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61章 终于打起来了

第261章 终于打起来了(2/4)

“这就是那些喝了个酒耍酒疯的人打架?”从来没见过这么直接用车来撞的谭娜有些害怕,下意识的靠在林铮身旁,小声的向林铮问到。

不等林铮说话,和林铮搭桌子的那哥们就不屑的撇撇嘴,“这算啥,这也能叫打架?充其量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上个星期……你们可以问老板,这老板肯定知道……”

“两个帮派的老大为了争一个陪唱的小姐争出了火气,你们也知道嘛,他们这些混道上的就是混一张脸面,结果两边的老大各自打电话叫来了总共差不多有100个小弟,当时连去公安局都惊动了,场面那叫一个壮观。”

嘴里这么说着,这哥们一脸的神往之色,显然对于自己竟然没赶上上个星期的那个大战颇为遗憾:要是能够亲眼目睹当时的那壮观场面,哥们以后回去可就有的吹了。

“那这些人总的被抓起来了吧?”谭娜不由得问道,在她看来,这首都可是天子脚下啊,闹的这么大,影响多恶劣啊,不狠狠的从严从重收拾一下这些家伙,怎么对得起首都“首善之地”的称呼?

老兄从羊腿上割下来一块带着筋的肥美的羊肉,得意洋洋的对谭娜道,“小姑娘,你这就天真了,我给你说,这些人在局子里呆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放了,除了给去公安局交了点保证费之外,屁事没有。”

“这样都行?”这个处理结果,严重的颠覆了谭娜的人生观。在谭娜看来,下面的区县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政府的官员为所欲为一些。这个还也能够理解,可这里是京城啊,正儿八经的天子脚下,两群混社会的人差点儿闹起大血拼,居然只是在公安局里关了不到两个小时、交了点钱就屁事没有的放出来了?

“这怎么不幸?公安局的领导也是人好不好,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小姑娘。你还太年轻了,不知道这个社会有多复杂,”这哥们大概是在酒吧里喝多了。此刻很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的趋势,“我给你们说,酒吧里争风吃醋的打架?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去年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区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带着一群脱了警服的警察把一个家伙打断了三根肋骨两条腿。知道为啥不?”

“为啥?”林铮和谭娜很配合的问道。

“就因为一个外地领导家的小孩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横贯了。不知道这里是天子脚下,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一个小破厅级的儿子居然也敢在这四九城和人拈酸吃醋的抢女人,真真的活得不耐烦了……这件事闹得很大,可你们知道这件事组后怎么处理的吗?”

“怎么处理的?”对这个问题,谭娜心里有点小好奇。

“什么也没处理,结果屁事没有。挨了打的那个小破厅级干部还得亲自带着他儿子去向那个打他的家伙道歉,哼。一个外地仔,牛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这哥们明显的将自己代入到了那个将外地厅级干部的小孩打了一顿之后不但屁事没有、还得让那个厅级干部带着被打的儿子来向自己道歉的风光无限当中,仿佛就是自己将那个“小破厅级”干部的小孩给打了一顿的人。

这家伙沉浸在自己的yy世界当中不能自拔,可谭娜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首都一个小小的去公安局还不知道是局长还是副局长的角色,就敢将一个外地厅级领导压的承受这么一番羞辱?虽然看似这位局长还是副局长占了不小的便宜,但在谭娜看来,除非这家伙的靠山硬的吓人,否则这家伙的仕途恐怕堪忧了:谁不是傻子,大家既然来进程求人办事,自然就已经有了求人办事的觉悟。

可你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就敢将事情做得这么嚣张,这不是给自己招灾惹祸么?俗话说得好,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保不准某天这位厅级干部就调任京城某个部门成了主要领导,到时候想起当年受过的屈辱,还不得给这个当然侮辱过自己的混蛋穿小鞋穿到死?

