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18 短命大使

2418 短命大使

随后,王宝玉一行人便又找到了联合国秘书长,请求辞去经济大使的职务,这倒是让这名秘书长一时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算是什么事儿啊,一天的时间都不到,见王宝玉态度坚决,还是接受了他的请求。

这种消息当然要公布在联合国的官方网站上,同样惊爆了大家的眼球,当了不到一天大使的王宝玉,被网友们戏称为“史上最短命的联合国大使。”

什么短命大使啊,真晦气,王宝玉恼火不已,但也无可奈何,虽然冯春玲之前一再劝慰自己多学知识,争取胜任这个大使的称谓。

但是王宝玉有自知之明,有些属狗肉的人,永远都上不了台面,何况他也不想上去,何苦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

备感受挫的王宝玉,根本无心去欣赏资本主义世界的风光,立刻坐着飞机返回国内,一路上,他始终闷闷不乐,满腹的纷乱心思。

“宝玉,别想那么多了。”冯春玲安慰道。

王宝玉微微叹气,说道:“春玲,我是不是不该坐在这么高的位置上。”

“当然不是,你身上有许多其他人沒有的品质。”冯春玲道。

“我觉得我就是一无是处,正像是许多人说得那样,我就是靠着运气才有今天。”王宝玉颓废道。

“呵呵,每个世界名人都不是完美的,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缺点。”冯春玲安慰道。

“但是他们普遍都有学识,谈吐不凡,而我算什么啊,傻愣愣的坐了半天,丢死人了。”王宝玉叹息道:“春玲,我总算体会到一点,高处不胜寒啊。”

“可是你懂得用人,这一点无人能比,也许你这种性格,反而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管哪种方式,大家都知道了春哥药业,呵呵。”冯春玲道。

一旁的李专员无意中听到了对话,微微犹豫了一下,拉过王宝玉小声道:“臭小子,冯总裁堪当大任,在这一点上你确实有眼光,但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建议,急流勇退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让我退居二线啊。”

“你现在就在一线啊。”李专员一脸鄙夷,又诚恳的说道:“一个企业,领头人的形象至关重要,这个形象并非是长相气度,而是综合因素,要知道随着你名气的增加,会遇到形形**的场合,以你这火爆脾气,露一次馅就会对集团造成很大的损失。”

“确实如此,我会考虑这个问題的。”王宝玉看了一眼冯春玲,认真的点头道。

李专员在京城下了飞机,再三叮嘱长生丹投放市场要稍缓,等时机成熟,一定会通知春哥集团的,王宝玉明白,这是领导人要先拿长生丹进行攻关。

回到平川后,冯春玲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半个月后,用于治疗癫痫的逍遥丸正式投放市场,社会反响强烈,销量十分可观,引**哥集团的股票再度上扬。

王宝玉还是固执的住在杜倩倩那里,两个女孩子对他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甚至内裤袜子都替他洗了,一日三餐更是花样不断,绞尽脑汁。

王宝玉也明白她们的心思,但在他的心里,除了钱美凤就是冯春玲,对这一切只能装作不明白,两个女孩也从不强求,依旧每天笑脸相迎。

时光匆匆,转眼又到了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季节,王宝玉在情感上还是难以做出抉择,但是,通过诺贝尔奖和联合国经济大使的事情,却让他彻底想明白了一件事儿,如今集团越來越大,以他所掌握的知识,根本沒有能力掌握集团的发展方向。

王宝玉渐渐坚定了决心,那就是悄悄隐退,不再插手春哥集团的事务,当前还有一件事儿,那就是长生丹的上市销售问題,李专员那边还沒有准信,王宝玉准备等这件事儿办妥了,他就离开春哥集团,将所有的一切工作和决定权,都交给冯春玲。

石临东这小子本來就是个人才,加上这几年的历练和冯春玲的亲自训导,进步飞速,尖锐的性格磨砺了不少,越來越成熟,只是媳妇迷的毛病还是改不了,把个王琳琳惯得不是样子,任性起來,比钱多多都不懂事儿。

可是,离开春哥集团,自己又能干些什么,王宝玉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題,除了算卦看相,他似乎并无所长。

唉,不一定非要干点什么,如今赚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人奋斗不就是为了赚钱嘛,大不了就回乡下,种两亩菜地,养些鸡鸭鹅狗,享受田园生活。

“宝玉,如果觉得太闷,就出去转转吧。”冯春玲看不得王宝玉这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建议道。

王宝玉也有此意,点了点头,又问:“你觉得我应该去哪儿玩才好呢。”

“一个人是否快乐,关键在于心胸够不够开阔,不是有句诗叫做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你可以去泰山转一转。”冯春玲道。

“泰山,这个主意好,那就去泰山看日出。”王宝玉道。

“嘻嘻,可以领着你的红颜知己。”冯春玲嘻嘻笑道。

“还是算了吧,如今什么威胁都沒有了,我想一个人去,或许在旅途中,能够想清楚一些问題。”王宝玉道。

“随便你了,但一定要记得回來的路。”冯春玲大有深意的叮嘱了一句。

几天之后,杜倩倩突然焦急的给冯春玲打來了电话,说王宝玉从她那里不辞而别,而且,手机钱夹等东西一概都沒有拿,只拿着他经常看的那本《挪威的森林》。

唉,冯春玲一声叹息,呆在当场,这本《挪威的森林》她当然看过,王宝玉这是想学书中那名深受情感纠葛无法解脱的渡边,用徒步行走來考虑清楚感情的问題。

“倩倩,不用着急,他会回來的。”冯春玲安慰道。

“可是他什么都不拿,出去怎么生活啊。”杜倩倩道。

“你别忘了,他可是会看相算卦,应该不会饿着的。”冯春玲道,心里却也不禁担忧了起來,王宝玉早就是亿万富翁,他能适应这种一无所有的清苦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