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16章 井底之蛙

第316章 井底之蛙

“聂市长,你看,在我们市里的规划当中,这一大片地方将会建造成一个以服装批发为主的综合性服贸商城,整个服装批发城建成之后,将拥有辐射……但有个问题,这里有不少居民,居民的搬迁是个不小的问题。”

“居民安置和搬迁的问题王老板您不用担心,我们市里有一整套的政策,服装城项目是我们琅琊市今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关系着全市经济发展的大局,任何人都要为这个大局服务……”

聂建忠煞有介事的带着一顶安全帽,伸手在又两名工作人员才抻着的大比例地图上对另外一名同样带着安全帽、自有气度的中年男子比划着。

王老板是南方过来的一个大老板,市里和他接触了差不多半年时间了,现在双方已经就打造整个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中心基本达成了共识,但有些具体的问题还需要到工地现场进行了解,今天聂建忠就是现场办公来了。

两人正聊的高兴,乔劲松快步走到正在某处工地上现场办公的聂建忠跟前,小声的道,“市长,出了点情况。”

“嗯?”聂建忠随口问道,“什么情况?”

乔劲松看了王老板一眼,却没有说话。

和王老板有关系?聂建忠愣了一下,随即歉意的对王老板笑了笑:“王老板,不好意思。”

对于小乔的工作能力,聂建忠还是放心的,办事很分得清轻重,如果不是事情确实很严重,他不可能过来打扰自己。

尽管王老板心中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事。但既然对方摆明了不好告诉自己,他自然也不能追着去问到底是什么事,笑道,“聂市长尽管请便。”

走开了大约10多步,聂建忠低声问道。“到底什么事?”

“聂震到液晶厂去,也不知道怎么就和液晶厂那边起了点冲突,现在非得问人家要100万的压惊费,派出所的同志已经过去了,大家正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那个臭小子到液晶厂那边去做什么?”聂建忠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100万?这混小子竟然敢问林铮要100万?他疯了吗?

难怪小乔不肯当着王老板的面说这番话,现在真是关键时刻呢。若是让王老板听到了自己侄子对企业敲诈勒索,万一这事儿黄了,自己担得起这份责任吗?

“不知道,不过王所长反应,似乎这几天聂震一直都在液晶厂那边转悠。”小乔小声的道。

“他去液晶厂那边做什么?”聂建忠的眉头拧的更紧了,联系一下这小子竟然敢狮子大开口的问液晶厂那边要100万。聂建忠就头疼的厉害: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对了,前些天的时候聂震还向我了解了些液晶厂的情况,当时我以为他只是随口问问,也没有在意。”犹豫了一下,小乔还是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要不怎么说下面的人想要糊弄领导其实也是一件挺简单的事呢,同样一件事,同样的顺序。稍微注意一点说话的方式方法,就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就比如此刻,聂建忠心里对聂震这次的事情迅速形成了这么一个印象:自己那个侄子这几天一直在液晶厂那边“踩点”,今天是已经踩好点了,这就随便找了个什么借口或者理由与液晶厂那边起了冲突,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借着自己侄子的身份开口要100万……

头疼啊!想到这坑爹的孩子给自己惹出来的这场大麻烦,聂建忠就不由得一阵阵头疼,使劲揉着太阳穴: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就不应该让这小混蛋过来的。大哥也是,怎么将孩子给娇惯成了这个样子?

聂建忠的大哥、也就是聂震的老爹聂建文在隔壁市担任一个副区长,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聂震这孩子是自己大哥家的小儿子,大哥三个女儿。一直到40多岁才好不容易生下来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就宠溺了些,性格也比较娇惯,只是一直以来都是听说,这孩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还算是规矩,具体怎么个娇惯法之前也没见过,一些说法总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这孩子竟然比传闻当中的更加不堪,100万?!他还真敢开口啊!也不看看液晶厂是什么地方,是他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林铮林总知不知道这件事?”揉了揉太阳穴,聂建忠小声问道,如果林铮不知道这件事,事情或许还好解决。

不过乔劲松的话让他心底里的那点儿希望瞬间就化为了泡影:“林总当时正在工厂视察,这话就是聂震对林总直接说的……”

聂建忠整个人都晃了两下,愤而骂道:“这个混账!”

