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89章 连赢两手

第189章 连赢两手

比尔.盖茨这家伙办事还算比较牢靠,虽然安吉伯希望比尔.盖茨能够配合一下德州仪器的工作,但德州仪器对微软的影响力可没有ibm、inter对微软的影响大,非常看好林铮在操作系统架构方面的天赋的他,还希望今后在研发新的操作系统的时候能够获得林铮的帮助呢,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和林铮为难?

微软内部对林铮写的的那份关于“芝加哥”系统的改进建议的评估已经出来了:这将会是一款比“芝加哥”更伟大、更聪明、更智能的操作系统,完全可以在这份建议的基础上开发出一款全新的桌面操作系统,而微软公司则可以节省最少三亿美元的研发费用……或许是更多。

心中存了交好林铮心思的比尔.盖茨,非但没有配合安吉伯的动作,反而还不断的催促rca公司,尽快将生产线的升级工作做好。

rca公司心急的程度其实并不比微软公司好多少,伴随着tt-lcd的市场前景越发的明朗,他们急需要这笔钱来完成公司的战略转型,能够尽快的从微软公司手里拿到这笔钱比什么都重要……到现在rca公司的董事们都在奇怪丽声电子是如何说服微软公司帮他们出这笔钱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比尔.盖茨的不给面子让安吉伯很生气,但很快,他就没有时间生气了,飞利浦公司负责dsp业务的副总裁因扎吉的特别助理赫尔曼斯出现在琅琊市的消息,仿佛给了他一个晴天霹雳:该死的中国人什么时候又和该死的荷兰人扯到一起去了?这些该死的荷兰猪,就知道他们会坏了德州仪器的好事!

面对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安吉伯,匆匆赶来的谭娜的心情很好,“安吉伯先生,我不认为有什么好解释的,德州仪器和飞利浦都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dsp芯片供应商,丽声电子当然会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以及市场需求做出相应的调整、采用不同的芯片。虽然丽声电子和德州仪器是合作伙伴,但在我们所签订的任何一份合作文件当中都没有规定丽声电子能切只能用德州仪器的dsp芯片吧?”

老头儿被谭娜的这番话给气的手都在微微哆嗦,但对于谭娜的这番话,他却无言以对。因为谭娜说的没错,丽声电子与德州仪器之间的合作当中并没有任何一份文件中写明丽声电子能且只能用德州仪器的芯片,也不会有任何一家企业会与别的合作伙伴签订这样的合作协议,这等于是自己主动将脑袋塞进绞索里面,既然双方的合作当中并没有这么一项规定,那么丽声电子与飞利浦的合作也就合情合理,德州仪器可以不爽,但除了不爽之外,他们也没有太多的其他办法。

深吸了一口气,安老头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他才算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也过于急躁了,这不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应该有的反应,意识到这么硬顶下去很有可能会被飞利浦占了便宜的安吉伯当机立断,立刻向谭娜道歉。“好吧,谭小姐,请原谅我刚才太过激动了,不过也请你理解我对这件事的关注……丽声电子是德州仪器在共和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对与贵公司的合作高度重视,但贵方的反应却有些让我们难以接受,这种情况贵方应该要提前通知我们的。”

提前通知你们。让你们捣乱吗?谭娜心里冷笑着,却是微笑着点点头,“抱歉,这是我们的失误,但我个人认为这不过是双方合作过程当中正常的磨合,不会影响丽声电子与德州仪器的友谊。”

这话说的。一句“磨合”就将这会儿掀过去了?安吉伯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他没有反思这阵子德州仪器在给丽声电子使绊子的举动,反倒是责怪起了丽声电子不够配合德州仪器,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可不是找丽声电子的麻烦,而是要立刻搞清楚在与飞利浦的合作这件事上,丽声电子到底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德州仪器永远都是丽声电子最优先的合作伙伴!”谭娜的语气坚定的一塌糊涂。斩钉截铁般的对安吉伯道,“丽声电子永远都记得德州仪器在丽声电子最需要的时候向我们提供的帮助,至于丽声电子与飞利浦的合作……安吉伯先生,这一点希望您能够理解,这是任何一家企业都会做出的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安吉伯心里就叹了口气,虽然谭娜的语气很简单,但她话里面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德州仪器是丽声电子最优先的合作伙伴,但是!

丽声电子也不会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德州仪器这一个“篮子”里面。

但凡有一点的办法,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不符合商业的基本规则,出于德州仪器自身的利益考虑,安吉伯当然希望丽声电子能够将他们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德州仪器这个安全牢固的“篮子”里,但现在看来丽声电子似乎正在竭力的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飞利浦在影音主控芯片方面的造诣比德州仪器还要高一些,尤其在音频技术处理方面更是有独到之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已经不是安吉伯所能够左右的了,他不得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没错,这是正常的选择,德州仪器尊重贵方的选择。”

“谢谢您的理解。”直到这个时候,谭娜的心里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谭小姐,我个人由衷的希望今后不要再次发生这样或者类似的情况,如果贵方出于规避运营风险的需要,也请提前和德州仪器说一声,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安吉伯还不忘记恫吓谭娜一番,但谭娜的反应却让他有些失望,自始至终谭娜的反应都很正常,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一般,这个发现。让向来以睿智而自诩的安吉伯大为沮丧: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

……

强忍着心中激动和兴奋的谭娜,刚刚一坐进那辆租来的、这段时间作为自己在美国期间办公用车的凯迪拉克弗雷迪伍德的后排座椅上,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用力捏紧了拳头。小脸涨的通红:赢了!面对德州仪器这么一个强大的不像话、让无数人望而生畏的对手,自己赢了!

