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29章 美国特色

离开霍斯特之前,林铮尝试着再去康柏努力一下,但结果并不理想,康柏计算机公司方面出于礼貌派了个代表和林铮接触了一下,但话里话外完全没有想要和丽声电子合作的意思,林铮不得不黯然而返。

当心情不太好的林铮看到路上一字排开的几辆摩托车的时候,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

几个骑着摩托车、留着极度非主流的五颜六色的鸡冠头、身上的一副花里胡哨的如同乞丐的流氓混混挡在了自己的车子前面,时不时的猛拧一把二冲越野车的油门,改装成直排的巨大的响声混合着淡蓝色的尾气,配合两边的小混混高举着棒球棍嚣张的大笑声,让林铮到底眉头拧的跟麻花似的:非主流神马的最讨厌了……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林铮向这段时间充任专职司机的前WRC世界冠军比乔恩.瓦尔德加德问道,本能的,林大老板认为这些家伙九成九是冲着比乔恩.瓦尔德加德来的。

按说这事儿应该是小丁干,可惜小丁的英语基本上还停留在“哈喽~~”、“OK、OK”的水平上,林大老板就决定不为难小丁了,倒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或许回去之后可以试试让小丁学习一下英语?

出个国,自己这个老板还得给司机当翻译,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果然不出所料,前WRC世界冠军哆哆嗦嗦的对林铮道,嘴皮子有些发白。“他们几个……我欠他们钱……”

大概是为了响应比乔恩的“号召”,前世界冠军的话音刚落。最中间的那个脑袋剃的铁青,只留着中间不到2指宽、染成了酒红色的鸡冠头的小混混两手卷成一个喇叭冲着林铮一行人得意的吼道,“比乔恩,你欠大爷的钱该还了!”

林铮皱了下眉头,可比乔恩这家伙难道傻了么,竟然去找这些小混混去借钱?难道他不知道只要给这些家伙一点机会,这些渣滓会把他最后的一点骨髓都榨干么?不过也是,想想都明白。这些钱肯定是比乔恩毒&瘾发了的时候去找这些小混混们借的,知道那些瘾君子们的毒&瘾上来之后完全没什么道理好讲、不说让他们卖房子,就算卖儿卖女都没有问题,这个时候去找这些渣滓借钱实在是太正常了。

毕竟是过去的事了,小丁暗中告诉自己,说这家伙的毒瘾是真的戒了,这几天一直没有反常的情况。既然戒了就好,这家伙毕竟是自己的人,作为老板,林铮认为自己护着自己的员工天经地义,咧咧嘴,林铮扭头向比乔恩问道。“你欠他们多少钱?”

瓦尔德加德缩缩头,“800美元……”

“800美元?不算多,”林铮点点头,“我替你还了,至于你欠我的钱。从你的工资里面扣。”

“我早就还他们钱了,都还了2000块!”瓦尔德加德忽然激动起来。指着前面的一群人口沫横飞,“每次我还的都是利息……”

“嗯?高利贷?”林铮眉头一皱,随即就笑了:说的也是,这些家伙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接受单纯的换钱?将比乔恩当做一头可以让自己不停挤奶的奶牛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既然是高利贷那就好办了,“瓦尔德加德,你有没有给他们写欠条一类的东西?以往你还掉的那些钱有没有证据。”

“有,没有欠条他们怎么可能还我钱?”瓦尔德加德苦笑一声,“至于我还钱的证据,您觉得会有吗?”

这倒是,自己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怎么就忘记了这些家伙是一群人渣了呢?林铮郁闷的摇摇头,“小丁,有解决他们的把握吗?”

“有点难度,他们有枪,”自从这几个小混混出现的那一刻,丁友军的眼神很很凝重,“每个人都有……”

还没等小丁把话说完,看到林铮几个人在车上磨磨蹭蹭的不肯下来,中间那个的红鸡冠子头不耐烦了,反手从后座上抽出一根铝合金的棒球棍,得意洋洋的大声叫嚣,“中国人,识相的赶紧下来,否则别怪大爷帮你装修车子啊……哈哈哈……”

“哈哈哈……”其他的小混混跟着就是一阵狂笑,紧随这家伙其后,钢管、酒瓶子、弹簧刀之类的小混混标准装备全都亮了出来,甚至有个剃了个光头的女混混无比嚣张的冲着林铮掀开外套让林铮看到斜插在腰间的手枪,随即转过身去冲着林铮猛拍了两下屁股,“黄皮猴子,过来亲老娘的屁股吧~~”

