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45章 被人重视

第145章 被人重视

当林铮和谭娜正在为自己接下来要面临的局势而头疼不已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在共和国的首都,正有一个中年中国人和一个50多岁的老外在谈论着他们……准确的说,是在谈论着他们眼前这台已经被拆开了的丽声LS—01卡带式随身听。

“很优秀的工业设计,”头发花白、留着一蓬打理的整整齐齐、很有几分70多岁的肖恩·康纳利感觉的大胡子的老外正在翻来复起的打量着这台卡带式随身听,“触感很优秀,音质虽然很一般,但考虑到这个价位,能做到这种做工、用料,马先生,他们怎么可以卖出这么低的价格?难道他们不怕亏本吗?”

说起这个问题,老外很疑惑。

“因扎吉先生,他们其实是可以赚到钱的,结合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做出的分析,他们一台机器大约有7%到8%的利润,嗯,我说的利润是厂家利润。”马飞明苦笑着对眼前刚刚从荷兰赶过来的集团副总裁苦笑着道。

他很明白眼前的这位副总裁为什么会对这个价格和做工以及用料表示惊讶,同样的外观设计、做工和用料的随身听产品,在欧洲市场上,这么一台卡带式随身听的价格不会低于220美元,如果是出自自己公司的旗下,价格甚至有可能达到300美元,但这台机器的终端零售价只有499元RMB,还不到58美元,这个数字确实很吓人。

“7%到8%的利润?那不是只有……嗯,4到4.6美元?”因扎吉先生果然被吓到了,他无法想象,这么一台精致的如同工艺品的机器,竟然只有4美元多的利润?“这家企业疯了吧?还是他们的质量不好?”

但不等马飞明说话,因扎吉首先就自己否决了自己的看法,“不,这机器的用料和做工都很优秀,声音虽然调的有些过于讨喜耳朵了,但这正是年轻人喜欢的音色,丽声电子很了不起啊,他们从哪里找来了一个这么优秀的调音师?”

对于这个事情,马飞明还真知道,“听说是从银笛扬声器厂找到的,哦,这个银笛扬声器厂是我们国家最优秀的三家扬声器生产企业,据说是一个退了休的、有40多年工作经验的调音师,银笛扬声器厂的领导为此气的跳脚。”

这就可以解释了,马飞明点点头,“也只有这么优秀的调音师才能够调出这么讨喜的耳朵来,马先生,你如何看待我们与他们的合作?”

马飞明愣了一下,到了这个时候他若是再不知道因扎吉副总裁是为了这个丽声电子而来的就白在官场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了,但饶是如此,这个消息依旧让他有些恍惚:强大的、世界500强之一的飞利浦公司竟然要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合作?

“您的意思是让丽声电子为我们代工?”马飞明小心翼翼的问道,据传言,好像德州仪器就有让丽声电子给他们代工的意思,虽然这个事情遭到了德州仪器的否认,但傻子也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会空穴来风。

“不是代工,而是合作,”一直低着头认真打量桌子上的随身听的因扎吉,终于抬起头来,一脸认真地望着马飞明,“作为全球最大的激光唱机机芯和主控芯片的供应商之一,马先生,您不觉得飞利浦的在激光唱机机芯和主控芯片在随身听市场上的占有率太低了点了吗?”

飞利浦可是CD标准的制定者之一,这个标准制定者的身份让飞利浦公司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着实赚到了不少钱,但问题在于,赚钱多少这是有个参考对象的,看着同样身为CD标准制定者之一的日本索尼等企业除了赚标准这份钱之外,竟然还能够通过卖产品再赚一笔,这就让飞利浦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了:日本人有的技术我们都有,凭什么他们能在这个市场上赚钱,我们就不能?

