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19章 一条金光大道

第319章 一条金光大道

“林总,您没开玩笑?”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的几名中科大的博士生哆嗦着声音向林铮问道。

对于95年的科研工作者们来说,他们的日子其实也没比前些年那个“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年代的科研工作者好到哪里去,原因很简单,国家大多数的科研工作者都集中在国有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国家的财政不宽裕,拨给科研院所的经费少的可怜,有些科研院所连人员的基本工资有时候都发不出来,至于国企……咳咳,我们就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吧?

在这种大前提下,大批的科研工作者出国也就成了一件情有可原的事情,毕竟比起国内,国外的科研条件和生活书评比国内好的实在是太多了。

但出国毕竟是背井离乡,生活在一个与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国度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的国家里,单单是心灵上和生活习俗上的那份巨大的差异就足以让人发疯,对于巨大多数的科研工作者来说,与国外相比,哪怕国内的条件稍差一筹,只要能够保证他们的生活和科研,他们其实也希望留在国内。

如此一来可想而知,当一家企业开出了8万年薪和一栋房子、一辆汽车的条件来招徕人才的时候,带给他们的震撼是如何的强烈。

“我说了你们可能会怀疑,但与你们一起搞这个项目的同事当中,有不少是来自我们公司的吧?喏,比如老陈,他现在的年薪有14万,公司给他配了一辆富康轿车和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年初的时候他协助公司完成了一个科技攻关项目。拿到了2万的奖金,并且靠着这个科技攻关项目,每年还可以拿大约6万的分红,一年的收入差不多有20万。”

“陈哥?您一年真的能有20万?”听林铮如此说。一众博士生们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那位来自联创科技的陈博士身上。

陈博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呵呵,差不多吧。我还负责与德州仪器那边的同事一起开发vcd解码芯片的国内工作部分,估计到年底这个项目就能完成,按照公司的规定,到时候我一年能再多拿10万。”

那就是……一年30万啊!有个年轻点的博士生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嗓子眼里“咕喽~~”响了两声,整个人差点儿软到地上:自己一个月才不到1500块钱,自己一年的薪水甚至还没有人家一个月的薪水多,大家都是搞科研的,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嗯,这位只是极端一点的,不过其他人的情况也着实没有好多少。一个个望着林铮的眼睛都是绿的:刚去就有年薪八万,一套房子外加一辆车,干上几年就能有年薪二三十万,比呆在国有性质的科研院所里面强的多了。人这一辈子求的什么?还不就是能将自己的这身本事卖个好价钱吗?不少人已经开始在盘算着如何借着这个机会和林铮拉好关系了。

听着林铮在诱惑自己的学生,李逸平顿时就急了,冲上来对林铮道,“林总,小马可是我们学校着重培养的人才,你可不能这么不地道。”

“李主任,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中科大是什么地方?是教书育人的学校啊,没听说过学校培养出了人才之后还把人才捂在自己手里的,将这些人才人尽其用、为国家的发展发挥做出自己的贡献才是正经,”林铮一脸的义正言辞,“再说了,李主任,咱们计算机系有了这个技术之后,每年的收益足以让咱们中科大在计算机领域的研究走在国内前沿,就这您难道还不满足吗?”

“这……”李逸平有些被林铮说迷糊了,直接告诉他情况总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他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林铮不给他细想的机会,紧接着道,“好了,李主任,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的利用我们已经掌握的技术与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那边进行利益交换以保证我们能够在接下来的蛋糕划分当中分到尽可能大的一块,如何与德州仪器合作来开发新的无线局域网控制芯片,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些许的小事咱们以后再说。”

刚刚还要和林铮讨论一下挖墙脚这个问题的李逸平瞬间就被林铮带歪了:这小子说的没错,现在咱们的无线局域网的技术是有了,可如何与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那边交涉、如何与德州仪器那边交涉也是一门学问,按照之前大家达成的协议,与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以及德州仪器的交涉全权委托给联创科技来进行。

当然,为了保证中科大和华为的利益,虽然整个沟通过程是联创科技独自进行的,但整个谈判过程的进程、进展情况、签订的所有的资料都必须要向中科大以及华为公开,并且要保证华为以及中科大的利益。

大家讨论万这个问题,林铮忽然响起一件事,连忙向李逸平问道,“对了,向中科院那边汇报了没有?”

中科大毕竟是中科院下属的学校,取得了这么大的成果不可能绕开中科院,这种事情总还是要和中科院说一声才好。

“汇报是汇报过了,但上面似乎对这个东西不是很重视。”说起这个问题,李逸平有些黯然。

“不是很重视?怎么会?”林铮听的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整套的网络技术对于国家和网络安全有多重要,中科院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明白?不是很重视?难道这些人的脑子里塞的是狗屎吗?

还是夏文渊老教授揭开了林铮心里的疑惑:“上面几位德高望重的人认为这个项目应该是在中科院首都计算机研究所的主导下进行的,中科大主要是起协助作用,某些老同志认为中科大的和社会企业搞研究是‘不务正业’,没有了知识分子的纯粹性。”

说到“德高望重”这四个字的时候,夏文渊的语气明显的带着几分嘲讽。

原来如此,敢情是看到中科大的这个无线局域网技术出了成绩,有人眼红了,想要进来分一杯羹,这就不难理解了,肥肉人人眼红么。

林铮并不介意分给中科院一杯羹,但明显中科院的意思是想要吃独食,这就有些无法原谅了,什么时候中科院也开始玩起了巧取豪夺这一套?难怪后世的时候无数硕士生和博士生对某些高高在上的、虽然本人没什么大本事、收拾起人来的手段却一套一套的所谓“学霸”颇有微词。

想通了,这件事就好办的多了,林铮摆摆手,“那就不用管他们了,咱们做咱们自己的,只要做出了成绩,国家总会注意到的,某些人一手遮不了天……无线保真技术呢?”

“无线保真我们也做出了样品,”说起无线保真技术,夏文渊老先生笑的眉眼都开了,“借助我们应用在无线局域网技术的直接序列扩频技术,我们成功的将无线保真功能兼容了进去,这么一来,不止是微型计算机,就算是笔记本电脑、现在用红外线实现数据连接的一些个人手持式终端设备也安全可以与计算机一起使用同一个网络了。”

夏教授说着,拿出一台在林铮看来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的苹果公司的100型个人掌上电脑,得意的对林铮道,“我们用这台牛顿100做了实验,将牛顿100的红外线数据传输设备改成了无线保真设备,并且将网景公司的scape浏览器经过瘦身和重新编写之后移植到了这台牛顿100里面,结果非常成功,这台牛顿100不但可以自如的上网,而且进行数据传输的时候也完全不用像是之前使用红外线传输的时候那样,必须保证红线线传输端必须对正,而且中间不能有障碍物了,在无线保证热点范围之内,可以360度无死角的实现上网功能,就是……咳咳,这个无线保真的接收器实在是太大了些。”

可不是太大了些么100的体格本来就不小,因为没有专用的芯片,必须使用多枚芯片进行组合以实现数据的无线传输功能,直接后果就是导致整个无线保真收发设备的体积基本上和100差不多大小,相当于将来两台100捆绑在一起使用,很有几分后世那些随身听发烧友们拿个d50还要捆绑个耳放的范儿。

但……将scape瘦身之后移植到一台掌上电脑当中啊,这其中的难度已经不仅仅是跨系统了100的系统内存才多大一点?和个人计算机的内存有可比性么?望着这台“捆绑式”的100,林铮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发现了一条金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