林大老板的一张脸瞬间就黑了,虽然某人从来都不认为打女人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但也不是那种冥顽不灵的、坚定的遵守“只要是女人就不能打”的傻蛋,在林铮看来,有些贱人就你不能对她客气了,这种贱人属于典型的“你不操&她妈,她就不知道你是他爹”的类型,面对这种贱人,该打的就打,该揍的就揍,千万不用客气。

“一群小混混而已,就算他们有枪有怎么样?你觉得枪在他们手里能够发挥的作用能和在在你们手里发挥的作用一样大?”林铮伸手点了前面的这些小混混两下,眼中全都是鄙夷,“你太看得起他们了。”

90年代中期的中国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尤其如小丁这般从军队里出来的人,更是坚定的“军队让女人走开”的大男子主义的信奉者,打个女混混实在不是什么问题,看到老板的这张脸,

丁友军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自己习惯于从军人和国内的角度思考问题,却忘记了这里是美国,每个平民都可以合法持枪了,“那怎么办?美国人好像比较讲究法律。”

“好办,先看看他们把欠条带来了没有,没带来的话揍一顿,带来了就把欠条抢过来再揍一顿,”上一辈子曾经多次来美国旅游的林铮骨子极度缺乏对“世界警长”以及其国民的敬意,看透了美国的本质就是“金钱万能”的他,从来都不认为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他从来都认为美国是一个比内无数人痛骂权力至上的中国还要“纯粹”的金钱说话的国家,撇撇嘴道,“美国是个讲法律的地方,也是个将证据的地方,但归根到底是一个看谁钱多的地方,咱们几千万美元的身价打官司打不赢一群混混?”

“小丁,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还是你不知道怎么样在打架的时候不要留下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又或者你觉得自己干不过这些家伙?就凭这些家伙敢拦着咱们的路,咱们就能以抢劫罪将他们全部干掉……最多给美国的司法机构交点保释金……从这点上来说,其实我真的挺喜欢美国这个国家的,对了,你不是一直跟我说想要揍几个美国人么,现在机会来了。”

丁友军被林铮奚落的一张脸红的发紫,几乎恨不得将脑袋塞裤裆里去,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没有这么丢人过,更别说还是对自己这么好的老板。

“您等着,我这就去打断这些孙子的腿!”小丁说着,猛地推开车门就往下走。

“着什么急?没有我你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林铮失笑的摇摇头,推开车门跟着走了下去,见识过小丁身手的林铮根本没将这几个小混混放在眼里,哪怕这些家伙看上去似乎全副武装,又是吕雉棒球棍、又是弹簧刀和手枪的。

一边的比乔恩.瓦尔德加德的嘴巴张的已经能够让一头河马自惭形秽:自己听到了什么?一个从来没有来过美国的中国人,在说起美国的时候竟然头头是道、深刻的比自己这个美国人分析的还要纯粹?

当他再次看向自己老板的时候,目光中就带上了敬畏:没错,当你彻底的理解了美国的本质之后,只要你兜里足够有钱,你压根就不用把这个国家的法律当做一回事,美国的法律就是为有钱人服务的。

“老板……”他哆哆嗦嗦的的轻喊了林铮一声,语气中的含义……很复杂,非常复杂。

见识过这些混混的凶狠的比乔恩.瓦尔德加德对这些家伙很害怕,甚至是很恐惧,但同样,心里也对这些混蛋恨得要死,甚至曾经无数次躲在被窝里设想过如果将这些不断勒索自己的家伙杀死,但当真的面对这些混混的时候,比乔恩就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恐惧和畏惧了。

“别误会,不是因为你是前WRC世界冠军,是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员工,作为老板,给手下的人提供庇护天经地义。”林铮大刺刺的道,随即大踏步跟了过去,在林铮看来,在很多时候,公司老板和道上大哥差不多,都得要护得住手下的人、让下面的人对自己信心十足才行。

看着已经站在了那群小混混对面的老板和丁友军,比乔恩.瓦尔德加德猛地一咬牙,也跟着推门下了车,尽管手脚有些发软,可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小丁和老板,他忽然发现往日里让自己感觉无比恐怖的这些人似乎也没有那么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