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11章 最重要的一次入股

第211章 最重要的一次入股

由林铮和罗兰.古铁雷斯联合署名的这份《关于发展中国家对VCD影音娱乐产品的市场需求分析》引起了德州仪器DSP部门负责人安吉伯的高度重视,当以安吉伯为首的德州仪器DSP部门高层们对着这份分析报告,慎重的分析这份分析报告当中所提及的发展中国家的家庭影音娱乐产品的现状与欧美发达国家个人家庭中影音娱乐产品的现状的差别、发展中国家对家庭影音娱乐产品的市场潜在需求以及发展潜力的时候,才意识到TI之前基于欧美市场得出的VCD产品没有什么市场前景的结论有多么离谱。

但是此时,距离德州仪器停止VCD解码芯片的研发工作已经过去了将近4个月,在这四个月的时间里,韩国三星电子已经推出了基于斯高柏公司的第一代解码芯片的VCD影碟机,飞利浦公司基于斯高柏第一代解码芯片的机芯和伺服系统的生产基地即将投产,而在共和国,以丽声电子为首的十几家VCD产品生产商已经开始磨拳霍霍,准备在这个市场分到一块大大的蛋糕,可德州仪器呢?错过了最重要的东西……时间。

再次经过认真的分析后,TI认为哪怕以最保守的估计,在全球范围内VCD也将拥有500万台的年需求量,这将会是一个每年超过2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并且这个市场每年将会以不低于30%的增长速度递增,哪怕10年后DVD会取代VCD,那也是一个超过400亿美元的市场。

400亿美元啊,哪怕只能在这个巨大的市场当中去的5%的市场份额,那也是每年超过20亿美元。以半导体行业的利润而论,再参考斯高柏公司现在的利润率以及电子产品的发展规律,净利润几乎不会低于15亿美元,这意味着每年最少1.5亿美元的净利润,一想到巨大的一笔钱竟然因为自己的错误决策而和TI说bye-bye。安吉伯的肠子几乎都悔青了。

摆在德州仪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彻底放弃VCD主控解码芯片的研发,但这个设想刚刚提出来就被DSP部门的所有人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对着一个年净利润不低于1.5亿美元的项目无动于衷,谁敢这么做,一定会被董事会一脚踢出去;

既然第一条路行不通,那就唯有第二个办法:与丽声电子合作。用他们手中的那份从万燕电子手中用不光彩的手段获得的解码芯片的整体技术解决方案来加快德州仪器自己的VCD主控解码芯片的研发。

虽然这么做对于TI来说有些耻辱,但在一个年净收益不低于1.5亿美元的超级项目面前,还有什么什么放不下的呢?如果丽声电子手中真有这么一份解码芯片的整体技术解决方案,与丽声电子合作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现在唯一的前提,就是确定丽声电子手里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份整体技术解决方案。眼看着还有几天就是共和国的新年,双方约定,在大年初五、也就是2015年2月23日见个面。

不过在与安吉伯会面之前,林铮迎来了一个没有想到的客人。

望着眼前身上的西装皱皱巴巴、看上去有些紧张、胖乎乎的圆脸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的王船夫,林铮笑着道,“王先生,你可是稀客啊。不过这大过年的你也不带点东西来?”

“咳咳咳……”虽然在来之前设想了面对林铮时的各种可能的开场白,但任凭船夫如何想,也没想到林铮竟然这种方式,一时间,又是尴尬,又是窘迫,脸都涨的有些发红。

“好了,不开玩笑了,”看着船夫的尴尬,林铮也不欲让他继续为难下去。王船夫能在这个时候过来找自己已经很让他惊喜了,可不能将这位后世的大牛给吓跑了,笑着摆摆手,“船夫兄你可是稀客,今天来了说什么也得吃顿饭再走。有什么事咱们饭后再说。”

技术人员就是技术人员,船夫苦笑着道,“还是先说了吧,否则我怕这顿饭吃的心里不安稳啊。”

听船夫这么说,再看看他认真的表情,林铮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道,“这么说,你真的决定自己出来了?想好了?”

“想好了,”面对这个比自己还要小6岁的年轻人,船夫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些紧张,点点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道,“我已经向所里提交了辞职申请,所里也已经批准了,我打算过了年就到窗口那边去。”

“这是好事啊,”林铮点点头,“有什么是我能帮的上忙的吗?哦,这个时候过来找我,应该是有些地方需要我帮忙吧?”

原本在自己的记忆中,船夫也是这个时候从首都电池研究所辞职去窗口市那边创业的,从上次遇到船夫的时候告诉他如果打算出来创业、资金方面有困难的话可以来找自己,可从哪到现在他一直没和自己联系,林铮都已经有些失望了,现在看到有些窘迫的船夫,心里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是,”船夫点点头,到底是刚刚从象牙塔里面走出来的才28岁的年轻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船夫的脸都红透了,拘束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上次在中科大的时候,林总您对我说如果我出来创业,有资金方面的问题可以找您来融资……”

“没错,我记得呢,”林铮笑着点头,望着船夫拘束的目光笑着道,“也不是多大的事,直接打个电话说一声就好了,哪里用得着你专程跑一趟啊……说吧,需要多少?”

正低着头等着林铮拒绝的船夫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惊喜的望着林铮,“林总,您……您愿意借钱给我?”