……………

在这很有京城百事通风采的哥们在喋喋不休向林铮和谭娜展示自己在京城的人面和消息有多么广、自己在京城吃的有多么开的时候,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进了尾声,开尼桑风度a31的那主儿明显占了上风。

不过这哥们到也不为己甚,轻拍了两下那个开蓝鸟的“熊猫眼”的脸颊,口齿有些漏风的对对方道,“小四,这次服了吧?不服也没关系,以后二哥会让你在二哥面前乖乖的说一声服的。”

“呸!”被打成了熊猫眼的这老兄倒也硬气,虽然这哥们此刻的状态让林铮极度怀疑他是否还能够看得到东西,但却努力的眯缝起眼睛瞄准目标,冲着对方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这一口口水当真是站稳了“快、准、狠”三字精髓,重重的砸在了嘴巴漏风的那哥们的脑门上,“啪”的一声,声音那叫一个响亮无比。

猝不及防之下被人吐了口口水,估计没人的心情会好起来,那个说话嘴巴漏风的家伙也不例外,狞笑一声,一把薅住对方的领子硬拖着对方往旁边走,看到旁边正好有辆桑塔纳,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把熊猫眼就让桑塔纳的后保险杠上死命的撞。

“操!”

林铮顿时恼了,自己被殃及池鱼不算是个大事,本来就是冲着看热闹来的,既然是看了热闹,他自然就有了有可能被殃及池鱼的觉悟,可哥们这车是借的好不好?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也是别人的东西,车子给搞坏了岂不是等于自己欠了坤山县一个人情?

林大老板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有人敢这么欺负自己,他想也不想的,林铮起身将屁股下面的小马扎拎起来,冲着那辆尼桑风度a31扔了过去。

一时冲动之下准头难免有些不准,林铮也确定这么马扎是否能够砸中罪魁祸首,不过林大老板倒是想得开,砸着了算那家伙倒霉,砸不着算那家伙幸运,就这样!

结果没让林铮失望,被林铮使劲甩出去的马扎重重的砸在了风度a31的侧面玻璃上,顿时哗啦一声大响。

“操!哪个孙子敢砸老子的车子?”正打人打的起劲的尼桑风度a31车主看到自己副驾驶玻璃上插着的那个马扎,顿时欲哭无泪:尼玛啊,这可是尼桑风度啊!

“老子砸的就是孙子的车子!”林大老板现在财大气粗,一辆小破日本人根本就不被他放在眼里,“孙子,你们人脑子里打出狗脑子来爷都不管,可你丫的竟然把拿老子的车子当凶器,当着老子的面栽赃嫁祸,胆子够肥啊!”

这辆桑塔纳是这小子的车子?风度a31车主不由得愣了一下。

被装的看上去头晕脑胀的蓝鸟车主竟然顺势出溜到地上嘿嘿的笑了起来,两只乌青的眼眶丝毫不耽误这家伙笑的极其痛快,“好啊!好!这他娘的就叫报应!”

风度a31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招惹了招惹不起的人?”

“就你?”林铮撇撇嘴,不屑的上上下下打量了这货一番,“少在本少爷面前装大头蒜,真以为你那点小背景就什么事都能给你抗的下?小子,别太高看了自己,对别人有用的时候人家当你是个人物,可你没用的时候你就是个屁。”

“哈哈哈……”地上躺着的那蓝鸟哥们笑的看上去像是在抽搐,“向老三,没想到你丫的也有今天!”

看着一身的穿着和气度绝对不像是平常人、一口流利的京片子的林铮,风度a31一时间有些拿不准林铮的身份,犹豫了一下,只是决定试探一下,“兄弟,你混哪的?有些事不要乱掺合,对你没好处。”

如果能够借此打探一下对方的底细,那就最好不过了,虽然他对成功与否也没报很大的希望。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林铮不耐烦的摆摆手,“别装了,没什么本事就别装什么能耐人……就你那身气质,你好意思把自己当个人物?哥们今天心情好,让你走人,再不走信不信我用这条羊腿抽你。”

看着那条正吱吱冒油、重量不下三四公斤的硕大羊后腿,风度a31车主的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还不走,等我请你吃饭么?”林铮眉毛猛地一竖,语气森然。

“好,我走!”风度a31能开得起这车,倒也不是愣头青,心中略一权衡,极为光棍的对林铮拱拱手,“哥们,山水总相逢,希望以后你没栽在我的手里。”

说完,竟然还极有风度的将那已经坏了的马扎从副驾驶玻璃上取下来放一边,气度十足的上车扬长而去,一点都不像是被人赶走的。

“这家伙倒也真有点本事,就冲这份果决,你也不能小觑了这家伙。”一直望着这边动静的谭娜对风度a31的车主的这份果断,谭娜就觉得这家伙以后可能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没关系,你没看出来么,这两位估计是老对手了,”林铮说着,笑眯眯的蹲下,向还躺在地上装死狗的蓝鸟车主问道,“嘿,哥们,我没说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