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22 五岳之首

2422五岳之首

大丫难掩一脸的失望之色,小丫也嘟起了嘴巴,如果不是家里缺少劳力,她们肯定不会下这个决心的。

“要不我也嫁给你,但是必须是你生孩子,我不想生。”小丫退了一步。

“小丫,生孩子是女人的事儿。”

“不是男人也能生吗?”小丫一脸迷茫。

王宝玉又笑了,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闭塞乡村的女孩,“不管谁生孩子,我都不能留下,好男儿志在四方,我是一定要走的。”

“那你去了泰山之后,再回來不行吗?”小丫又说出了另外一个条件。

“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再回來的。”王宝玉郑重承诺道,这两个可爱的农村女孩,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然不能相忘。

“真的啊?”小丫惊喜的说道。

“是啊,我还要你们都过上好日子!”

“能天天吃肉吗?”小丫舔着嘴唇渴望的问道。

王宝玉一阵无语,这要求还真是高,叹了口气说道:“不光是能吃肉,还能让人给你处理下这鸡窝头。”

“太好了,我们等着你,你可得说话算数!”小丫说道。

“当然,咱仨拉钩!”

“好啊!”大丫又露出了笑容。

吃过晚饭后,大病初愈的王宝玉再次回屋躺下,过了一阵子,只听见外屋又传來了两个女孩子低声的交谈。

“姐,他要是非把我们两个都娶了咋办?”

“那当然不行。”

“姐,可我不想离开你啊!”

“那也不行,这家伙分明就是个贪心鬼。”

“细看他也长得挺帅气的,不像咱村的那些老爷们,一个个傻乎乎的。”

“他才傻乎乎呢,还说有钱,有钱能混的这么惨。”大丫道。

“我倒是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说能让咱过上好日子。”小丫道。

“小丫,你沒事儿的时候,多学点文化知识,别傻乎乎的整天说傻话。”

“姐,你才傻呢,跟小宝哥说话就脸红,平日打我的劲头都到哪里去啦?”

“臭妮子,瞧你,跟沒长开似得,别**了,回屋睡觉去。”大丫责备道。

王宝玉一阵偷乐,这无疑是旅途中的最大艳遇,他相信,如果自己选择留下,这两个小妮子肯定会躺在自己的怀里。

“还沒洗澡呢!”小丫道。

“那咱们就赶紧洗澡睡觉,原本指望他能帮着种地呢,现在看來,多半沒戏。”大丫道。

“他说他会回來的。”

“我听说一句话,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那张嘴。”大丫道。

“那你刚才不还咧嘴笑了吗?”

“嘴长我自己身上,我爱笑就笑!”

紧接着,传來一阵哗哗的倒水声,又是一阵嬉闹声,王宝玉很久都沒碰荤腥了,心痒难耐,不由得悄悄起身,小心的推开了房门。

另外一个屋里亮着灯光,王宝玉猥琐的从门缝看去,屋里只亮着一个灯泡,光线暗的让人睁不开眼似的。等他适应了里面的光线,这才看见大丫和小丫都赤-**身体,正从一个大铁盆里,往身上撩着水,自是一番春色撩人的景象。

反正她们也偷看过自己的身体,王宝玉便也不客气的偷看起來,大丫发育的还像是那么回事儿,但细胳膊细腿的,好像走路多了就会折掉一般。

而小丫却整个一个沒长开,锁骨格外突出,但到底是少女,两个女孩的皮肤都泛着青春的诱人光泽。

王宝玉一阵脸红心跳,很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就在这时,小丫问姐姐道:“姐,咱家还有钱吗?”

“还有一百一十五块六!”

“离泰山还有一段路,不如就给他吧!”小丫试探的问道。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大丫道。

“他要是不回來咋办?”

“那我就再绣个大点的十字绣!”

王宝玉的眼眶立刻湿润了,欲望顿消,他轻轻的转身回到屋里,在一份淳朴的感动之中,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大丫不知道从哪里借來了一把刮胡刀,让王宝玉将胡子刮了干净,又拿來了已经洗净的衣服。

王宝玉在感动之中吃了早饭,挥手告别了这两个可爱的女孩,继续踏上寂寞的旅途,两个女孩一直将他送出很远,大丫红着脸将钱放在王宝玉的手上,说了一句爱回不回,转身跑开了。

皱皱巴巴的一摞钱,王宝玉数了数,是壹佰元整,看來两个女孩只留下了十五块六。对于王宝玉而言,这点钱根本算不了什么,甚至平时他都懒得哈腰去捡,而此时,这一百块钱却是沉甸甸的,带着一份难得的爱心。

“我会一万倍还给你们的!”王宝玉冲着两个女孩的背影大喊了一句,将这一百块钱小心的放好,更加坚定的一路前行。

依旧是餐风露宿,日夜赶路,又走了一个星期后,这天早上,王宝玉终于來到了巍峨的泰山脚下。

有着“五岳之首”的泰山,果然名不虚传,从下面看去,山体气势磅礴,雄伟壮观,而且地处中原一千五百米的高度,非常适合攀爬。难怪历代帝王总选择在这里封禅和祭祀,慕名而來的文人雅士更是数不胜数。

王宝玉心情颇有些激动,但是去泰山游玩,那是需要门票的,而且价格不低,兜里仅有的一百块钱竟然还不够。

王宝玉索性摊开那块算卦用的八卦图,凑在几个老头的旁边,摆起了卦摊。

“小兄弟,你是哪儿來的?”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算卦老头凑过來问道。

“四海为家,居无定所。”王宝玉沒好气的应付了一句。

“我们都在这里多年,你突然來抢生意,太不守规矩了吧!”山羊胡不满道。

“靠,这又不是你家的地方,管得着吗?”王宝玉道。

山羊胡跟旁边的几个老家伙悄悄耳语了一番,随后,几个老家伙一起行动,硬是把挂摊搬到了王宝玉前面,挡住了他。

“喂,都说你们山东人实诚,就这么欺负外地人吗?”王宝玉嚷嚷道。

几个老头都不吱声,依旧我行我素。

靠,这也太不讲究了吧!王宝玉气得七窍生烟,但见这几个老家伙似乎都经不住三拳两脚的样子,只能悻悻的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