如果是常凌平在,事情还好办,自己让小乔去把人带回来就是,大家哈哈一笑,这件事也就算了,可林铮也在当场,事情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林铮会不会认为这里面有自己的意思?传出去之后整个琅琊市的其他领导同志们又怎么看?

他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林总是什么意思?”

“林总他……没意思。”

操!什么叫没意思?没意思就是意见大了去了,就等着自己这边给一个解释呢。这么简单的道理聂建忠怎么可能不明白?

头疼无比的聂建忠沉吟了下,道:“这样,你马上告诉林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非常遗憾,也非常愤怒,不管当事人是我的侄子还是我的儿子,我的态度非常明确: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姑息!告诉林总我这边正在陪服装城项目的客人,回头我就过去亲自向他赔礼道歉。派出所那边你也先大声招呼,不要因为聂震是我的侄子就有所顾忌,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好的。”乔劲松点点头,转身就要到一边去打电话。

“算了,你亲自过去一趟吧,”想了想,聂建忠又改变了主意,“你亲自向林总解释一下。”

这件事说严重也严重,如果林铮认为这是市长在“投石问路”,这件事可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可说简单也简单,只要说开了,大家哈哈一笑,事情也就过去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在事情变的严重之前,一定要将事态控制住,一定不能让林铮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现在这小子的那个电子产业城项目从上到下全都在关注,若是在自己身上出了点岔子……到时候自己找谁说理去啊?

…………

“姓林的,识相的就赶紧把老子放了,该赔礼道歉的赔礼道歉,该拿出诚意的拿出诚意来,惹恼了老子没你的好果子吃……”乔劲松赶到液晶厂的时候,聂震正极其无赖的坐在地上,死都不肯起来。

“乔秘书……”看到乔劲松走进来,林铮只是微微向乔劲松点了点头,完全没有了往日里的热情。

事情恐怕有些麻烦啊,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乔劲松就在偷偷观察林铮的表情,结果让他的心一直在不停的往下沉:自始至终,林铮一直紧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偏偏聂震的大嗓门在200米外都能听得到,这种情况,别说是林铮了,换成是自己,恐怕自己也要误会。

看到乔劲松来了,顿时大喜,也顾不得自己刚刚还对林铮说除非林铮给钱,否则自己打死也不会起来的聂震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翻身起来,还不等乔劲松说话就指着林铮的鼻子对乔劲松道,“乔秘书,你来了?太好了!就是这个混蛋,他妈%的竟然敢打我,今天老子要是不狠狠的放他点血,老子就白瞎这个姓了!”

听着聂震一口一个老子,俨然将自己当成了他的狗腿子,乔劲松的心里怫然不悦:好歹你爹是副区长,你叔叔是市长,这么好的家庭背景怎么就教出来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东西?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家世了。

明白了市长的意思,乔劲松还有什么好怕的,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好向林铮示意一下自己的情况,苦笑着道,“林总,不好意思了。”

林铮摆摆手,沉声道,“乔秘书,今天聂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呢?”

言外之意,是不是聂市长在背后的示意?

林铮果然很生气!听着这火星味十足的话,乔劲松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林总误会了,市长听说这里的情况之后十分生气,他马上就就会赶过来……聂震,还不赶紧向林总道歉?你胡闹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什么?你让我向这王八蛋道歉?”听到乔劲松的话,聂震几乎傻了,瞪大了眼睛,指着乔劲松的鼻子大骂,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姓聂的你有没有搞清楚?我是我叔叔的亲侄子,你是我叔叔的秘书,你他娘的就是为我们服务的知道不?这姓林的王八蛋是你亲爹啊,你不帮着我,还敢帮着他?信不信我让你滚蛋?!”

连乔劲松都骂了?骂得好!林铮眼底里露出了一抹笑意,如果不是现在要保持气氛,他几乎要为聂震的举动欢呼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