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76章 坏人老任

第176章 坏人老任

双方家庭对于两个孩子的事情没有了异议,大家也都不是缺钱的家庭,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挑个合适的日子把孩子们的婚事定下来就是,订婚是一件非常庄重的仪式,意义重大,任谁都不能马虎了。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林铮和谭娜的什么事了,这是身为父母的权利和责任,对于林铮和谭娜两个人来说,这个消息带给他们的唯一的好处就是以后两个人想出的时候可以稍微“出格”一点了……这可真不容易,谭娜整天一副小魔女性子,穿着打扮更是极度的向魔女方面靠拢,夏天竟然对在世人眼中等于“小&姐”的黑丝情有独钟,可谁能想到这丫头竟然在最后一步上极度保守,在没有明确两人的关系之前绝对不肯迈出最后一步?

天可怜见,林铮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憋疯了,现在感觉自己似乎还有几天就要被“刑满释放”的林大官人,只觉得天是蓝的、花是红的、草是绿的、连路上的笑容都这么和蔼可亲……“呃,老任,你怎么在这里?”

老任对林铮的这个说法十分的不满,“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我们公司可是中科大无线网络技术和无线保真技术的合作方,我亲自来督阵说得过去吧?”

“说的过去,当然说的过去,”林铮立刻点头,对于老任这位华为的老总他是真心佩服,能短短30年的时间里,准确的说是20年时间里带领着一帮退伍老兵创造出一个偌大的电子帝国。这是自己学习的榜样,“就是有点惊讶,你怎么亲自过来了?你们华为‘农村包围城市’的布局现在正是在关键时刻吧?”

“这个我不担心。”老任大手一挥,信心十足的一塌糊涂,当然,他也有这么牛气的理由:论起耕耘农村电信市场,再没有人会比他更加独到了,说道这里,他满脸古怪的望着林铮。“林总,那些资料真是你提供的?”

现在的老任还不是后世那个对技术很精通的家伙,但这没关系。不懂技术的他很善于听取公司里工程师们的意见,在华为的工程师们充分了解了这份资料之后就很肯定的告诉他,这个项目华为一定要参与到里面去,只要掌握了这个技术。华为未来每年能够从这项技术当中的直接获益将超过10个亿rmb。间接获益根本没法计算。

干了!这就是老任听到自己工程师们众口一词的判断之后的决定,没有那么一秒钟的犹豫,军人的果决体现的淋漓尽致。

“要不是我提供的这些资料,你觉得抠的要死的中科大能让我占这么大的便宜?”林铮翻了翻白眼,“老任,不是我说你,占便宜不是事,可占了便宜还过来卖乖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这份资料的价值,你觉得国内什么单位能够提供这么一份详细的资料?”

“就是因为知道国内任何一家计算机技术研究机构都没办法提供一份几乎完全可行的技术路线图。我才更加觉得奇怪,国内的这么多精英都做不到的事,你一个刚刚毕业的小本科生是怎么做到的?”老任望着林铮,那目光恨不得钻进林铮的脑子里去,“这没有理由啊你说是不是?”

“那那就当我是生而知之好了。”林铮打了个哈哈,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

知道林铮是在胡扯,可林铮不愿意说他也没办法,况且这样的技术资料也绝对不是国外的什么机构能够提供的,他刚刚没有说实话,在看过那份资料之后,华为的所有工程师一致认定,只是一份具有战略价值的资料,事关国家的战略安全,必须予以高度重视。

事关国家的战略安全啊,老任想不明白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屁孩写出来的东西怎么就能关系到国家的战略安全了,但他去知道一点,中科大在得到了这份资料、判断出来这份资料的价值之后,就立刻向中科院和内阁、最高核心分别递了一份,据说这份资料现在已经摆在了核心巨头们的桌子上,再没有人比老任清楚这其中的含义了,就凭着这一点就足够林铮在今后受用无穷的。

只是他实在不甘心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林铮这么个小屁孩掌握了主动,出身于军队的老任对于资格和资历这一点看的比较重,尽管在林铮面前小小的吃了一个瘪,可这反倒是激发了他的争胜心,呵呵笑了两声道,“既然林总你不愿意说,那我不问就是了……听说你们公司现在搞了个车队和保安队?招收的都是退伍军人?”

“我说,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我的人就算是挖人也挖不到你老任哪里去吧?”林铮的眼睛都瞪圆了,耗子这才正式忙碌车队和保安队的事情没几天,老任怎么就知道了?这不合理,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知道是该说你小子幸运呢还是说你小子倒霉呢,”老任拍拍林铮的肩膀,语气中颇有些同情,但更多的似乎还是幸灾乐祸,“拖你提供的这份无线局域网技术和无线保真技术的福,你小子和你的联创科技已经被上面注意到了……你小子还不知道吧?上面对你小子扯中科大的虎皮做大旗的做法很不满,哈哈哈……”

一边大笑,老任一边偷偷地观察着林铮的动静,他很想要知道在自己的秘密被揭穿了之后这小子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这也将为他未来与联创科技合作到什么程度提供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林铮的反应让他失望了,他只是微微思考了几秒钟就笑着摇摇头,“老任,你不厚道啊,那这种事情来试探我,上面注意到了这还不很正常?挂靠是国家允许的。只要中科大没有表示不满那就没有什么问题,既然到现在上面的领导和有关部门都还没有来找我,那就是上面已经默许了这件事……哈。多谢你提醒了我,看来接下来我还可以做得更加嚣张一些。”

这种事情林铮本就没指望能够瞒多久、能够瞒得了上面的人,他甚至已经做好了随时和上面的人对峙的准备:不管怎么说,我们借用中科大的名义是中科大同意的吧?我们这大半年来向中科大交的挂靠费已经累计近千万,这些钱是实实在在的到了中科大的账上没有一分钱的虚假吧?既然这些东西都是真的,自己还怕个毛线?

