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82章 日本人降价了

第182章 日本人降价了

“就是这么紧,”林铮苦笑着点头,他能理解郎璇的惊讶,在现在的大多数人看来影碟机还是一个无比高大上的玩意儿,在这个很多人以拥有一台vcd而自豪的年代,想要做一家生产vcd的企业?只是看一下这玩意儿的技术含量就足以让绝大多数的人望而却步,“事情糟糕就糟糕在万燕电子的姜万勐博士在研发vcd的过程中不但没有及时的神情专利,连自己投入巨资委托斯高柏公司研发的解码芯片cl450的也没有将相应的技术握在自己手里……”

听林铮这么说,郎璇的脸色都变了,“那姜万勐博士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谁说不是呢?”林铮郁闷无比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真是想想都郁闷:自己出钱出力的做研究,结果最后的成果全成了别人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不是这么玩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些天通过对影碟机的相关资料的了解,林铮对这一行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姜万勐博士开创性的在斯高柏公司的mpeg-1视频技术的基础上意识到了开发一款低成本的、面向家庭用户的影音娱乐产品的可能性,他不仅向斯高柏公司出资350美元的巨资委托他们研发成功了世界上的第一款vcd影碟机解码芯片,更是在这块芯片的基础上做了一系列的创造性创新:不仅成功的研制出了机芯、增加了屏幕显示、卡拉ok以及录像机具有的一些功能,这些功能几乎囊括了今后影碟机的所有标准功能。甚至开发出了一整套的检测技术和标准。

可以这么说,姜万勐博士在94年就已经开创性为后世的vcd影碟机打造出了一个完美的行业标准,从整个行业来看。其做出的是贡献能比,说他是“vcd之父”一点都不夸张。

“现在的关键就是斯高柏手里的这套cl450解码芯片,我们从港岛买来的这10套散件中,每片解码芯片的价格高达上千元,但你绝对想不到他们的成本是多少。”

“多少?”郎璇问道。

“大约30元rmb,或许还不到。”

“30块钱左右的东西竟然要卖1000?!嘶……”郎璇的脸色都变了,她终于有点明白林铮为什么这么着急了。一台vcd机才赚多少钱?可一片成本只有30元的解码芯片就要卖到1000元,其中的利润甚至不能用“暴利”来形容,抢劫都没有这么狠。

“这就是你这么着急的原因?”郎璇喃喃的道。

“还不止这些呢。”林铮笑的越发的苦涩了,“除了解码芯片之外,另外一个最重要的技术就光盘的读取和驱动技术,这套技术也是姜万勐博士原创的。可很可惜。这套技术姜万勐博士也同样没有申请专利,随着第一批万燕vcd推向市场,毫无疑问这一整套技术也毫无保留的落在了一飞利浦和索尼、松下为主的机芯制造巨头的手里,他们没有放过这一技术的理由。”

郎璇轻点了下头,林铮说的没错,飞利浦、索尼和松下是当今世界上最主要的cd机机芯提供商之一,德州仪器虽然很厉害,但他们的市场主要是在美洲。在欧洲和亚洲的影响力几近于无,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是傻子也不会错过,只是对于姜万勐博士来说就太可惜了,这技术明明是他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姜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也不可能出什么意外……在日后,飞利浦和索尼、松下将会成为影碟机机芯供应商,这东西的定价是多少,和解码芯片一样全都由他们说了算,虽然不至于成本30块钱的东西卖1000块钱,但卖四五百应该问题不大,我们调查过,组装一台vcd机的成本在2500至2800之间,但除了机芯和解码芯片之外的其他电气原件的成本不超过150块钱,也就是说,悄无声息之间,他们撷取了超过10000%的超额利润。”

“但资本从来都是贪婪的,依托他们长期积累的技术优势与制造水平,为了实现利润的最大化,我依旧认为他们有很大的可能结成利益同盟,从整个影碟机市场掠夺最大份额地利润……我估计这个时间最迟不会超过明年年中……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再进入这个市场就完了,蛋糕已经被人切完了,我们就只能分一点残羹剩饭,这可不是我想要的。”

辛辛苦苦的忙碌了很久,最终竟然只能赚一点加工费,这种事情不但林铮接受不了,谭娜也一样接受不了,就像是新兴的体育用品巨头耐克一样,这家没有一家生产工厂的体育品牌,一双中高端篮球鞋的售价高达上千元rmb,但他每双鞋支付给东南沿海的那些运动鞋加工厂不过七八元的加工费,其中绝大部分的利润都被耐克拿走了,这让人怎么舒服的起来?“所以你就想要现在进去,参与到这次蛋糕的划分当中去?”

“没错。”

“可是……这应该很难吧?”迟疑了一下,郎璇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林铮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碌影碟机的事情,她同样也没闲着,对于国内的vcd市场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知道目前国内vcd的生产模式基本有两种,一种是使用飞利浦的机芯、伺服板及其相应的伺服系统控制软件,与斯高柏的解码芯片,自行开发解码板的系统控制软件,组装生产vcd影碟机,这也是目前国内有意进军影碟机领域企业所能采用的最简单最便捷的方式……当然也是最有吸引力的方式;

第二种办法就是采用索尼或者飞利浦提供的光盘读取系统和伺服芯片,外加斯高柏的解芯芯片。自行开发所有的系统控制软件,和前面的一种方案比起来,整套系统的开发成本无疑就大了许多。尤其国内在系统控制软件方面的开发人才并不多,更是为这方面的操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够在专利技术方面分一杯羹。”林铮的眼里闪烁着光芒。

能够掌握专利技术这当然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丽声电子哪怕不能撷取最大的一块蛋糕,也能够做到有资格坐到分蛋糕的桌子前面去,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只是郎璇有些担心。“我们现在才开始还来得及么?”

