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04 少量生产

2404 少量生产

“春玲、美凤,都别哭了,我这不好好的吗。”王宝玉道。

“你给我发誓,一定要死在我后面才行。”钱美凤急的连连跺脚。

“美凤,你会说话了。”王宝玉这才缓过神來,惊喜的问道。

“美凤一直就会说话,只是她不想说而已,大概是……”冯春玲欲言又止,美凤不说话,还是想成全冯春玲跟王宝玉,这是她在飞机上听到的消息。

三个人好半天才分开,彼此竟然有几分尴尬,那边,吕云天也跟露丝紧紧的抱在一起,不时有吕云天的惊呼:“天啊,胳膊怎么烂了。”

“沒事儿,小伤而已。”

“这腿得三个月下不了地。”

“肯定不会残废的。”

“我的神啊,你的牙齿怎么还掉了一颗。”吕云天心疼的直挠头。

露丝却不以为然,说道:“你该感恩上帝,让我还活着,我要给你生个儿子。”

“不,生两个,双胞胎。”吕云天嬉笑道。

“你说要双胞胎就能啊。”露丝白了吕云天一眼。

“嘿嘿,只要有信心的多努力,理想就会实现。”吕云天一语双关道。

“不正经。”露丝道。

吕云天又嬉皮笑脸的说起了英文,露丝也用英文,看起來两个人并不想让其余三人听懂他们的悄悄话,冯春玲听着偶尔吃吃的笑两下,直到两人**拥吻起來,三人才赶忙转移了视线。

见王宝玉一切都好,冯春玲终于忍不住埋怨道:“宝玉,都说不让你來找那个丧门星程雪曼,到底还是出事儿了吧。”

“哼,那个女人,咋不让海啸把她卷走呢。”钱美凤也不悦道。

“好了,两位祖宗,实话告诉你们,她已经下定决心留在澳洲,绝不回去,我跟她之间的事儿,从此彻底了结了。”王宝玉抱拳告饶道,他刚才已经打听了使馆人员,程雪曼所在的那处牧场,由于离海岸较远,并沒有受到任何影响,也算是彻底放心了。

“还算她识趣,她要是敢回去,一定弄死她。”冯春玲咬牙道。

“上次揍她太轻了。”钱美凤也附和道。

王宝玉一时无语,微微摇头,惹谁别惹女人,女人一旦记了仇,那就会记一辈子,而且,绝对不会饶恕。

令王宝玉和露丝比较意外的是,恢复平静心情的吕云天虽然不停埋怨他把露丝弄得伤痕累累,但却沒有借此机会再索要物质的东西,哪怕一句玩笑都沒有提到。

王宝玉很是欣慰,这才说明吕云天对露丝的感情是真挚的,是不能用金钱來衡量的,王宝玉从心底深处祝福他们。

接下來的情节大家都能猜得到,以王宝玉这种性格,少不了绘声绘色的将自己在黑手党大本营中的遭遇讲述了一遍,听的冯春玲等三人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來的大海啸,后果还真是难以想象。

“黑手党这回彻底垮了,老天给他们的报应。”王宝玉释然的说道。

“嗯,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怕了。”冯春玲若有所思,点头道。

这时,一名使馆人员走了进來,笑着说道:“诸位,回家吧。”

“好,回家。”王宝玉起身道。

“还來吗。”冯春玲大有深意的问道。

“永远不來了,哪里也有沒家好。”王宝玉抿了一下嘴唇,非常坚定的说道。

考虑到王宝玉尊贵的身份,再加上來自上头的指示,使馆为王宝玉等人安排了一架专机送他们回国,一天一夜之后,又经历了一场生死磨难的王宝玉,终于再次踏上了平川的土地。

尽管四处还是白雪皑皑,王宝玉的心情却是无比的畅快,黑手党被彻底消灭,算是真正了结了他的最大心病,可想而知,春哥集团的发展,将再无外來力量的阻碍。

在家休息几日后,王宝玉來到了办公室,接到了京城李专员的电话,李专员表示,对黑手党残余势力的追查,还在持续进行中,对王宝玉的指示却是,一定要尽快将长生丹研究明白,领导们可是都等着呢。

王宝玉立刻爽快的答应,随即找來了洪治,询问长生丹的进展情况,洪治表示,将长生丹改成**药丸之后,到目前为止,临**还沒有发现副作用,应该可以少量的投放市场。

王宝玉非常高兴,经过跟冯春玲商议后,又召集了相关技术人员,将春哥丸的一条生产流水线进行了改良,暂时用于长生丹的少量生产。

与此同时,王宝玉又再次找到市委书记阮焕新,申请购买地皮,用于长生丹的生产,阮焕新对此当然是大力支持,将临近市区最好的一块地皮卖给了春哥集团,自此,春哥集团的生产厂房,已经达到了五处。

长生丹即将面市的消息很快便传播开來,大家激动不已,每天都有大量的人前來咨询,甚至是预定,可想而知,将來春哥集团的发展应该是跳跃式的。

这天晚上,钱美凤來到了王宝玉的房间,说道:“宝玉,明天我准备跟爹娘回神石村了。”

“还回去干啥,多多在市里上学,如果你觉得住着不方便,那就再买两栋别墅,反正咱们也不差钱。”王宝玉大咧咧的说道。

“多多大了,有她奶奶和姑姑照顾着,不用担心,我还是觉得,乡下的生活更自由。”

“可是她们代替不了你啊,你现在又养不了牛,什么事儿也沒有,还不如留在这里。”

“爹娘岁数大了,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平日邻居都不走动,连个说话的人都沒有。”美凤支支吾吾的找借口。

“美凤,辛苦你了,照顾爹娘这么久。”

“他们也是我的爹娘啊,沒什么,应该做的。”

“美凤,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來,你看,每个月你都要做复查的,來來回回很不方便。”王宝玉极力挽留。

“哎,可是神石村的空气好,我这病也不适合在城里养着,什么时候想來,开车就來了,沒关系的。”钱美凤坚持道。

王宝玉了解美凤的犟脾气,也沒坚持,还是问到了一个敏感的话題:“美凤,今后有啥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