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274章 有客来访

第274章 有客来访

吃完晚饭后,熊立新很热情的邀请林铮去他的房间里坐一会。

知道熊立新有话要对自己说,林铮笑着点头。

林铮原本以为熊立新是要和自己谈谈这个电子工业园区的事情,但情况稍微有些出乎林铮的预料,从一开始熊立新就是在和自己闲聊。

堂堂的副省长,说一句日理万机也不算很过分,现在竟然专门抽时间和自己闲聊?就让林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位熊副省长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熊副省长打的什么主意很快就揭晓了,”和林铮聊了一会,熊立新话题一转,向林铮问道,“小林啊,这边的事情结束了之后,你有没有兴趣到我们江南省党校学习一下?

“去党校学习?”林铮一下子愣住了,迟疑了一下,他才道,“不是只有公务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行政领导才可以去党校学习吗?我一个私人企业的老板也可以去党校学习?哦,对了,我也不是党员。”

党校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去党校学习有可能意味着领导对你很看重,准备对你委以重任了;也有可能是你马上要倒霉,将你调离原岗位去党校学习只是一个调虎离山计,或许还没等你从党校学成归来就会发现已经人站在你面前,对你宣布“双规”的决定;甚至还有可能是你正在和别人竞争某个领导岗位的时候,领导忽然同志你:“小x啊。组织上很看重你,这次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去党校学习的机会,你去吧。要有个心理准备,回来之后组织准备给你加加担子。”,你美滋滋的去了,却不料等你学成回来之后就发现原来的位子没了……你去党校学习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竞争对手搞的,谁让人家不但棋高一着,还有更深的关系呢。

听到的关于党校的故事和传闻实在是太多了,去党校学习。老百姓有一句很经典的调侃:“学点词,养养神,认点人。”。“学点词”和“养养神”,但林铮从不认为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一小私人老板去党校学习?你跟我开什么玩笑?

“当然能去了,”对于林铮的疑惑,熊立新显然早有预料。闻言笑着给林铮道。“一般情况下确实是公务员以及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人员才回去党校学习,不过国家可并没有规定不是国家公务人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人就不能去党校接受学习和深造,我们江南省很重视提升民营企业家个企业管理者的政治理论水平,如果你愿意过去,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下。至于你现在还不是党员这一点,这个也好办,你现在是共青团员还是预备党员?”

“是共青团员。”对于这一点,林铮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能在大学里成为预备党员的都是学生会的那帮家伙,普通学生有资格在大学期间就成为预备党员的。听是听说过,但林铮还从来没见过。

“是共青团员啊,”熊立新点点头,“那你可以以预备党员的身份去学习一下,我会和老刘打下招呼的。”

这个“老刘”显然就是江南省党校的主要领导之一,或许就是江南省党校校长也说不定。

“这个……”林铮犹豫了一下,苦笑着道,“熊省长,不瞒您说,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您能不能让我考虑考虑?”

至于自己为什么从共青团员变成了预备党员,这个问题很难理解吗?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或许很难,但同样,对于很多人那只是一句话的事。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当然需要好好考虑考虑。”熊立新笑眯眯的连连点头,丝毫不以为许,他当然也知道自己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对于林铮来说有些过于突然了,林铮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需要仔细考虑一下也完全能够理解。

沈泽适时的对林铮笑道,“林总,您可能不清楚,这次我们江南省省&委党校举办的这个培训班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研修班’,参与这个研究班的都是我们江南省的重点国有企业的领导人以及政府里负责经济发展的同志,机会相当的难得,领导手里也只有几个机动名额,之前有不少同志希望能够到我们领导这里走走后门呢。”

这个走走后门,在这里当然就成了一个善意的调侃了。

“这个机会确实难得,”林铮还是点头,“好的,我会慎重考虑的。”

说完,他看了看门口,算一下时间,估计也应该差不多了。

看到林铮的这个动作,熊立新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冲林铮摆摆手,“既然小林你还有事要忙,那就先回去吧。”

今晚林铮有客人要来拜访,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谢谢。”林铮礼貌的向熊立新表示感谢,堂堂副省长能够这么为自己着想,这点确实很不容易。

————————————————————————

在林铮和熊立新聊着去党校学习的事情的时候,彭清良的家里却是一阵鸡飞狗跳,彭清良的妻子护崽的母鸡一般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儿子,疯了一般地尖叫着:“你发疯打吧,打死我们娘俩吧,早死早利索!反正你看我们娘俩早就不顺眼了,趁早打死我们娘俩赶紧去找你那个小妖精去!”

脸色铁青的彭清良气的手都在哆嗦,“你个蠢娘们,什么都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混账小子这次闯出来了多大的祸事?要不是今天人家给我面子……”

他伸手指指自己那个两只手上戴着六枚金戒指的婆娘,又指指自己那个脸色微微发青、油头粉面的儿子,最后再指指自己这张油肥油肥的、但却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有些发青的脸。带着几分凄凉的大笑道,“你男人我、你老子我,今天就被省里的领导当场撸下来了。臭娘们,真以为你男人是县委书记你们就可以横着走了?告诉你们,县委书记算个屁!你们撒泼啊,继续撒泼啊,舍不得那点钱是吧?好啊!明天就让我进局子里去好了。”

彭清良的婆娘和儿子顿时傻了,别看两人平日里嚣张跋扈,可这母子俩都知道一个事实: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嚣张。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有个当县委书记的男人/老子,如果自己的靠山倒了,就凭自己娘俩以往做过的那些事儿。出门被人打死都不是没有可能。

听到事情这么严重,彭清良的婆娘哪里还敢继续撒泼?连忙胡乱擦了一把脸一咕噜翻身起来,吭哧了几下道,“他爹。你也知道我们娘们没什么见识。别跟我们一般见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你回来就让儿子赶紧将那个机修厂的股份送出去?好歹那个机修厂也花了咱们家20多万呢,咱们家攒这点钱可不容易,您给我们娘俩说明白成不?”