自己想要看到的情况全都没有出现,老任不由得气急。指着林铮鼻子的手都在哆嗦,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你……你小子绝对是狐狸托生的。狡猾的简直没边了。”

“我是什么托生的不要紧,倒是老任,我觉得咱们两家公司之间似乎可以进行一下合作啊。”林铮笑眯眯的道。

一直站在林铮旁边,除了开始的时候和老任打了个招呼之外就没说话的谭娜。此刻看到林铮的这个笑容。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又是这个该死的笑容!

“没问题,不过咱们两家公司的业务交集不多吧?难道你想要我们帮你代工?”老任戏谑的看着林铮,说实话,对于前段时间丽声电子连自己的生产工厂都没有就敢和日本人放对的豪迈举动,老任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小子就是个什么都不怕的愣头青。

“代工就不用了,我们公司的产能已经基本追上来了,不过我们公司刚刚弄回来一条stn-lcd生产线……我不信你老任会不知道……以后华为用到液晶显示屏的地方就从我们公司走。怎么样?我保证只最有竞争力的价格。”林铮笑眯眯的道。

该死,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一想起林铮这小子竟然在海外自筹资金搞到了一条图形点阵式stn-lcd液晶显示屏生产线,老任就羡慕的牙都痒痒,这可是国内的第二条stn-lcd液晶显示屏生产线啊,而且还是国内第一条尺寸高达的大尺寸液晶显示屏生产线,液晶显示屏这东西的应用范围广泛,根本就不愁销路,华为除了生产交换机之外,也顺带着“兼职”一下电话机的生产,在推广交换机的时候一起顺带着推销出去。

虽然现在在电话机上使用液晶显示屏的机型还极少,但凭借着行业精英的敏锐直觉,老任敏感的意识到,在来电显示功能已经研发成功之后,几年后液晶显示屏将极有可能会成为电话机一个标配,有一个知根知底的、大家相互之间比较了解的合作伙伴当然能不错。他点点头,只是表情比较慎重,“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林总,我可是听说有人对你的那条液晶生产线很感兴趣啊。”

“正常,财帛动人心么,黑眼珠子看不得金灿灿的金子,一条液晶生产线在国内基本上就等同于一台大马力的印钞机,没有人动心思我才觉得不正常,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林铮似乎显得毫不在意。

“你不要大意了,你以为这次在你们身上打主意的只有窗口市天马公司一家?我告诉你,现在在魔都的那位大公子似乎对这条生产线也很有兴趣。”

林铮的脸色终于变了,如果是那位事情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着问道,“您说的是中科院魔都广电研究所的那位?”

“除了哪位还能是哪位?”老任苦笑一声,“你不知道这段时间魔都那边正在卯足了力气也准备上一条stn-lcd生产线啊?”

林铮的脸上顿时有些阴沉不定,如果是那一位事情还真的就麻烦了,作为大公子,他张了口谁敢不应?甚至可以这么说,只要大公子稍稍表露出来这么一点意思,立马就有无数的人窜到自己跟前要求自己“积极配合国家的工作。”,当然,他相信大公子不会巧取豪夺,自己花了多少钱买的这条生产线,他一定会溢价给自己,大公子自然有大公子的骄傲,但就算他溢价再多,能有这条生产线在自己手里方便吗?

“我看你们是在自己吓唬自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谭娜忽然开口了,“大公子有大公子的骄傲,据我所知这位大公子似乎是一位很能做事的人,和京城的那些纨绔子弟们都不同,就算上光电研究所真的想要上马一条stn-lcd生产线,就凭大公子的能力和背景,谁敢在外汇和手续方面为难?他何必为了这么区区一点小事折损了自己的名声?”

对啊!一语惊醒梦中人,谭娜的话提醒了林铮:没错,既然是大公子,那自然就要有大公子的骄傲,stn-lcd确实很先进,但在欧美和日本大力发展tft-lcd的今天,西方在stn-lcd技术上已经不在对共和国进行限制了,除了价格卖的高点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但以大公子的背景和能力,这些问题对他来说会是问题吗?落一个巧取豪夺的名声,对于大公子来说甚至还不够丢人钱。

老任也迅速想到了这一层,一张老脸不由得通红: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个小女孩都想到了,自己竟然没想到,真是……太惭愧了。

不过老任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在去掉了心里最担心的事情之后,立刻就将那个见缝插针的华为老总的形象展露无遗,热情的拍拍林铮的肩膀,“林老弟,听说你们联创科技最近的资金有些紧张啊,正好哥哥我这里的资金比较宽裕,这样,哥哥我拿一部分钱出来在你们这个液晶显示器工厂参一股怎么样?”

老任的这个要求稍稍有些出乎林铮的预料,一条stn-lcd生产线肯定让无数人眼馋和眼红,这一点林铮心里清楚,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第一个首先跟自己张口的竟然是老任这家伙,不过……这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眼珠子转了转,林铮哼了一声,“缺钱?不说我是不是真的缺钱,有这么一条液晶生产线在手,只要我吼一声要贷款,国内国外的银行都会哭着喊着借钱给我,我至于借你老任的钱?”

不行吗?老任的脸色一黯。

但随即林铮悠悠的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