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31章 给你们一个为我效力的机会

第231章 给你们一个为我效力的机会

曾经的林铮虽然多次来美国,但那时来旅游,走马观花似的转一圈就走,在美国呆的最长的一次也不过是两个月,和几个朋友在美国租了车玩穿越美国的自驾游,对于2010年之后的美国人的印象里,每一个到美国来旅游的中国人都是超级大土豪,伺候的那叫一个殷勤周到,完全不能和现在这种鼻孔冲天的情况相比,对于老美来说,节操什么的从来都没有美元实惠。

既然对美国人不了解,那就干脆换个对美国人了解的人来,现成的老外这里一只。

“瓦尔德加德,这是怎么回事?”将瓦尔德加德叫过来,林铮皱着眉头小声向他问道,他从来都不敢小觑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整天和社**暗面打交道的家伙们的智慧。

“老板,她们倒是巴不得您同意呢。”瓦尔德加德苦笑着对林铮道。

“什么?”林铮的眉头一皱,“这话再怎么说?”

“很简单,对她们来说,您答应了她们老大,把她们带在您身边,以您的身份地位肯定不可能将她们送妓&院里去,这么做有失您的身份……在美国的中国人不少,美国人对华人的普遍认识就是华人的性情很温和……留在您身边肯定比之前赚的更多,她们当然巴不得;您不答应,最多也就是抽他们几巴掌,最后还不是放了他们?结果也无非这之前的情况一模一样,您总不能为了这么点小事杀了他们,您说,不管您怎么做对她们都没有什么损失,她们还怕您做什么?”

“**!”听瓦尔德加德解释完,林铮傻了足足有一分钟,才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经典的美国国骂:敢情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正和人家的心意,完全就是任凭自己发落,还成滚刀肉了?

只是骂完。林铮又不由得哑然失笑:说到底还是自己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了,将国内的情况套到美国来,这当然是不行的。

瓦尔德加德说的没错,以自己的身份。自己当然不可能将这两个女人送去妓&院,如果把她们留在自己身边,对她们来说反倒是比现在更好的一个去处,总比现在自己卖皮肉的钱还要养活一群小混混强得多,最糟糕的情况也无非就是对他们不管不问,让她们继续维持现在的现状而已,不可能比这更糟糕了。

他也能理解为什么那个16岁的妞儿敢冲自己抛媚眼了,尼玛这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张优质长期饭票的节奏?

丁友军不知道老板在说什么,不过看老板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下来,他也就放下了心。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刚才被自己扔在路边的几只手枪上:离开部队这么厂时间了,一直没有摸过去,现在看到枪都觉得手痒痒。

“想要玩两把?”看着蠢蠢欲动的小丁,林铮问道。

“有段时间没摸过枪了,手有点痒痒。”丁友军连忙点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小事一桩,美国的枪店都提供打靶服务,改天我带你去枪店打几枪过过瘾,手枪、霰弹枪、步枪随便你玩。”林铮随口道,他也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玩两把。

“真的?”小丁兴奋的搓着手,不好意思之余,可心中对枪的喜爱终究是占据了上风。喜滋滋的对林铮道,“谢谢老板。”

对于一个曾经整天里和枪打交道的人来说,一下子让他放下手中的枪,那种感觉让小丁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

“客气什么,”林铮摆摆手,看着兴奋的仿佛是得到了心爱玩具一般的小丁。心中忽然一动,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念头,指了指那个16岁的女人,“你,把衣服脱了。”

“啊?”瓦尔德加德的嘴巴瞬间张的如同一只河马:老板的胃口不会这么重吧?竟然打算直接在野地里来一场野战?

被林铮点名的那个女人也是楞一下。但随即,她就娇笑着开始脱衣服,还不时的给林铮抛两个媚眼。

小丁的眼睛瞪的跟铃铛似的。林铮刚才说的英语他是没有听懂,但老板说完了话之后那个头发染的跟个野鸡似的的女人的反应他却是看在眼里的,从来没见过女人在大街上脱衣服的小丁从来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一时间面红耳赤。

和小丁相比,那五个小混混表现的就“正常”多了,对于林铮的吩咐不但见怪不怪,反而嘿嘿笑起来。

操!这群贱人!难道老子在你们心里就这么龌龊么?林铮心里怒骂道,眼看着那个16岁的小女混混飞快的脱掉了外套和裤子,准备脱内衣的空档,林铮急忙汗停,“停!这样就行了!”

“哦……”小女混混虽然有些失望,但这个时候,这位中国老板就是大爷,他说停,自然就要停,只是看着林铮那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色意的眼神,心里顿时有些失望:自己一直以自己前凸后翘、凹凸有致的身材为傲,竟然还打动不了这个中国人?听说中国男人下面的家伙都不大,难道是因为这个?

尼玛难道这些美国妞儿都是从小吃四月肥和激素长大的吗?看着眼前这女人那前凸后翘、最少d尺寸的胸围以及挺翘的屁股,林铮有些不淡定了。

更为难得的是,或许这女孩年龄还小的缘故,不但胸脯高耸,而且皮肤细腻紧致,和那些过了25岁,皮肤粗糙的外国女人截然不同。

“很好,把衣服穿上吧。”林铮对这女混混吩咐道,随即压低了声音低声问道,“想不想一个月赚5000美元?”

