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09章 是补偿还是甩包袱?

第209章 是补偿还是甩包袱?

林铮努力挤出来一张笑脸,“那个幕后主使者抓住了。”

“那是好事啊,”谭娜脸上顿时浮现出轻松的笑容,“是谁?咱们认不认识?”

“我不认识,不过你一定认识。”

“哦?我认识?”看林铮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话,谭娜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真的?谁?”

“冯谦,囡囡的爸爸。”林铮低声道。

“怎么可能?!”谭娜无比震惊的捂住了嘴,这段时间她也设想了各种可能,但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幕后的主使者会是冯谦,冯谦那家伙虽然可恶了些,人品也很渣,可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愣了好半晌,谭娜刚要张口,郎璇的声音忽然响起来,“真的是冯谦?”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傻女人已经站在了力争和谭娜的身旁,两人竟然还没有发觉到。

“咳咳……”林铮顿时有些尴尬。

“没事,反正我已经和他离婚了,”郎璇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有些不像话,“林铮,真的是冯谦?”

林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武正扬给我的电话里是这么说的。”

郎璇的脸色依旧平静,“这么说就是被抓住了?那我倒是要问问他,他到底是打算干什么。”

“对啊,我们去问问他,他已经和我姐离婚了,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雇凶杀人?他还是不是个男人了?”谭娜气愤不已,哪怕是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做的这件事她都不会这么生气,可现在听林铮说这个人竟然是冯谦,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这个……还是不要去了吧?”林铮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用去?”看着欲言又止、明显是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的林铮。谭娜有些不乐意了,“这家伙这么混蛋,被抓住了这是罪有应得,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还有什么脸来面对我和我姐……哦,对了。既然是这家伙,那肯定是他一直在跟踪我姐,否则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林铮和郎璇的脸色顿时一变,如果不是谭娜的提醒,林铮和郎璇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听谭娜这么分析。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果不是冯谦一直在秘密跟踪或者监事郎璇,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个举动?

再顺着这个思路往前推,莫非是这家伙对郎璇还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哪怕是已经和郎璇离婚了,也依旧将郎璇视为自己的女人和禁脔。容不得其他男人染指,正是看到了郎璇多次和林铮再一次,让他心里产生了误会,进而动了歪心思?

很有可能,太有可能了!除了这个推论比较顺理成章之外,其他的根本就解释不通啊。

谭娜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也是。任谁遇到了这样的事都会无比闹心:你他娘的就是个烂人,老娘还算运气,虽然识破你这人是个烂人这一点的时间稍微有点晚,不过总算是和你这个烂人撇清了关系,没想到你这烂人竟然还对老娘死缠烂打不依不饶,林铮不过是误中副车的倒霉蛋,是不是以后老娘真的有看中了的男人的时候你他娘的还要过来弄死老娘相中的男人?都说大家好合好散,你这算是怎么回事?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一想到自己的男朋友这完全是无妄之灾,谭娜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后怕,气的脸都青了,连连跺脚不已,“今天我非得当着他的面问清楚,他姓冯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用问了。”林铮笑的越发的苦了。心里后悔的简直无以复加,虽然郎璇已经离婚了,看起来似乎也已经走出了那段感情的阴影,但这个结果到底对她会有怎么样的影响,林铮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为什么?”谭娜有些不乐意了,“林铮,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拦着我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得,也不用瞒着了,都这样了还瞒什么啊。轻声道,“冯谦在躲避公安机关抓捕的过程中不慎被车撞死了,当场死亡。”

反差实在是太大,谭娜好了张嘴,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轻声道:“……死了?”

林铮点点头,轻声道,“车轮从脑部碾过去,当场死亡。”

那个害的自己这么惨的混蛋,现在就这么死了?同样不能接受这个消息的还有郎璇,她愣愣的,一时间好像是傻住了。

不会吧?难道这个傻女人还在爱着冯谦?林铮傻了,可细细看去,郎璇的眼中似乎又没有多少伤心之意,更多的是复杂难明,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谭娜狠狠瞪了林铮一眼,很不满林铮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事。

林铮哭笑不得:是我不愿意说,你们非得逼着我说的好不好?

