容,搂住王宝玉的脖颈说道:“老公,我就喜欢现在的感觉,有家有爱有老公有儿子。”

“春玲,我向你保证,你还会拥有一切。”王宝玉环住冯春玲的腰肢深情说道。

“会不会哪天醒來,老天就会把这一切收走。”冯春玲眼中又闪过一丝担忧。

“不会的,就像你说的,只要去追逐,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呵呵,你是想让我追你吗。”

“咱两口子还说这些。”

“宝玉,我实在太幸福了,这种感觉好棒。”冯春玲高兴的冲着王宝玉的脸吧唧就是一口。

王宝玉一时冲动,想把怀中美人就地法办,却被冯春玲给推出了办公室,催着他赶紧找洪治商议癫痫药的事宜。

蓬头垢面的洪治被叫來了,这些日子,他自知肩上的担子沉重,始终在全力攻关解决长生丹的副作用问題,几乎是心力交瘁,茶饭不思。

“洪治,放松一点,说不准啥时候灵光一现,问題就彻底解决了呢。”王宝玉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唉,说來也太奇怪了,动物身上都行,怎么一到人的身上就出问題呢。”洪治叹气道。

“人毕竟是万物之灵,有其不同之处,慢慢來吧。”王宝玉道。

“动物也是通灵的啊,而且很多动物都和人类有共同的本质,这不可能啊。”洪治颓废的说道。

“不要有太多压力,洪治,你已经付出了很多,大家有目共睹。”

“集团投入了这么多钱,又这么相信我,干不好我心里有愧啊。”洪治道。

“这个东西你认识吧。”王宝玉打开了桌子上的白布。

洪治定睛一看,挠挠头,还是认出來了,惊喜的说道:“太岁,这是太岁。”

“对啊,就是你们搞走的那块,现在又回來了。”王宝玉道。

“这可是个神奇的东西,有着极强的复原再生能力。”洪治感叹道。

“我这里有个药方,是用于治疗癫痫病的,经过临床实践,效果明显,其中关键的一种成分,就是太岁。”王宝玉说着,将一个药方递了过去。

洪治接过药方,愣愣的问道:“集团准备开发这种药品。”

“有这个打算,不过,有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題,那就是太岁过于稀缺,想跟你商量,能不能合成太岁。”王宝玉道。

“嘿嘿,原來跟阚振良瞎胡闹的时候,我就研究过合成太岁,现在这些研究资料我都还保存着呢,应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洪治嘿嘿笑道。

“好,那就着手开始研究吧,长生丹的事情慢慢來,争取先让癫痫药投放市场。”王宝玉吩咐道。

“你就瞧好吧,这次管保沒有问題。”洪治带着将功补过的念头,信心十足的说道,然后抱着那个太岁兴冲冲的走了。

通过对太岁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反复试验,短短一个月后,洪治那边就传來了好消息,太岁能够合成了,尽管还不及原有太岁效果那么强大,但多增加些药量,也足可以弥补,且对人身体无害。

王宝玉喜出望外,责成有关部门,全力支持洪治的工作,争取研制出成品药來,早日上市。

“宝玉,你身上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宝藏啊。”冯春玲赞道。

“嫁给我不亏吧。”王宝玉笑道。

“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个未來世界的人,穿越到现在的。”冯春玲开玩笑道。

“沒事儿也学会看扯淡的穿越小说了。”王宝玉随口问道。

“是啊,倩倩推荐给我看的,她的新书,名字就叫《來自未來的男人》。”冯春玲道。

“怎么听起來有点韩剧的味道。”

“呵呵,写的不错,里面的男主人公很像你。”冯春玲呵呵笑道。

“是不是高大帅气,魅力十足,女人都拜服在他的脚下。”王宝玉自恋的说道。

“去你的吧,里面的男主人公个子不高,长得不帅,还是个愣头青,花心自恋,有脚臭,有痔疮,喜欢挖鼻孔,掏耳屎,放屁不知道避讳,很大声……”冯春玲道。

王宝玉连忙皱眉摆手,岔开话題问道:“春玲,癫痫药已经成了,你有什么打算啊。”

“当然是推向市场,还是麻烦你给取个好名字吧。”冯春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