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396 本能反抗

2396 本能反抗

二人一路穿过修剪平整的草坪來到别墅的门口只见一名西装白衬衣带领结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看似和蔼的正在站立在门口等候着

见王宝玉和露丝二人到來中年男人目不斜视似乎并沒有看到二人沒穿衣服依旧保持着友善的微笑躬身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嘿嘿看起來蛮友好的嘛王宝玉心中大定挺着胸脯走进了别墅

别墅的大厅很宽敞头顶高悬着大大的水晶灯脚下是柔软的波斯地毯迎面一张宽大的猩红色桌子后面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正伫立在一个画架前时而沉思时而落笔正在画着一幅油画

在老者的身侧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黑人**的皮肤泛着黑亮的光泽他毕恭毕敬的端着颜料盒一幅十分谦卑的样子

面对此景王宝玉和露丝都不敢轻举妄动知道这个画画的应该是个大人物两人就那么呆呆的站着黑袍老者又在上面画了几笔这才叹了口气缓缓放下画笔转过身來

只见他六十岁左右的样子个子高大结实眉毛不多根根直立眼睛不大却透着一种说不清的霸气

黑袍老者冲着王宝玉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英文露丝翻译道:“他说欢迎咱们并想让你说说他的作品画得怎样”

说就说好歹跟李可人熏陶了这么多年不敢以业内人士自居但信口说两句还是不难的

王宝玉向前几步仔细看那幅油画只见画面的中央是一幅水塘边的小桥周围是乱蓬蓬生长的树木小桥的上面坐着一名身穿背带裤的小男孩手里拿着小石子看动作正在往水里扔石子水面上一圈圈的涟漪

“构思不错色彩均衡只是这个小男孩显得太孤独了”王宝玉挠头道

黑袍老者微微笑了笑又在画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问道:“听说你们中国的书法非常讲究你看我这字如何”

这怎么看王宝玉当然看不懂英文的字体随口编道:“苍劲有力入木三分”

露丝愣住了想了想翻译道:“非常有力气笔力都渗透了画布”

哈哈黑袍老者笑出了声回头问道:“你们国家人的赞美之词真的很奇怪难道会书法的人都是练中国功夫的吗”

露丝又翻译过來面带一丝尴尬:“哥尽量说简单点别老用成语”

王宝玉这才明白竖起大拇指笑嘻嘻的解释道:“这当然只是夸张的比喻意思是说你要是在我们国家也得是个人物”

黑袍老者又是微微一笑:“听说你会看相给我也看一下吧”

王宝玉哪敢拒绝连忙凑过去老者摊开宽大的手掌一看上面的纹路他就着实又吃了一惊

命运线笔直向上一直穿破中指显示着此人是个掌权的人物无比霸道头脑线蜿蜒低垂又显示其热爱文学艺术唯一遗憾的是掌根纹路凌乱代表着童年的不幸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拿枪把自己逼过來显然也不是善类王宝玉顾不得分析也不敢耽误便开口道:“您是个有权势的人”

“嗯哼~”

“你对文学艺术颇有造诣”

“嗯”

“您的童年很不幸”王宝玉道

黑袍老者闻听此言叹了口气指着那幅画道:“你说得很对这就是我寂寞的童年记得小时候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经常下雨似乎连太阳都不愿意看到我的愁苦”

“您的父母宫不好怕是他们有些问題”王宝玉大着胆子道

“哥什么是父母宫”露丝又皱眉问道

“你就说父母关系不好”王宝玉想了想说道露丝点点头直译过去

“不错我出生于一个小岛父亲是名鞋匠脾气暴躁整日酗酒母亲是一名洗衣工手掌粗糙性情也不好他们整日打骂不休每逢害怕的时候我就來这座小桥”黑袍老者回忆道满脸的黯然之情

“您少年多磨难长大必然了不起”王宝玉带着恭维的说道

“我从小喜欢画画结果考美院沒考上后來嘛……”黑袍老者顿了顿沒有继续说下去

“能不能找件衣服让我们穿上在我们中国这样见客是不礼貌的”王宝玉光着身子给人看相很是不自在

黑袍老者给那名中年管家使了个眼色中年管家会意的一笑很快就托來了两套整洁的衣服递到王宝玉和露丝的跟前

这是两套黑色的衣服王宝玉顾不得想太多连忙和露丝穿上这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不少文明社会不穿衣服还真是一件非常别扭的事儿

黑袍老者这才指了指前面的两把椅子示意二人坐下平静的开口道:“王宝玉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找我有啥事儿”王宝玉装出一幅傻乎乎的模样问道

“你几乎搞垮了我们整个组织你说我找你能干什么”黑袍老者反问道

这句话让王宝玉顿时如梦方醒尽管屋内空调凉风习习他还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被他搞垮的组织当然是黑手党看这老者的威压和态势一定是黑手党的大人物

“可是我从來沒有见过你也许咱们之间存在着什么误会”

“哦是吗但是我为什么总能从手下不断听到你的名字呢”黑袍老者问道

难道说黑手党所有人都听这个人的指挥吗王宝玉惊呼出声:“你是墨里尼”

老者微微点头证明王宝玉说的不假他看似平静的仔细打量着王宝玉摇头叹道:“唉也沒看出你有什么特别的怎么就能让我们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

“其实我们之间本无恩怨说句您不爱听的我这都是被你们逼的本能的反抗根本沒想过要与贵组织为敌”好汉不吃眼前亏王宝玉连忙赔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