不过现在不是和林铮算账的时候,连忙抱住郎璇小声劝道,“姐,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我也不是伤心,就是想着丫头没有爸爸了,将来这丫头问我找爸爸的时候我该怎么对她说……”

郎璇的这话一出口,谭娜顿时沉默了:没错,不管冯谦再怎么不是个东西,也不管他到底犯了多少错,可他终归还是小丫头的爸爸,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随着郎璇和冯谦两人的感情终结而改变的,小丫头的爸爸没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少了一个,对于现在还处于懵懂之中小丫头来说,这无疑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劝郎璇说“没了这个混蛋或许对丫头是件好事。”?

这话怎么可能说出口。

林铮忙向谭娜使了个眼色,示意谭娜扶郎璇进卧室,有些话她们姐妹在一起能说,自己在旁边却不能听,最合适安慰女人的,也只有女人。

狠狠的回敬了林铮一记“你丫给我等着!”的眼神,谭娜还是乖乖地扶起了郎璇,小声劝慰道,“姐,我扶你去卧室吧,要不你先躺一下。”

他娘的这都叫什么事啊!老子又招谁惹谁了啊?林大老板郁闷的想要大叫!

————————————————————————

林铮遇刺这件事,查出来还不如没查出来,幕后主使者竟然是省政府里面的一名工作人员,这个结果一出来,省市两级领导的脸上顿时如同被人抽了好几巴掌: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啊,据说为此省政府秘书长都摔了两个杯子……这只是听闻,但林铮觉得这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事情不是一般的丢人,如果是外面的地痞流氓那倒也罢了,但这件事是体制内的人干的,那就必须要给林铮、也是给来安庆省投资的投资者们一个交待了,否则今天是林铮被冯谦捅刀子,明天说不定就是李铮被马谦捅刀子,后天指不定就轮到王铮被牛谦捅刀子了,这么折腾下去,以后谁还敢来安庆省投资?

补偿!必须要给林铮和联创科技足够的补偿!

封口!不管给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堵住林铮的嘴,坚决不能让他把这件事往外说,尤其不能在商场的朋友里面说。

“所以,庐阳市为了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也为了宣传庐阳市对外招商引资的决心,只要丽声电子承诺三年内在庐阳市的总投资规模超过3000万,并且承诺接收全部的工人,就可以将庐阳市电子一厂和电子二厂以一元的象征性价格全部转让给丽声电子?”林铮望着眼前的杨臻,很好奇庐阳市的领导们到底长了个什么样的脑子端才会开出这样的条件来。

“一块钱的象征性价格是真的,这是省里的领导也同意了的,但工人么,等过个一年半载的,林总如果觉得有裁员的必要尽管裁就是,企业发展难免需要对人员作出一些调整,这个我们都理解。”

尽管开出了看似优厚的条件,不过杨臻心里还真没有多少底,无他,庐阳市电子一厂和电子二厂看似规模不小,可设备陈旧老化,人员人心浮动,基本上就靠着财政的拨款来维持着工人的基本生活。

你可是三千多号工人啊,即便每个工人每个月只发100块钱的基本生活费,一个月也是30多万,一年小400万,这么沉重的开支,市财政已经有些不堪承受了,现在借着这个机会把市电子一厂和二厂一起打包免费送给林铮,说的好听是“送”,可说的难听点,未免有些甩包袱的嫌疑。

看着林铮不愉的表情,杨臻也知道这件事省里和市里做的似乎有点不够地道,连忙补充道,“当然,电子一厂和电子二厂确实是有些困难,为了照顾电子一厂和电子二厂的实际情况,如果林总您愿意接手这两家工厂,市里愿意给出五免三减免的外商优惠政策。”

“杨局,实不相瞒,您这是给我出了个大麻烦啊,”林铮苦笑着道,“恕我直言,反正我是没看出来这个补偿是怎么补偿我们的。”

这话听的杨臻心里尴尬无比。

在接到这个通知的时候心里同样将市政府的那些官老爷们在肚子里骂了个狗血淋头,可骂是一回事,骂完了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谁让自己是下属呢,不遵从命令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