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飞利浦虽然也有随身听产品,但连续播放时间不如日本企业,价格却比日系产品高出了许多。

这个结果就很要命了,在大多数人的耳朵都是所谓的“木耳”的前提下,你凭什么卖的比日本人卖的贵这么多?就因为你是飞利浦的?见鬼,难道因为你是飞利浦,老子的钱包里每天就能多出1美元来不成?反正老子是没听出来你们飞利浦的东西比人家日本人的东西好听在哪里。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既然听上去都差不多,日本人的还便宜这么多,如何选择似乎已经不必有什么疑问了。在这一点上,古今中外的消费者们都一样的现实……任何一个国家的普通老百姓,钱包都不会太鼓。

不要说什么欧美企业多么多么高傲,在金钱面前没有一个人能够高傲的起来,普通老百姓是如此,资本家也是如此,看着日本人在随身听市场上大赚特赚,飞利浦的眼珠子红的厉害,尤其作为飞利浦公司在DSP部门的负责人,因扎吉更是觉得自己肩膀上的亚历山大。

这样下去不行啊,市场占有率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钱都让日本人转走了,市场都让日本人垄断了,日本人有自己的主控芯片生产企业和机芯供应企业,小气的日本人是绝对不可能使用飞利浦的机芯和主控芯片的,若不趁着这个机会扩大飞利浦的市场占有率,以后飞利浦在这个细分市场上还有活路吗?

马飞明明白了自己老板的意思,但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个意思,他才真的震惊:总部这是打算扶持丽声电子吗?

一瞬间,马飞明都有些嫉妒林铮了:尼玛!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

嫉妒归嫉妒,作为中华区的负责人,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马飞明小心翼翼的提醒着因扎吉,“副总裁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好像丽声电子与德州仪器之间正在洽谈着合作,虽然德州仪器否认了由丽声电子给他们代工的传闻,但有德州仪器向丽声电子提供主控芯片、提供机芯的事情确实得到了两家公司证实了的,德州仪器的工程师甚至已经在帮丽声电子的开发人员做CD随身听的匹配和调试……”

“所以我认为,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因扎吉并没有感到惊奇或者意外,相反,他似乎很高兴,“马先生,你看,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你看到的是困难,可是在我看来,这却是飞卢普的机会……林之前的做法已经证明了这是一个聪明的家伙,一个聪明人就绝对不会愚蠢的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只要丽声电子没有和德州仪器签订的协议里面没有排他性的内容,我们就能进来分一杯羹。”

“您的意思,是我们主动去找他们?”马飞明一脸惊讶的望着因扎吉,吃惊极了。

咱们可是堂堂的世界500强企业之一的飞利浦啊,是掌握着CD技术标准、拥有主控芯片生产能力和机芯生产能力的飞利浦啊,不管什么时候不都是别人主动求到咱们的头上来?什么时候轮到咱们“低声下气”的去向别人推销了?因扎吉的这番话大大的颠覆了他长久以来的认知,在过去的几年里,哪怕自己坐在办公室里都有源源不断的业务主动送上门来,每一个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脸上都堆满了谄媚的笑容,就希望自己能够稍微照顾他们一点,可现在是怎么了?堂堂的飞利浦居然需要主动去求人?

“这有什么不对吗?”因扎吉用同样的表情看着马飞明,如果没有德州仪器的抢先,飞利浦自然要拿足了架子,可既然技术实力完全不逊色于飞利浦、同样可以提供CD机芯和主控芯片的德州仪器已经先和丽声电子搭上了线,两家公司眉来眼去的勾勾搭搭,一副奸情火热的狗男女样子,飞利浦再不主动送上去,指不定就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马飞明当然不能说这有什么不对,嘴上嗫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多年来为外国人工作的他养成了大多数同行们的通病:虽然护照的国籍一栏上还写着“中国”俩字,但他们更愿意将自己看成一个高人一等的外国人……准确的说,是将自己堪称是一个二鬼子……在对上洋主子的时候卑躬屈膝、极尽谄媚之能事,对上自己的同胞的时候简直比汉奸二鬼子还汉奸二鬼子,现在居然要自己主动弯下腰去向自己早就看不起的同胞们低三下四,马飞明心里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马飞明很郁闷,因扎吉何尝不郁闷?

现在的飞利浦早就不是当年刚刚进入中国市场时那个战战兢兢、很担心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共产”掉的飞利浦了,他们不但很享受在这个国家撷取的超额利润,同时也很享受在这个国家享受的超国民待遇,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别人的感觉真好啊,只是,不这么做还有什么办法呢?

因扎吉的反应没有瞒过马飞明的眼睛,他心中一动,“因扎吉先生,或许,我们可以请外事办的先生们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