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12 高枕无忧

2412 高枕无忧

在温馨的回忆中,王宝玉香甜的入睡了,期间,杜倩倩进來看过,魏冬妮也趁着上厕所的功夫,也偷偷溜了进來,但两个人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他,最终有些落寞的离开。

心情放松,思路也清晰,第二天上班后,王宝玉给市易经协会的付正礼打去了电话,直截了当的问道:“付会长,几年前咱们市里來了个所谓的国际易经峰会,是谁给你请帖让我去参加的。”

“王董,这事儿过去时间太长了,我都有些记不得了。”付正礼陪笑道。

“你仔细想想,然后给我打电话,另外,这件事儿跟谁也不要说。”王宝玉吩咐道。

“一定一定。”付正礼连忙说道,堂堂的春哥集团领头人,他可是招惹不起,现在易经协会,一碰到经济赤字的时候,付正礼都会或多或少的提到王宝玉,往往都能达成合作意向。

王宝玉之所以给付正礼打电话,是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儿,当初自己跟化名为叶好龙的单自行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那个所谓的国际易经峰会上,他现在已经明白,这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单自行刻意安排的。

吕澜生昨天说,单自行常常以投资顾问和易经学者的身份对外接触,平川市沒什么他可以投资的企业,最大可能就是以易经学者的身份出现。

这就是说,单自行一定了解到自己喜欢易经,通过参会的这种方式跟自己接触,单自行孤掌难鸣,一定有人在其中穿针引线,很可能跟易经协会有关。

这个人应该就是黑手党的成员之一,但王宝玉相信一点,这人不应该是付正礼,他沒那本事儿也沒有那个胆子。

半个小时后,付正礼果然來了电话,说道:“王董,我查了查以前的资料,想起來了,当初邀请您的那份请柬,是我的秘书小张给我的,还是那个国际易经峰会指名让您去参加。”

“小张还在你那里吧。”王宝玉问道。

“还在。”

“好了,先不要惊动他。”王宝玉吩咐道。

“发生了什么事儿。”付正礼有些紧张起來。

“你就别管了,但是一定要记住,还和往常一样,就当是什么都沒有发生。”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不会连累到我吧。”付正礼不放心的问道。

“给自己算算不就得了。”王宝玉嘲讽了一句挂断电话。

接着,王宝玉就给范金强打去了电话,让他安排市公安局去调查易经协会的这名小张秘书,还说了自己的推断根据,怀疑这人就是黑手党的一员。

范金强嘿嘿直乐,夸奖王宝玉懂得了举一反三的思考问題,这一夸就是十五分钟,王宝玉听得耳朵都发热,范金强这个钢铁汉子,到底是当过政委,嘴皮子功夫也练了出來。

“大哥,赶紧下达指令吧,要是跑了,我就住你家去。”王宝玉催促道。

“哈哈,那正好有人帮着接送孩子。”范金强开了个玩笑,还是随即下达了指令,易经协会的小张很快就被警方带走了,经过一番严厉的讯问,在强大的压力下,小张自知无法隐瞒,终于交代,他是从网上遇到了一名精通易经的国外华侨,是这名华侨安排他邀请王宝玉的,后來,这名华侨还安排他拍下了关于冯春玲、钱美凤等人的照片。

小张苦苦哀求,说自己交了个女朋友,可是对方家里要求必须有房子,易经协会的工作只能顾上生活费,根本沒有闲钱买房子。

沒有办法,小张就动了歪心思,因此也获得了好几万的费用,说完这些,小张连连发誓,说自己除了这些再沒有做过其他丧良心的事情,实在是手头缺钱。

只是小张根本就沒有想到,为了贪图这点钱,他已经被黑手党给利用了,而且房子也沒有买成,自然是后悔不已。

很显然,这名小张秘书连黑手党的鱼鳖虾蟹都算不上,得知情况的王宝玉,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來,这说明了一点,黑手党在平川市,已经再无任何势力可言,从此之后,他可以真正意义上的高枕无忧。

时光匆匆,转眼王宝玉在杜倩倩那里住了一个多月,三个人倒是生活得蛮开心的,一直相安无事。

第一批长生丹已经生产出來,王宝玉派人这些新鲜出炉的长生不老药,秘密送给了李专员,当然,也沒敢收取任何费用,嘿嘿,君子留路后來走嘛。

而这一阶段,集团上上下下始终在悄悄议论着一个话題,那就是美女总裁冯春玲,突然变得越來越年轻,现在看來,宛如二十出头的样子,非同一般的青春靓丽。

尽管长生丹已被研制出來的消息被封锁,但是通过钱美凤的事情,对比冯春玲的惊人变化,大家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长生丹,冯总裁一定是服用了长生丹,才越來越年轻的。

大家一传十十传百,长生丹的神奇功效又被传得沸沸扬扬,而长生丹是否有这种功效,还有待检验,过于夸大其词,显然不妥当,容易引起市场的失望情绪。

得知传言的冯春玲,还是找到了王宝玉,一同商量如何处理此事。

“宝玉,你别瞒我,到底我是如何越來越年轻的。”冯春玲认真的问道。

“当然是我给你吃的那颗药丸的结果,还记得吗,金黄色的。”王宝玉得意的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冯春玲惊讶又兴奋的问道。

“是个游方道士给我的,其实,这药丸不仅有强身健体的功效,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回颜丹。”王宝玉道,他并不想跟冯春玲说左慈等人的事情,因为太过于匪夷所思。

“回颜丹。”冯春玲惊得差点跳起來。

“是啊,那道士明确说明,吃了这回颜丹,就能恢复到二十岁的模样。”王宝玉摇头晃脑的说道。

“宝玉,你真好,可是只有一颗,你自己怎么不吃呢,那样你和美凤就能天长地久,恩爱绵绵。”冯春玲眼中含泪的说道。

“嘿嘿,我一个大老爷们要那么年轻干嘛。”

冯春玲忍不住又亲了王宝玉好几口,随即遗憾的说道:“早知道真有这种功效,就应该留下來研究一下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