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82 在世神医

第四卷 虎落平川 2382 在世神医

这又是谁搞得鬼把戏,王宝玉捂着鼻子,翘着手指头,小心的拆开这封信,里面是一张洁白的宣纸,撕扯的都是『毛』边,上面用墨汁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字:臭小子,一个人來西关街80号,过期不候。

谁这么牛叉,王宝玉一阵狐疑,生怕其中有诈,然而,他却隐约发现上面有三个水渍写成的字,仔细一看,却是惊得呆在了当场。

正是“左元放”这三个字,曾经梦里见过的左慈,看起來好像因为沒有墨水,才蘸着水写下的。

可是,当王宝玉再仔细一看之时,水渍居然消失了,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原來那几个字。

王宝玉使劲『揉』了『揉』眼睛,又掐了掐大腿,一阵疼痛,应该不是幻觉,他还是不放心,又叫來甄优美,仔细问了好多最近的事情,确保当下就是自己的清醒状态,才让一脸疑『惑』的甄优美出去。

这个姓左的究竟安了什么心,王宝玉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他还是下定了决心,那就去一次,他总是隐约觉得,自己跟左慈兴许有些不可理解的渊源。

夜幕即将降临之时,窗外下起了淅沥沥的秋雨,王宝玉跟谁也沒说,开车直接下楼,直奔西关街而去。

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这一处位于郊区的偏僻小街,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只有泥泞的道路和秋风的清冷。

沿着门牌号一路前行,终于找到了西关街80号,居然是一栋二层小楼,矗立在城市边缘,显得格外的突兀。

隐约可见二楼透出了昏黄的灯光,王宝玉下了车,推开楼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一切跟普通的民宅沒有区别,沙发陈旧,壁橱古老,踩上去吱吱呀呀的木地板,还有那掉了颜『色』的斑驳楼梯。

王宝玉『摸』着扶手慢慢往上走,突然手中握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接着这个东西便飞了出去,竟然是只蝙蝠。

王宝玉吓了一跳,刚回过神來,脚下又似乎猜到了东西,下意识的一抬脚,一只大老鼠也蹿了出去。

我靠,跟鬼屋有些相似,王宝玉壮起胆子,向着楼上走去,隐约听见一个屋内传來了爽朗的笑声,当他推开屋门的时候,却又一次愣住了。

一个不大的方桌旁边,赫然坐着三个人,正中那名神采奕奕的老者,正是老神仙华辑,左侧坐着的清瘦老者正是代亮,他正在满足的嚼着一块红烧肉,而右侧独眼的老者,正在自斟自饮,正是左慈。

“宝玉,來了,快坐下,咱们一起喝几杯。”左慈热情的招呼道。

“你们究竟是人,是鬼,还是神。”王宝玉愣愣的问道。

“靠,我们当然是人,神仙谁稀罕搭理你啊。”左慈不屑道。

“就是,臭小子,你见过这么面善的鬼吗。”代亮咽下了嘴里的肉,不满的说道。

“宝玉,來坐下吧。”华辑微微笑着,一幅仙风道骨淡然的模样。

王宝玉犹豫的坐下,却又暗自掐了掐大腿,感觉疼,看起來不是在做梦。

代亮眼尖,瞅到了这一幕,嘿嘿笑道:“臭小子,掐了白掐,是不是做梦由不得你说了算。”

王宝玉更『迷』糊了,“啥意思。”

三人只是笑,沒人接他这个茬。

左慈给王宝玉倒了一杯酒,举杯道:“宝玉,多亏你的帮助,我才找到了这两个老家伙。”

“我好像记得,我是做梦时见到你的。”王宝玉端起酒杯,还是不敢置信的说道。

“如果梦中快活,那就活在梦里好了。”左慈白了王宝玉的一眼,一仰脖,滋溜一声,自己先干了。

王宝玉陪了一杯,感觉这酒沒啥滋味,跟水差不多,最多算是山泉水,放下酒杯又夹起一块红烧肉,吃起來却像是烧土豆的味道。

“臭小子,一看你这沒精打采的样子,一定又遇到烦恼了吧。”代亮问道。

“是啊,烦恼丛生。”王宝玉叹了口气。

“今天把你找來喝酒,是念在你帮过我们,一是帮你解决烦恼,再就是想把跟你的缘分了了。”代亮道。

“我是帮你赚过钱,但这两位老先生,我可不记得帮过他们,相反,华老对我而言,是有恩的。”王宝玉一边应着代亮的话,一边冲着华辑拱手道。

华辑摆了摆手,说道:“当初不是因为你,我肯定遭了难,这些事儿不值一提。”

“到底咋回事儿。”王宝玉问道。

“曹『操』当初要杀我,是你提醒的我。”华辑道。

“曹『操』。”王宝玉吃了一惊,突然拍了下脑门,惊道:“您真的是神医华佗。”

“神医不敢当,只是懂些医术而已。”华辑淡淡道。

“我怎么救的你啊。”王宝玉愣愣的问道。

华辑笑而不答,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王宝玉顾不得深究这些事儿,机会摆在眼前,忙哀求道:“华老,求你想想办法,救救美凤吧,我给她试用了血舍利,还是沒能让她醒來。”

“不是跟你说过吗,星星落泪之时,那女子就会醒來的。”左慈『插』口道。

“星星落泪是什么。”王宝玉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左慈道。

“你快告诉我,她到底能不能醒來。”王宝玉无比焦急,忍不住上前撕扯左慈道。

“哎,别扯坏了衣裳,很很贵的。”左慈急得直打王宝玉的手。

“嘿嘿,老家伙,都是补丁摞补丁了,还『舔』着脸说贵。”代亮『插』嘴道。

“要不说你愚钝,这衣服放在这时候就是古董,你懂不,多少钱买不來。”左慈只顾跟代亮胡扯,王宝玉到底一使劲,刺啦一声把他的衣服撕下一块來。

“臭小子,你的手咋这么贱。”左慈很是恼火。

“你不告诉我美凤什么时候醒來,我绝对不会松手。”王宝玉语气坚定的又抓住了左慈的裤子。

“你还是扯上面吧,『露』出腚來,可不雅观,你光笑个屁啊,赶紧把这个臭小子拉开,烦死人了。”左慈吹胡子瞪眼睛的对代亮说道。

“嘿嘿,放手吧,能不能醒來,要看你和她的缘分,这老家伙是不会说的。”代亮劝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