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36章 灯下黑

“你绝对想不到在哪儿找到的,”赵松的兴奋的鼻子头都红了,“在水库里。”

“哪里?”林铮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水库里?

“嗯,就是你们工地前面的那个水库。”

哦,原来是门前门的那个水库啊,说这个林铮就知道了,严格来说那甚至都不能被叫做是水库,只能叫做蓄水坝:那是一个距离联创科技生产基地大门不到1000米的蓄水坝,长度不到500米、宽度也就50米左右,最深的地方也不会超过5米,其实就是一道拦水坝,竟然在哪里发现了犯罪分子。

“你不要告诉我那家伙在水里淹死了。”林铮狐疑的望着赵松,总觉得这事儿听起来带着几分奇幻色彩:一个能够在1000米之外夺人性命的高超狙击手掉蓄水坝里淹死了?咱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

“不是淹死的,是被他们自己人灭的口。”

“被自己人灭口?”林铮吃惊的张着嘴巴,“你不是跟我看玩笑吧?这种狙击高手对于任何一个势力集团来说都是铲除异己的宝贝疙瘩,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作为一次性用品处理掉了?”

“确实是被他们自己灭的口,我们在水底下发现了8个高压气瓶,一支前苏联的SVD德拉贡诺夫狙击步枪以及若干的53式重机枪子弹、一个自制的防水潜望镜、补充体力的巧克力和能量棒等东西,我们在死者死前使用的一个氧气瓶当中发现了神经毒气存在的痕迹,刑侦和破案专家的专家已经大致的还原了当时案发前后的情况: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犯罪分子一直在对面的山上通过精心伪装的观察点对你们进行观察,在案发的当天的某个时间,他潜入了水里,通过潜望镜观察你们的行动,当发现适合开枪的时机后,立刻爬在拦水坝坝体上射出了子弹。打完之后的犯罪分子以最快的速度再次潜入了水下,靠预先藏在水下的气瓶躲过了我们的侦查,然后等天黑之后再伺机逃走,没想到他们内部起了灭口的心思,在其中一个氧气瓶里面放了神经毒气……同时山上的那个观察点也严重的误导了我们……”

赵松的语气很是很兴奋,林铮差点儿被枪打死,康柏公司的全球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勃然大怒。整个江南省上下一片人心慌慌,作为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赵松感觉自己的压力山大!可是现在好了,发现犯罪分子了,虽然只是尸体,但这总算是可以对各方面有个交代了。

可怜的赵副厅长。瞬间觉得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小了一大半!

这就是灯下黑啊,林铮心里感慨着,谁都以为犯罪分子开了枪之后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逃走,谁能想到这货竟然胆大包天的敢呆在原地不动呢?瞧这份心理素质吧,果然狙击手不是一般人能够干的了的。

只是林铮实在是受不了喋喋不休的表功的赵松了,打断他的话有些不耐烦的问道,“赵厅长。这案子现在才算是真正有了头绪吧,距离破案还早得很呢……这家伙到底是谁?他是怎么获得狙击步枪这种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被严格管控的高精度武器的?还有,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在针对我们。”

林铮的话如同兜头在赵松的脑袋上浇了一盆冷水,刚刚还得意洋洋、暗藏了希望从林铮这里“化缘”到一点办案经费的他顿时焉了:林铮说的没错,现在不过是刚刚有了一点点的进展,距离最终的破案还早得很呢,自己有什么得意的?赵松不由得有些赧然,“目前案件还在侦破当中。有些情况我们还不是很清楚,说起来也是我们灯下黑了,压根没想到那个该死的犯罪分子这么狡猾,竟然会藏在水里。”

“是啊,谁能想到这混蛋竟然会藏在距离我们不到1000米的水下?”林铮点点头,忽然想到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四天,那尸体还不得泡的……忽然捂住嘴。林铮的表情简直就和吃了一大把的苍蝇差不多,“你不好告诉我是尸体泡发了之后自己浮上来的。”

“是啊,那混蛋在自己身上绑了配重铅块,如果不是尸体泡发了浮了上来。我们还真发现不了,林总你是没看到,那尸体……”

“别说了,”林铮一把捂住嘴,一副想要呕吐的样子,“我才刚吃了点东西,求你别让我吐出来。”

