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27章 小九九

第127章 小九九

林铮并不知道,谭老互道学校之后,只看了10多页就被彻底震惊了:这是一个只对网络技术有初步了解的人能够写出来的东西?就深度上来说不算什么,但就广度、知识面和各种设想而言,就算是浸**了网络技术几十年的自己也比不上这小子。

这哪里是一份框架性的资料,只要找到合适的IC设计和开发商,中科大完全可以根据这份资料搞出具有自己的知识产权的无线局域网系统,这份资料对于共和国的重要性,说能值10个亿一点也不夸张!

意识到这份重要性的谭老爷子当即打电话将计算机学院的几个“老家伙”给叫了过来,林铮提供的河粉资料的重要性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需要让自己的老友们和自己一起参详、撰写报告,如果能够由中科大来主导这项工程,中科大就能够在共和国网络发展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也很期待那些老家伙们看到这份资料时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的样子。

事情的发展和谭老爷子所设想的完全一样,在最开始,这些德高望重的专家们还有些不以为然,可只是看了一点之后一个个的神情就严肃起来,中科大计算机系现任系副主任、国内著名的计算机专家和网络技术专家李逸平轻拍了拍桌子上的资料,很是难以置信,“谭老师,你说这些东西都是您那个小孙女婿写出来的?这怎么可能?他一个小小的本科生,能掌握这么多的资料?不是你自己写了糊弄我们的吧?”

其他几位专家就连连点头称是,不止是李教授,其他几位教授也都是不敢置信,这东西是林铮一个小小的本科生能够写的出来的?里面的很多东西根本就超出了中科大的教育范畴了嘛。

“你们也觉得不敢相信是吧,老头子在刚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可不比你们好多少,”谭老爷子笑的很是得意,“这小子还提到了一种叫做‘无线保真’的技术,说现在澳大利亚人正在研制这种无线保真技术,他对这个无线保真也同样看好。无线保真技术和无线局域网技术在很多地方有着共同的应用,这小子认为我们在发展无线局域网的时候应该也一起连发展保真技术一起发展起来……最起码也要取得无线保真技术的一部分专利,以便和澳大利亚人进行利益交换。”

“澳大利亚在研究基于无线网络的无线保真技术?”几位国内著名的网络技术专家看的面面相觑,很是不敢相信,“不会吧?”

不怪他们这么惊讶,在国内专家看来,最先进的网络技术集中美国和欧洲,澳大利亚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会有连美国都没有的无线联网技术的问世?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信,可不信不行,这臭小子都指名道姓的说出来了,由不得我不信,”谭老爷子笑的越发的得意了,“悉尼大学工程系的一个叫JohnO‘Sullivan的小子已经带着一群由悉尼大学工程系毕业生组成了一个研究小组,在一个名叫CRIRO的澳大利亚政府研究机构到底资助下开始研究这种网络数据无线传输技术……就在这里,你们看看吧,我觉得这个网络技术的应用范围很广,林铮这小子还举了个例子,比如在移动电话里加入无线保真模块之后,用户可以通过手机自由自在的在互联网上冲浪,而不一定非得借助于电脑;”

“还有,如果在笔记本电脑里面也加入了无线保真模块,笔记本电脑就可以随时随地、自由自在的进行联网,再也不用拖着一根网线;如果在一栋大楼里面布置了无线保真热点,那么在大楼里面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只要手里的电子设备,不管是手机还是笔记本电脑亦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只要有无线保真模块就可以轻松自在的联网……想想这巨大的意义吧,我觉得,无线局域网加无线保真的意义,不亚于从有线电话发展到移动电话的跨越,说是网络时代的第一个革命性技术,老头子觉得并不算夸张。”

谭老教授严谨的作风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他敢这么说,必然是极为看好这个无线保真技术,对于无线保真技术,大家也听说过,但却基本上没怎么关注,现在听谭老如此说,全都变得严肃起来,拿起资料来就看。