小丁这才松了一口气。和林铮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当然相信自己的老板不是这样的人,但还是那句话,这场面对于小丁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

“一个月?5000美元?!”小女混混的眼睛瞬间瞪大了最少两倍,两眼放光的向林铮确认,林铮甚至可以通过这小女混混的那放大的瞳孔发现里面在不停旋转的“$”符号。

“一个月,5000美元,”林铮肯定的点点头,“我需要你去帮我勾引一个男人。只要能成功,我就给你5000美元……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丹娜,我叫丹娜。老板,这当然没问题,但我想要知道,这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小女混混死死的盯着林铮,不停的扭着身子勾引林铮,看架势似乎现在就想要和这位有钱的老板去滚床单,不是美国人,根本想象不到一个月5000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对于丹娜来说,既然都出来卖了,对于去勾引男人。她心里没有半点的负担,甚至这完全可以当给自己放个假了。

“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只是让你勾引他、然后去和他上床而已,唯一的问题在于我并不确定他会不会有喜欢角色扮演、强&奸、蜡烛、皮鞭或者s&m一类的特殊爱好。”林铮说的很坦白,既然已经打算让人家姑娘帮自己干活了。最好还是将工作中可能出现的麻烦先清除的说明白比较好,但对于这些出身市井的家伙的节操,林铮从来都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我要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坏了我的好事,我保证会把你浇筑在混凝土浇筑的棺材里,直接丢到某个湖泊里去。”

丹娜对林铮说的这些毫不在乎。角色扮演、强&奸、蜡烛和皮鞭之类的“特殊服务”本就是自己之前从事皮肉生意的时候会提供的,不过她眼睛转了几转,跟林铮讨价还价起来,“如果是这样,我要10000美元。”

“6000。”

“9000。”

“7000,不接受讲价。如果你再跟我讨价还价,我就换人。”林铮威胁着这个在国内应该还被称为孩子的小妞儿,“你应该很清楚,7000美元足够让很多人心动了,当然。作为你的老板,我保证这7000美元能全部落入你的口袋里。”

“成交!”丹娜得意洋洋的抱着林铮使劲亲了一口,她当然知道7000美元是一笔不小的“巨款”,自己辛辛苦苦卖一个月的肉也不过才能赚到两三千美元,可多数还被自己的“男朋友”拿走了,落在自己手里的只有不过四五百美元,一个月7000美元的入账让她心情大好,笑吟吟的对林铮抛了个媚眼,“您是个好人……老板,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很快,就这两天,”林铮随口丢下一句话,来到大红鸡冠子头跟前蹲下身子,轻拍了两下这家伙的脸,“小子,你走运了,如果你手下的人够多,大爷我决定收编了你们,给你们3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内每月工资2000,试用期满之后3000……不要跟我说美国的劳动法是怎么规定的,大爷的规定就是这样的,干不干?”

“一个月3000?”大红鸡冠子头嘴皮子都激动的哆嗦了,哆嗦了好一会,大红鸡冠子头咬着牙,眼中是卑微的哀求,“老板,您真的愿意给我们一份工作?”

小混混看着风光,在大街上瞪人一眼那家伙立刻就夹着尾巴狗一样的溜走,可风光的背后到底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偶尔的大鱼大肉并不代表他们每天的日子都舒服,没钱的时候捡烟头抽的日子也不是没有过,甚至好几天没钱、一天只能吃一顿饭的时候也不是没遇到过,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如果有份正经的工作谁不愿意做?可对于一群人憎鬼厌的小混混,谁又愿意给他们一个工作的机会,没机会,就只有这么混着,顺便兼职去抢劫一下中学生。

“算你们走运气,我的公司要在美国开展业务,这边没人不行,你们不但要帮公司发展,还要帮老板我看住了公司,谁敢欺负你们你们就帮老板我收拾他,怎么样?”

“干了!”大红鸡冠子头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老板,我手下有9个人,只要您愿意,我们就给您卖命!”

这才是市场经济嘛,林铮对大红鸡冠子头的表现很满意,这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最好办了,直接甩出1000美元来,“回去给你手下的人买几身像人穿的衣服,明天去老板我住的酒店找我……知道我住哪儿吧?”

看看大红鸡冠子头的样子,让他明天去见自己似乎有些为难了,不过管他呢,“找人用轮椅把你推来。”

“知道,知道,请老板放心,明天我就算爬也要爬过去……”大红鸡冠子头连连点头,将手里的那1000美元捏的紧紧的,表情谄媚狗腿至极。

看这位中国老板……哦,不,是自己的老板这份出手大方的程度,大红鸡冠子头知道自己遇到真正的大老板了,这可是自己的机会,可得好好抓住,至于自己的老板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管他呢,只要给自己发工资的人,那就是好人。

“很好,还有,记得把你们控制的‘女朋友’也一起带过来,”林铮站起身来,望着这些东倒西歪了一地的家伙沉声道,“希望你们抓住这个机会,相信你们自己都清楚,这个机会对你们来说有多难得,我不认为错过了这次机会之后你们还会有一下次的机会。”

这话甚至不用林铮说,这些家伙心里也明镜似的:没错,对于这些混迹于街头的小流氓、小混混们来说,他们更加清楚这样的机会到底有多难得。

————————————————————————

回到酒店的时候,谭娜正在看资料,看到林铮进来,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怎么这么长时间?”

“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林铮将谭娜抱在怀里,柔声问道,“怎么样,有办法了吗?”

“没有,”谭娜揉了揉眼睛,看了这长时间的资料,眼睛有点不舒服,有些惆怅的道,“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如果你没办法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尝试一下。”

“什么办法?”谭娜一下子兴奋起来,她很清楚林铮,如果他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是真的有办法。

“是这样,今天回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