“是啊,爸,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说明白呗?”彭清良的儿子也跟着帮腔,“要是真对您前途有这么大的影响,那……那咱家里的钱您都花了也没关系。您打我一顿也没关系,可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您可是咱家里的顶梁柱。”

确实不容易,94年之前,国家的底子还很薄,县一级的领导,哪怕拼了命的捞一年也不过捞个七八万,不是他们不想捞的更多,而是因为盘子就这么大,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东西给自己捞,从当年一个小小的副科长干到现在的县委书记,彭清良好歹也攒下了小百万的身价,但之前拿来给儿子买那个机修厂的24万也差不多相当于家里四分之一的财产了。

今天自己男人回到家就疯了似的逮着儿子一顿不要命的狠抽,抽完了就让儿子赶紧将他持有的那个机修厂的30%的股份给联创科技送过去,这可要了彭清良的婆娘的老命了:儿子挨了打,自己还得把那24万送人?抢钱抢到县委书记头上来了?这简直岂有此理!

可现在听自己男人说的这么严重,彭清良的妻子哪里还牛气的起来。

“唉……还不是这几个小子搞的那个机修厂?”

彭清良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其实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这通火气发的实在是没有道理,但今天在工地上的那一幕是真的将彭清良给吓坏了,那种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捏在手中,被人想要把自己揉扁就揉扁、想要把自己搓圆就搓圆感觉彭清良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那一刻,他是真的手脚冰凉,他也无比肯定,如果那个时候没有林铮帮自己说话,自己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在之后找个借口被调整到人大等养老部门等着退休。

感觉心中的积郁之气随着这一声长叹消散了不少,彭清良这才道,“人家联创科技都愿意加一倍的价钱把那块地买下来了,诚意绝对说的上是十足,这些混账小子就是不乐意,非得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入人家公司的股。”

“几个混账小子在坤山这小地方横惯了,还真以为只要他们开了口,不管谁都得买他们的帐,也不想想能够做这么大的生意的人,是这么几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能欺负的了的吗?人家今天当着省里的领导一说,省里领导的那个脸色……你当时是没在现场,没看到熊副省长的那张脸都不能看了,要不是林铮帮我说了几句话,今天我可就……”

“姓林的那家伙还帮您说话了?”彭清良的老婆和孩子顿时愕然,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迟疑了一下,彭清良的婆娘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是不是那姓林的小子怕了您啊?”

“你什么脑子?”彭清良气的恨不得给这蠢婆娘一巴掌,“人家是嫌再来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将来对付起来麻烦,还不如卖我一个人情……这么看我干什么?当真以为这一关我就过去了?招待不好,人家一样有能力将我给掀下去,联创科技的这个项目可是对全省的经济都有重要影响的,可这个项目比起来,我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算个屁?”

“那……我这就把股份给那个姓林的送过去?”彭清良的那个蠢婆娘和二世祖儿子依旧不是很明白,但不明白没关系,他们只要知道自己如果不按照自己老子说的去做,自己能够嚣张跋扈的大靠山就会倒下,这就行了,至于钱?只要彭清良还在县委书记这个位子上,多少钱赚不回来?

“这就送过去!”彭清良没好气的摆摆手,“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

“是,我知道了爸,我这就去。”彭清良的儿子垂头丧气的低着头,转身就准备上楼进自己的卧室去拿股份协议书,只是想到24万rmb就这么在自己手上打了个转就要飞了,他就心疼如刀绞一般。

“但了之后对林铮客气点儿,人家愿意收你的股份是给你面子,要是不愿意要你的股份,那才要命。”

“爸,我记住了。”

“再一个,林铮给你钱你就要,不用担心什么,不过最多只能要你这个股份原来的价钱,多一分都不能要,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彭清良的儿子猛地抬起头来,惊讶的望着自己老子,“爸,您说什么?林铮会用原价来买我们的股份?”

“可能性不小,”以这几天和林铮打过的交道来看,彭清良对林铮会按照原价收购儿子手里的股份这件事有八成的把握,“不要多想,给你钱你就拿着……警告你,不许打联创科技那个姓郎的女人的主意,那个女人的背景很不一般,和熊副省长很熟,不是你这么一个纨绔子弟能招惹得起的。”

听到彭清良的话,彭清良的儿子瞬间瞪大了眼睛,“爸,您知道了?”

“我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知道吗?”彭清良心里恨不得仰天苦笑三声,自己儿子那是见了漂亮女人就迈不动腿的德行,偏偏联创科技的那个女副总长的那个祸水模样,分明就是个妖精,自己儿子要是没逮着别人死缠不放还才是见鬼了。郑重的警告道,“你要是不想快点死,就老老实实的听老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