10年后的人知道WiFi的没有几个,但20年后不知道WiFi的则完全可以称其为外星人了,却很少有人知道WiFi其实是澳大利亚人发明的,在澳大利亚人申请了无线保真技术的专利之后,看到了这块肥肉的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曾请求澳大利亚政府放弃他们在无线保真技术、也就是Wi-Fi技术无上的专利,让世界免费使用无线保真技术,没成想人家澳大利亚政府很不给面子,直接拒绝了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的要求,闹的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也就是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的幕后大老板美国人很没有面子。

后来还是由美国政府出面和在幕后斡旋,澳大利亚政府才与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达成了庭外和解(也有传言说是澳大利亚政府胜诉了,并且说的有鼻子有眼,但这一结果都没有得到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澳大利亚政府的承认),自那之后,澳大利亚政府收取了包括苹果、英特尔、联想、戴尔、AT&T、索尼、东芝、微软、宏碁、华硕等等世界上几乎所有电器电信公司的专利使用费。

到2010年,普通民众每购买一台含有无线保真技术的电子设备,其中所支付的金钱中就包含了交给澳洲政府的无线保真专利使用费,而截止到2010年,全球每天估计会有30亿台电子设备要给澳大利亚政府交专利费,澳大利亚政府简直赚疯了。

林铮不太愿意交这份钱,在他看来,澳大利亚政府先走了一步,这个没办法,不过既然现在澳大利亚还没有完全搞定这个无线保真技术,如果拿住其中几项比较关键的技术,能够和澳大利亚进行技术和专利的交换,大家一起来分这杯羹,那就最好不过了。

对于这些专家们来说,很多东西他们只是没想到,并不是理解不了,尽管林铮说的很简单,但也足够他们了解了,技术方面的东西,这些专家们比林铮精通的多,放下资料,李逸平副主任感叹了一声,“确实是好东西啊,年轻人的眼光就是比我们这些老头子看得远……早知道就应该把这小子保送研究生的,可惜了一颗好苗子。”

“滚!少打我孙女婿的主意,保送研究生有什么意思,这小子的本科阶段都是我带出来的,就算是要读研究生也应该放我这里**一下,直接博硕连读!”谭老教授笑骂了一句。

和谭老教授一样,李逸平副主任是中科大计算机系的硕士生和博士生,能够成为李教授的导师,基本上就意味着这小子前途远大,以后不用为饭碗的问题发愁了。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这个无线局域网技术和无线保真技术,咱们国家是不是要上?”夏文洲老教授终于看不过眼了,不耐烦的拍了拍桌子,道。

“上!肯定要上!”专家和教授们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

傻子都能看到无线局域网技术和无线保真技术的重要性,对于中科大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扩大自己影响力的机会,如果成功了,后续还会给计算机系带来滚滚财源和国际知名度,等于利益和政绩全都有了,不上?那才是傻子!

“好,现在问题来了,上的话,钱从哪里来?”夏文洲教授两手一摊,“如果这小子的这份资料上的介绍没有错误,那么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在无线局域网技术上我们最多还有两年的时间,无线保真技术留给我们的时间更短,最多只有一年半,哪怕我们不需要掌握全部的技术,只需要其中的一部分,同时进行这两个项目,我估计需要的资金最少也要几千万,再算上行政审批的时间……这还不算审批能不能通得过。”

在场的人谁也不笨,闻言,彼此间对视了一眼,“老夏,你是咱们这些人当中头脑最灵活的,你的想法是……”

都是知根知底的老兄弟了,夏文洲教授也不瞒着,“我的意思是,咱们几个老家伙一起和学校里打个招呼,将这个项目定义成咱们系自己搞的东西,等出了成果之后再和国家要钱。”

“想法不错,但这前期最少几百万的投入怎么算?不上报部里和中科院审批的话,学校里根本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夏文洲老先生没有说话,而是嘿嘿一笑,将目光对准了谭行健谭老先生。

————————————————————————

PS:欠账18000了,这真是一个让人痛苦的数字……还好,明天上午再挂一瓶就彻底告别胖护士了,兄弟们,祝贺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