“呃……”好吧,既然林大老板不愿意对这种泡成了“巨尸”的尸体没有什么好感,赵松自然也不会故意给人家添堵,话题一转,对林铮道,“犯罪分子的身份我们正在核实当中,同时我们已经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协查通报,接下来我们调查工作的重点就是这些氧气瓶是谁提供的、子弹来自何方,在当地得到了一些什么人的支持、谁才是这件事的幕后主谋。”

这才对嘛!林铮满意的点点头,这此时你们应该做的事情,“这段时间辛苦咱们的公安同志了。”

林铮说着,从抽屉里拿出支票簿,在上面签了个数字递给赵松。

目光在支票簿上飞快的扫了一眼,赵松心中一喜:50万啊!林铮果然不愧是大老板,够大方!够大气!脸色却顿时一变:“我们破案是为了维护社会安定祥和,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这支票我万万不能收。”

嘴上这么说着,赵松却丝毫没有将这张支票推回来的意思。

看着赵松眼中的那一抹贪婪,林铮心中暗笑,确实一脸认真的道,“赵局长你别误会,这钱可不是给你的,否则我不是成了贿赂国家干部了么?这钱是给正在破案的一线公安干警的,我知道工作在第一线的公安干警的条件很辛苦,吃饭睡觉都没有什么规律,国家拨给咱们公安队伍的经费也不足,有时候还需要一线的办案公安民警自己垫付破案经费。这笔钱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大家在办案的时候能在渴了的时候买瓶水喝、饿了的时候买个面包垫垫肚子,这只是我们联创科技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赵厅长您务必要代表光大的一线公安干警收下。”

这理由当真是冠冕堂皇,赵松都不由得有为林铮的这番话喝彩的冲动了,但该有的推辞还是要有一点,赵松客气的道:“不不不,林总,我们破案有专门的经费,至于困难,同志们克服一下就行了……”

“赵厅,这话就是您的不对了,您可是咱们全省数万公安干警的直接领导,为他们谋福利是您的职责,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这钱您必须要收下,否则就是嫌少……”

两人一番推辞和争执,再三推让之后,赵松终于“勉为其难”的收下了这张支票:“既然林总您一心为我们公安干警考虑,老赵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以后有事情你尽管找我!”

……

望着窗口站着久久未动的林铮,小丁犹豫了一年,终于还是开了口:“老板……”

“小丁,你来了啊,”林铮这才醒过神来,转过身看着恭敬的站在自己对面的小丁,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情想的有点走神。”

“老板您想的肯定是公司发展的大计。”小丁低着头,结结巴巴的道。

“那里是什么大计,而是……那个湾岛的枪手,说是死在我手上也未尝不可吧?”

“老板,那和您没有关系,他是准备来杀你的,是死在我手上的。”小丁猛地抬起头来,死死的望着林铮,眼睛里除了狂热还是狂热,“整个计划是我想出来的,人也是我弄到水里处理的,和老板您没有半分关系。”

“没有我提供的那些方便你能这么快的搞定?”林铮失笑的摇摇头,“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这件事算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以后谁也不要提起。”

整个案子没法追查下去了,这就是林铮想要的效果,事实上到这里之后线索就断了,原因很简单,那个枪手是来自湾岛的。

小丁告诉林铮,根据他对那家伙的分析,他十有八九是湾岛前海军陆战队的狙击手,不过似乎是竹联&帮的人,这次这家伙到大陆来,肯定是得到了鸿海集团和郭氏兄弟的密切配合,但表面上,这家伙绝对和郭氏兄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没关系,事情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再需要讲究证据了,自由心证几乎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杀手是湾岛军队的前狙击手,有可能是湾岛最大黑&帮竹联&帮的精锐骨干分子,郭氏兄弟和竹联&帮关系匪浅……不管有没有证据,事情到了这里还用继续调查下去吗?

没错,这次的事情是林铮和小丁策划、小丁一手实施的,在收到那封死亡威胁信的时候,林铮就没打算坐以待毙,整件事自始至终都是林铮和小丁在策划,除了林铮和小丁两人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现在看来结果看起来很幸运,成功了。

“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小丁毫不犹豫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