从12月份辞职到现在。为了筹措公司的启动资金,向以前的同事借、向银行贷款、向亲戚朋友借,王船夫想尽了一切办法,受了无数的白眼,这才知道想要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困难远比自己想象的多得多,可尽管用尽了一切办法,启动资金的缺口依旧大的让船夫感到绝望,无奈之际,他终于响起了自己在中科大遇到的林铮。

“当然,我看好你在电池方面的造诣和水平。上次的时候我就说了么,咱们国内现在缺少比较高性能的镍铬/镍氢可充电电池,国内高性能的镍铬/镍氢充电电池都被日本企业的产品垄断了,如果你愿意填补这个空白,我想不出来我有什么理由不支持你。”

听着林铮这番情真意切的话,船夫的眼睛刹那间就红了。近两个月的奔波忙碌,这是他听到的最暖人心的一番话,一时间心中颇有将林铮引为知己的感觉,哆嗦了两下嘴皮子,才道,“我觉得亲自上门的诚意可能更足一点。”

“你怎么就忘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上门总要带点东西来么。”林铮哈哈大笑,同时指指茶杯对又有些无措的船夫道,“好了好了,喝水喝水。”

又聊了一会,两个人都是技术人员出身,对技术的共同的热爱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快拉近了许多。

船夫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林总,我需要的钱可能比较多。”

“嗯?比较多是多少?”

“要差不多200万。”一想起自己将近两个月的忙碌才筹措到100万多一点,现在自己开口就要向一个没打过几次交道的人借200万,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

“200万?”林铮微皱了下没有。随即又舒展开了,“没问题,什么时候用?”

这么轻松?林铮痛快的态度让船夫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小心翼翼的道,“年后就用。”

“好。”林铮痛快的答应下来,“不过船夫,既然是钱的事,还是先说明白了比较好,我这钱只入股,不借,你能接受得了吗?”

只入股不借?船夫眨了眨眼,“林总,实不相瞒,我现在手里只有100万左右。”

船夫的这番话也算是含蓄的拒绝,或者说是含蓄的讨价还价:我只有100万,你入股200万,你占据了总股份的三分之二了,到底是我创业还是我给你打工?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林铮也皱起了眉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问题确实有有点麻烦,这样吧,200万,我要40%的股份。”

“这个……”

林铮的话顿时把王船夫给惊到了:林铮出总股份66.7%的资金却只要40%的股份?这个让步不可谓小,也足以看出林铮对自己得到看重.

但虽然如此,他还是有些不太甘心,40%的股份也着实不算小了,成了自己之外的第二大股东,万一将来林铮趁着股份扩充的机会稀释了自己的股份那又该怎么办?如果他插手公司的管理又该怎么办?

“怎么?船夫兄似乎还有些为难?有什么问题说出来么,既然是谈合作,先小人后君子很正常。”望着犹豫不定的船夫,林铮温和的道。

商业合作就是要先小人后君子,林铮说的没错,既然林铮都这么说了,船夫一咬牙道,“实不相瞒,对于公司的发展,我希望能够按照我的规划路线走,而且联创科技的实力雄厚,如果以后进行资本扩充,联创科技很有可能稀释我的股份份额。”

“原来是这样啊,”林铮笑了,摆摆手道,“这两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首先,这是我以私人资金入股,和联创科技以及联创科技下属的各家子公司都没有关系;”

“其次,虽然我也是公司比较大的股东,不过船夫你也知道,我用在联创科技这边的精力可能比较多,基本上顾及不到你这边,就等着你每年分钱给我,说起来我这个股东当的倒是有些不合格了。当然,虽然我不参与企业管理,但为了保证我的利益,必要的财务监管和人事监管人员还是要派驻的;”

“第三点,我可以保证不会利用资本扩充的机会稀释你的股份比例,进而实现对你的公司进行控股的可能,但你也必须要向我承诺,我的股份是不可稀释的原始股,如果你同意,这次的合作就这么定了。”

听到林铮这番话,船夫的脸上顿时不由自主的显出了一抹欣喜。

他之前最担心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万一从林铮这里筹措不到资金怎么办?另一个则是即便是能凑错到资金,如果林铮要插手公司的管理又该怎么办?这段时间的辛勤忙碌,船夫已经将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已经给公司的未来发展制订了一个详细的发展规划,如果林铮插手公司胡乱指挥,自己又该怎么办?

现在这个问题不用担心了,林铮已经亲口向自己承诺他不会插手公司的运营,相当于一个将来暗示分红的股东,这让船夫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林铮一定会派驻财务人员,但这是应该的,对于这一点,船夫完全没有任何意见。不过犹豫了一下,船夫还是决定再和林铮讲讲价。

“30%,除了上面的那些条件之外,我只能给您30%的股份。”

“30%?船夫兄您这个要求可就过分了,最低39%。”

船夫心中顿时一喜:林铮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讨价还价,那就意味着这个问题可以谈。

他再次开出了31%的报价……

最终双方在36%这个数字上达成了一致。

望着一脸欣喜的船夫,林铮心中暗笑果然如自己所料,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我再送给公司两辆车,一辆皇冠就作为你这个董事长的座驾,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公司里没有一辆撑门面的车子肯定不行,总不能你出去和其他公司谈判的时候还骑自行车或者打的出去吧?还有一辆面包车,就作为公司的通勤车和工作用车。”

“这怎么好意思……”船夫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欣喜之极,一家公司有一辆撑门面的车和一辆工作车,到时候工作起来和对外谈判的时候就方便的多了。

看穿了这家伙的“虚伪”,林铮决定不理他,自顾自的道,“嗯,公司草创,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头一年里车子的汽油和养护费用就放在联创科技手机技术公司窗口市分公司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