“还有机会的。”林铮轻声答道,“但是我们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必须要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做出成果来。否则这个巨大的市场可能就要和我们说再见了。。”

为什么是两个月?谭娜有些不解,难道两个月之后就要发生重大变故么?

————————————————————————

“老板,日本三大随身听品牌昨天宣布集体降价了,最高降幅超过50%。”

对于林辉君带来的这个消息。林铮并不感到意外。点点头,“我估摸着他们也该降了,再这么高高在上下去,他们的随身听还卖不卖了?”

林铮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之前只有一款ls-01卡带式随身听的时候还好,对日系随身听的市场冲击还不是很大,但当丽声电子卡带和cd两大类、10多款随身听忽然一拥而上之后,日系随身听的市场份额立刻就变的岌岌可危。市场占有率不断在下降,在中高端随身听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从最高峰的近乎100%到上个星期的不到70%。虽然依旧占据着统治地位,但不断下滑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让日系随身听感觉到了森森的寒意和浓浓的危机。

丽声电子这段时间在随身听领域耍的生龙活虎,这两个月每个月都有新产品推出来,在不断的完善自己产品线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扩充自己的阵容和风格路线,大有用机海战术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架势。

当年国产手机和诺基亚、摩托罗拉玩机海大战的时候,机海战术给林铮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国产手机是生生的被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机海战术给玩死的,一直到2008年之后,安卓系统开始大行其道之后,国产手机才算是借助安卓这个平台缓过劲来。

“那我们么?要不要降价?”林辉君有些担忧,“日系随身听都降价了,之前日系随身听的价格和我们的随身听价格拉的比较开,现在已经比较接近了,如果我们不降价是不是不太好?”

“不,我们不将!”林铮想都不想的摇头:日本人降价我们就降价?开什么玩笑!“日本人有降价的本钱,哪怕他们将售价直接拦腰砍,也依旧有相当高的利润,我们的利润才多么一点?”

林辉君岂有不知道老板的这番话很有道理?可是他仍然有些担心,“可是日本人的宣传攻势已经掀起来了,将这次的降价行为吹嘘的高尚无比,如果我们不降价,岂不是给了日本人攻击我们的口实?”

“没关系,我们可以主动出击么,日本人将他们的降价吹嘘的高尚无比,我们就可以通过媒体告诉大家,为什么日本人之前不讲价,现在降价了?因为他们之前的市场地位稳固无比,没有人威胁的到他们,所以他们心安理得的在咱们手里赚取着暴利,现在丽声电子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市场占有率,日本人之所以降价,完全是为了重新夺回他们的市场。”

“话是这么说,可依旧会有人觉得:反正我以前也没买,丽声电子你们也不是什么好鸟?管你们打生打死,差不多的价格我就买个进口货,还有面子。这怎么办?”林铮的话让林辉君眉头的愁绪散开了一些,不过虽然如此,他仍然忧心忡忡的道。

必须的承认,林辉君的这番话还真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日本货等于是高档货的这个概念依旧深刻的顽固的存在于人们的心里面,之前丽声电子和日系随身听的价格差距比较大,考虑到有些羞涩的钱包,大家买丽声随身听的几率自然更高,可现在日本低端随身听的价格都已经和丽声的低端随身听差不多了,这让丽声的随身听可怎么卖?

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哪怕一时间能够将阵地稳固下来,可一旦日本人再做出了什么动静,丽声电子受到的影响也依旧巨大,通过舆论攻势对日本人发动进攻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三个办法,第一个,暗中降价,维持原价不同,但将之前需要加价购买的那条铁三角耳机以赠送的形式随机送出去,当然,要告诉我们的消费者,耳机的价格很昂贵,我们的采购数量也有限,早到早得,送完即止。”

“好。”林辉君脸上现出一丝兴奋之色,那条铁三角的耳机可一点都不便宜,市场价100多元的售价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就算是和丽声电子的随身听一起购买也需要额外加80块钱,但就算是如此,对于随身听的消费主力们来说,四五十块钱的差价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通过调查发现,影响很多人做出倾向于丽声随身听决定的原因就是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买到这条耳机。

如今采用这种暗中降价的方法,立刻就能够将这次降价对丽声电子的影响减低到最低:日本人降价,是因为日本随身听太暴利了,就算降价他们的利润依旧恐怖;丽声电子不降价是因为丽声电子本身已经无价可降,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弥补消费者,好办法啊,老板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第二个办法,告诉德州仪器,要求他们降低芯片的价格;第三,让实验室那边立刻推出一批特价版的随身听。”

“特价版?”林辉君有些迷茫。

“采用简包装,采用次一等的主控芯片来减低成本,但其他规格不能降低,对音质的影响必须降到微乎其微的程度,至于型号的划分,就用原来的型号,型号的后缀后面加一个’l’来进行区别,核算一下这个版本的随身听能够降低多少售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