虽然这种胜利更多的是德州仪器考虑到自己的利益而做出的退让,但赢了就是赢了,不管到底是处于什么原因赢下来的,赢了就是赢了,而胜利者显然是不受指责的。

虽然很想大跳大叫一番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激动与兴奋,但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司机,在来之前林铮说过的话在她脑袋里响了起来:“除非是你绝对信任的人,否则千万不要在秘书或者司机面前表露你的情绪,美国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节操。或者说他们的节操可以论斤称也没错,只需要100美元,这个司机就能将他看到的关于你的一切卖给德州仪器……如果是个黑人司机,或许只需要20美元……如果你在取得成功之后得意忘形了,说不定转头你的那个手机就将你的反应卖给了别人。”

“当然。有值得高兴的事的时候,适当的表示一下高兴是可以的,也是完全能够理解的,你刚刚打赢了一场仗,如果还冷静的不像话,打赢了反倒像是打输了似的,那也不自然。归根到底,好事尽量表现的在正常的基础上稍稍收敛一下,坏事就表现的平静一点。”

林铮说的没错,越想就越觉得林铮说的话果然很有道理,谭大魔女用力握了下拳头,声音里带着一点喜悦。“回酒店。”

“是,小姐。”一直在偷偷从内后视镜里打量着谭娜的白人司机连忙应道。

“杰克,谢谢你这些天的辛苦,这是给你的小费。”下了车,心情大好的谭娜将一张100美元的钞票随后就塞给了司机。

美国是习惯于给小费的。谭楠虽然对这个习惯很不习惯,但无奈也得入乡随俗,只是在小费的问题上这丫头从来都不大方,尽量保持美国人的同等水平,一般不会超过10美元,今天一下子给了100美元,杰克顿时受宠若惊,不过一想到自己还有机会赚的更多,他立刻就下定了决心,小心翼翼的向谭娜问道,“美丽的小姐,我可以知道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高兴吗?”

可惜,回应杰克的,是谭娜美丽的后脑勺。

…………

“刚刚从司机那里得到的消息,我们的中国朋友上了车之后很高兴,下车的时候还给了司机100美元的小费。”安吉伯的秘书小声的向自己的波ss汇报着最新的情况。

“100美元的小费?我们的中国朋友看起来很高兴啊,”安吉伯嘴里这么说着,眉头却皱的越发的厉害了,良久,对秘书吩咐道,“和媒体打声招呼吧,反正关于burrbrown的消息已经在网上传播的到处都是了。”

秘书点头称是。

说起来这次波ss能够这么快的低头,与谭娜发动的网络舆论攻势不无关系,在此之前,虽然美国股市上的高科技股和网络股大受热捧,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头脑的热捧,为了赚钱和炒作才搞起来的,对于这东西到底怎么个好法,大家心里还真没有一个准确的看法,但这次丽声电子用网路手段发动对burrbrown公司的舆论压力的方式,给所有的美国媒体和企业结结实实的上了一课,也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点:靠!网络居然还可以这么玩的!

因为网络的亲民性和交互性,几大网站的bbs在放出了burrbrown公司的各种负面新闻之后,关于burrbrown公司的负面评价立刻就填满了整个网络世界,并且成为了人们在线下广泛讨论的问题之一。

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网络价值的媒体更是敏锐的意识到了网络媒体的巨大价值,看看burrbrown公司的反应就知道了,他们现在几乎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股价更是如同坐了过山车一般的飞速下滑,这种情况哪怕在前段时间媒体广泛报道的时候没有出现过,可在网路时代,这种情况就是这么生生的发生了。

事实上,当关于burrbrown公司先是恶意违约,后来又恶意违反赔偿规定拒不赔偿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德州仪器之前的媒体公关工作就已经失去了意义了,之所以还在撑着,除了面子的因素之外,更多的还是为了向丽声电子展示德州仪器的实力。

既然已经没法利用burrbrown公司给丽声电子添堵了,飞利浦的出现又让德州仪器失去了制衡丽声电子的筹码,资本的无耻在这一刻立刻就显露无疑:他们毫不犹豫的决定在后面狠狠的踹burrbrown一脚……或许这一脚踹下去,会给德州仪器收购burrbrown提供不少帮助呢?

————————————————————————

没有了德州仪器在后面的“出谋划策”,burrbrown公司立刻落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若说之前的恶意违约还能够被勉强理解的话,那么之后对答应的赔偿协议再次恶意违约就绝对让人无法接受了。

当看到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上再次出现了关于burrbrown公司的负面新闻的时候,这阵子心脏一直不太好的burrbrown公司董事长痛苦的捂着胸口:该死的,竟然被该死的中国人翻了盘!

强忍着胸口那仿佛被人插了一刀子的痛楚,眼睛血红的望着笑意盈盈的谭娜,老汤姆嘴皮子哆嗦了两下,“美丽的女士,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