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97章 繁荣下的危机

第九十七章 繁荣下的危机(四更,二更到)

江震沉浸在让索尼、松下和爱华吃瘪的快感中,林铮却保持了难得的冷静,“不要高兴的太早,用高档机来冲击日系的低档机,现在是我们打了索尼、松下和爱华一个措手不及,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你认为他们会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你看着吧,最多这个月中旬,索尼、松下和爱华就会做出针对性的举措……就算不是他们日本总部做出的对策,也会是他们在国内的总代做出的决定,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候,老江,告诉大家打起精神,接下来才是真正考验我们应变能力的时候,小日本很有可能会出阴招。”

江震顿时一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公司面临的情况过于乐观了。

没错,丽声电子在国内看似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但丽声电子毕竟只是一家刚刚出现在市场上才一个多月的品牌,在18个省份都初步建立了经销网络,听起来确实挺提气的,但现在的丽声电子其实和沙滩上的城堡差不多,虽然看着气势恢宏,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根基,哪怕一个小小的浪头打过来都有可能让这个看上去气势恢宏的城堡重新变成一地的散沙。

接下来的时间里,才是真正考验丽声电子的时候,面对竞争对手的反击和各种打压,丽声电子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站稳脚跟,将这个沙滩上的城堡变成真正的城堡?

这才是丽声电子接下来面临的最重要的考验。

“老板,您觉得日本人有可能出什么阴招?”江震小心翼翼的问道,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志得意满。

“我们的很多经销商同时也在销售索尼、松下和爱华的机器吧?”林铮问道。

“没错。”江震点点头,丽声随身听本身就定位于国产高端随身听,在市场定位上和日系随身听有重合区间,利润水平比国产随身听更是高的多,甚至每台机器的净利润和日系千元级的随身听相当。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但事实就是如此,一台日系千元级的中档随身听,经销商的利润还不到100元,绝大部分的利润都被生产商和代理商拿走了,经销商的利润少的可怜,但丽声电子通过对供销环节的简化,去掉了两个中间环节之后,足以保证这台499元的机器也有近百元的利润。

考虑到一个是千万价位的产品,而丽声随身听的售价只有499元,潜在的购买客户基数扩大了好几倍,销售丽声随身听的总体绝对利润是要超过日系随身听的。可也正是如此,江震才有些奇怪,日本人能出什么阴招?

“日本人能出的阴招其实非常多,比如他们可以强制性的让那些同时销售我们随身听和日系随身听的经销商停止销售我们的随身听,如果他们不同意,就不给这些经销商供货。”

“不可能吧?”江震完全没想到林铮会这么说,一时间目瞪口呆,“拿不给经销商供货来威胁经销商,这主意……真是……烂到家了。”

他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老板为什么认为日本人会这么做,如果日本人当真这么做,对于丽声电子来说那岂不是正中下怀?

“你这么想就错了,”林铮摇摇头,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别忘记了,咱们现在就只有这么一款随身听,产品线不丰富是我们当前最大的弱点。”

“日系三大随身听品牌能够提供的卡带式随身听和CD随身听可以多达上百款,从400多元的低端型号一致覆盖到四五千元的高端豪华型号,对于那些同时经销我们的随身听和日系随身听的公司来说,这几乎占据了他们店里经营种类的八成……你想一下,如果索尼、松下、爱华的总代如此强硬的给他们下达了不允许他们经销我们产品的通知,权衡之下,你觉得那些经销商会怎么选择?”

江震不说话了,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老板说的没错,一旦日本人真的狠下心来用这种方式来威胁那些经销商,坚持卖丽声随身听的经销商将极有可能面临没有产品可卖的窘境,这对那些经销商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到时候恐怕那些经销商迫于日系产品代理的压力,宁愿放弃代理保证金也不得不向日系品牌低头,没办法,大家总要吃饭的。

“这还只是第一点,第二点则是大家对我们丽声随身听的认知。虽然我们的随身听是国产随身听当中卖的最贵的,可我们仍然只敢定出个499的全国统一售价来?是我们的产品质量不行么?不是,是我们的品牌认知度和品牌溢价能力不足,市场仍然认为丽声随身听只是一个质量上可以与日系中端产品媲美、价格只能和日系低端产品竞争的产品;”

“而日系随身听给人的印象是什么?高端!一家没有日系随身听品牌的在售的经销商,哪怕老板将自己家的店吹的天花乱坠都没用,你们连个日本的进口随身听都没有,凭什么说自己家的店是高端?说来说去,能销售日系品牌、尤其是日系品牌随身听当中的高端型号,虽然未必能赚到多少钱,可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这家店在所在城市的地位,这是一种无形资产,但很多时候,这种口碑是可以换来很多钱的。”

江震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涔涔而下。

他不得不承认老板说的没错,不仅丽声电子的产品线不够丰富是最大的硬伤,品牌形象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日本人真的用这种方式来逼迫丽声电子,恐怕丽声电子的市场份额真的只有被碾压的份儿,甚至连基本的还手之力都没有……除非自贬身价的进入国产200元以下的低端市场,但那个时候的丽声电子还有什么品牌形象可言?

“老板,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一刻,汗水流了江震满头满脸。

在有了老板的这番分析之后,他丝毫都不怀疑日本人真的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