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86 星愿

2386 星愿

转眼又到了飘雪的季节,王宝玉考虑了很久,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下定了决心,要将自己跟冯春玲要结婚的消息真正告诉钱美凤。

“宝玉,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对美凤太残忍了一些。”事到临头,冯春玲却犹豫了:“咱们完全可以不告诉她的,不要刺激到她。”

“我以前也瞒不过她不少事情,对她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这次不想再瞒着美凤了,也许她心里希望我们能在一起。”王宝玉道。

“你确定吗。”

“嗯。”

“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冯春玲终于点头,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很忐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两个人一直磨叽到晚上十点多,才來到美凤的病房,结婚的事情,尽管早就打定了主意,但是面对躺在病**的钱美凤,两个人还是觉得难以说出口。

为了不让钱美凤觉得孤单,王宝玉跟院方经过几次商议,还在美凤的病房中安装了一台电视机,他总觉得,哪怕让美凤听到一些声音,也会让她觉得并沒有跟这个世界分开。

两个人坐在钱美凤的病床前,看着她青春的容颜,一阵阵发呆,终于,王宝玉拉着钱美凤的手,开口道:“美凤,今天我和春玲來,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

美凤的眼角再次落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一见此景,王宝玉顿时哽咽了,泪水顿时溢满了眼眶,下面的话觉得难以说出口。

冯春玲也是泪光盈盈,小声说道:“宝玉,要不咱们别说了。”

“既然來了,美凤就该知道一切,美凤,哎,我说不出口,春玲,还是你來说吧。”王宝玉说道。

幸福就在眼前,冯春玲犹豫半晌,还是上前缓缓说道:“美凤,可能你也猜到了,我和宝玉,你也知道,我俩感情挺好,这个,人就是缘分,我们,准备元旦结婚了。”

冯春玲就像是小学生面对老师,紧张的结结巴巴,钱美凤依然沒有表情,更多的泪水却涌了出來,王宝玉替她擦去,泪水却如同决堤的海水,依然不断的涌出,显得那般的楚楚可怜。

“美凤,你别哭,我不是要抢你的男人,而是你醒不來,宝玉不能总一个人活着吧,美凤,求你了别哭了。”冯春玲失声痛哭,回头看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宝玉,要不咱们别结婚了,你看看美凤,我真的于心不忍。”

王宝玉微微摇摇头,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绝对不能再犹豫,他哽咽的晃着钱美凤的手说道:“美凤,真的对不起,春玲等了我那么多年,我实在不能放下她,对不起,对不起。”

“美凤,我知道宝玉心中有你,只要你醒來,我相信宝玉会选择你的。”冯春玲也哽咽道。

“美凤,我已经跟春玲商量过了,我们会一起照顾你你一辈子,咱们三个一辈子也不分开。”王宝玉道。

“是啊,我们是好姐妹,一辈子都不分开。”冯春玲仿佛喃喃自语一般,又说:“美凤,如果你醒來,我宁愿一辈子孤单,也绝不会跟你争的。”

“我要控制我自己,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装作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怪自己沒勇气,心痛得无法呼吸……”电视还在开着,播放的电视剧正是那部感人的老片《星语星愿》,其中女主角哭得跟泪人一般,跪地祈求漫天星空能还给她所爱的人。

“什么破片子,整天就是咿咿呀呀的哭,放这个病人心情能好吗。”王宝玉迁怒的上前去关电视,一时沒找到遥控器,干脆把电源线给拔了。

悲情电视节目虽然停止了,但是钱美凤的眼泪依然流个不停,长而浓密的睫毛被打得水湿,好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美凤,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來,美凤,你说我到底该咋办啊,我用这条命去换你醒來行不行。”王宝玉绝望的说道。

“美凤,你要能醒來陪着宝玉,要我的命也行。”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王宝玉和冯春玲都忍不住扑在钱美凤的身上,放声大哭起來,越哭越伤心。

“怎么回事儿。”小护士白云飘听到了哭声,还以为出來什么事儿,连忙推门问道。

“沒事儿。”王宝玉甩了一把眼泪,红肿着眼睛道,冯春玲毕竟也算是公众人物,也急急坐好。

白云飘愣了一下,再看看眼睛红肿的冯春玲,很理解的转身离开,沒等她关上病房的门,忽然惊呼道:“你们快看,天上怎么了。”

王宝玉和冯春玲连忙起身來到病房的走廊里,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只见原本黑漆漆的夜空之上,骤然出现了大量细碎的光点,密密麻麻,几乎照亮了半边天空。

王宝玉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浩大的流星雨降临了,数不尽的流星从夜空落下,光芒璀璨,自是一番难得一见的天文奇观。

“太漂亮了。”白云飘拍巴掌道。

“是啊,老人说,每一颗流星,都代表着一个孤单的灵魂。”王宝玉道。

“对着流星许愿,梦想一定会实现。”白云飘道。

“上天保佑,愿美凤能够醒來。”王宝玉对着漫天的流星,双掌合十,虔诚的祈祷。

“愿美凤能够醒來。”冯春玲也祈祷道。

“愿美凤能够醒來。”白云飘闭上眼睛,也虔诚的许了个心愿。

流星终于原來越少,最后,有两个流星划着弧线交织在一起,所留下的光华痕迹,赫然是一颗巨大的泪滴。

王宝玉还是为白云飘的善良所触动,由衷的说道:“飘飘,谢谢你。”

“该谢谢你们自己,看,星星也被你们感动的哭了。”白云飘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什么,星星落泪了,王宝玉微微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转身跑回了病房,美凤还是安静的躺着,王宝玉拉着钱美凤的手喊道:“美凤,星星都哭了,你快醒來吧。”

“美凤,醒來吧,我们都需要你。”冯春玲跟进來说道。

只听滴的一声长音传來,美凤的心电图上,出现了一条直线,她脸上的泪水也嘎然停止,王宝玉顿时绝望的使劲砸床铃,然后大喊道:“美凤,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