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356章 危言耸听?

“那赶紧去通知他们进行检查啊,”谭娜彻底坐不住了,拉开门就要往外走,“如果他们房间里有窃听器,又在房间里说了些什么技术性的问题,那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谭娜的担心有点都不夸张,技术人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灵光一闪,如果只是一个人灵光一闪那倒也罢了,十有八九会写在纸上,但如果是一群技术人员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来一个群体智慧的灵光一闪,这灵光一闪恰好又被窃听器听了个正着……谭娜的激动和着急也就可以理解。

“打电话让他们来咱们的房间吧,咱们的房间里安全一点,等他们来了再让摩络丝去检查一下他们的房间里有没有被放了窃听器。”林铮道。

“好,就这样!”

打完了电话通知大家都来自己的房间里讨论个事情,谭娜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立了大功的摩络丝身上,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另外一个同样很严重的问题,是的,这个问题十分严重:“摩络丝怎么会找到这些东西的?”

“我做了这个!”摩络丝献宝一般的拿出一个……呃,应该怎么形容呢?很像是将录像机等家用电子设备的外壳拆掉、将电路板从中间掰断、又用电线和焊锡将短了的电路重新连接上、并且额外焊接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的这么一小堆东西,没错,只能用“堆”这个东西来形容摩络丝拿出来的这个东西,“林告诉我这段时间可能有人监视和窃听我们,让我尝试着做一个能找到房间里的电子窃听和监视装置的东西,我就做了这个,一个比较精密的电子感应装置。”

“我……这……”谭娜指着摩络丝,一时间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了,“她怎么会懂这个?”

是的,摩络丝的数学很好,电脑似乎也玩的不错。但将发现窃听装置的电子设备与一个数学和计算机不错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这个跨度着实不是一般的大。

“这小丫头在编程和电子方面的天分不错,我有空的时候也教了她一些电路设计方面的基本知识,剩下的都是这小丫头自己从网上找的资源自学的。”林铮耸耸肩,对于摩络丝给谭娜带来的震惊,林铮很满意:总算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自己像个傻逼了。

小丫头的数学很好,这短时间林铮算是见识了,可摩络丝在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方面的快速进步则让林铮感到惊悚:这小丫头现在竟然已经开始研究Linux系统。

昨天自己和Linuxtorvalds聊天的时候。Linuxtorvalds告诉自己,摩络丝对于Linux系统的很多想法很新颖,让他耳目一新。

这个评价可就太高了,虽然Linuxtorvalds赞扬的并不是摩络丝的编程能力,而是摩络丝的想象力以及创造力,但他也承认。摩络丝的编程能力正在一个惊人的速度在成长,给这小丫头几年的成长时间,说不定这小丫头会成长为詹姆斯.高斯林一样的天才。

詹姆斯.高斯林是谁?一个真真正正的、不亚于Linuxtorvalds的计算机天才,这位牛人和Linuxtorvalds牛逼的程度有的一拼,Linuxtorvalds在大学的时候编写了Linux操作系统,而詹姆斯.高斯林也在自己上大学的时候编写了一个多处理器版本的UNIX操作系统,现在这位老兄玩的是开发计算机语言。一种可以在虚拟机上运行的编程语言。

若干年后,这位老兄还有个极其响亮的名字:J"A--V"A之父!

Linuxtorvalds对詹姆斯.高斯林极为推崇,在Linuxtorvalds看来,詹姆斯.高斯林才是一位真正的、为了造福人间而被上帝眷顾的人,比微软的比尔.盖茨和甲骨文的埃里森被上帝眷顾的多了。

虽然林铮对Linuxtorvalds的评价持不同意见,但能够让Linuxtorvalds将摩络丝与自己最推崇的人相提并论,已经足以证明这小丫头在计算机编程方面的天分,至于这小丫头怎么发现的这些间谍设备?咳咳。一个高灵敏度的电磁感应装置对于这么一个天才来说并不难,其中所需要的原材料甚至是摩络丝从五金商店里买来的……准确的说,是从五金商店里买来的某些比较精密的仪器上拆下来的某个零件。

“这么说你无意中捡到了一个天才?”面对天才少女,谭娜极度的无语。

…………

听说林铮的房间里发现了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整个项目小组的成员顿时大吃一惊,这个事情可太严重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咱们已经被美国人盯上了。

被美国人注意不奇怪。谁让咱们拿出了比美国人技术更先进的无线网络技术和设备呢,但被安装了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这可就有些惊悚了:今天是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明天是什么?万一双方谈崩了。会不会是一颗子弹呢?

这种事情不怕琢磨,越琢磨就越是让人心里没底,大家哪里还坐得住?纷纷来到了林铮的房间,看到桌子上的那三个窃听和监视装置之后,原本心里隐隐有些怀疑的家伙也紧紧的闭上了嘴,至于怀疑什么,呵呵……

林铮扒拉了一下桌子上的这三个东西,随即抽了两下鼻子,“大家也看到了,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就说两点:第一,美国人对我们的技术很重视,比我们自己的重视程度还要高的多,这说明我们是不是有点拿着宝石当石头了?;”

没有人说话,这倒也正常,因为大家都觉得林铮说的有道理,如果不是美国人觉得咱们的技术很重要,他们怎么会这么急不可耐的安放窃听器?咱们这才回来多点时间啊,既然美国人这么重视,像林总说的,咱们似乎真的对这个无线局域网技术的重视程度有些不够?

搭眼扫了众人的反应,林铮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接着道,“第二点,既然现在窃听器都出来了,难保美国人会不会干出点过激的事情来,大家今后的人身安全问题……嗯,咱们是不是应该多想想了?”

“小林,你这话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出乎林铮的意料,首先说这话的人竟然是夏文渊老教授,老教授觉得林铮的话有些过于耸人听闻了,“这里毕竟是美国,如果咱们在这里出了点事,美国政府怎么向咱们国家交待?”

听到夏老这番话,大家的心思也不由得活动起来:夏老的这话也有道理啊,咱们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美国人怎么跟咱们国家交待?再说了,为了这么点东西,值得吗?

林铮也没想到夏老居然对安全形势这么乐观,愣了一下,这才含蓄的道,“夏老,美国可是允许私人拥有枪支的国家,美国也是世界上犯罪率最高、抢劫杀人率最高的国家……要不这样吧,咱们把这里遇到的情况和大使馆那边反应一下,听听大使馆那边的专业人士怎么说?嗯,大使馆的武官就有负责安全评估的职责吧?”

林铮这话一出口,不管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否觉得林铮在小题大做,这下子全都没话说了:没错,林铮或许是小题大做、将美国的情况想的太糟糕了,但听大使馆的话总没错。

虽然因为林铮的年龄,项目小组里中科大方面和华为方面的人对林铮总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林铮的话有些过于危言耸听了,但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有一点挺好:只要是政府部门说出来的话,他们会本能的认为这是权威结论,听从权威的结论那总不会有错。

……

大使馆方面的反应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激烈的多。

听说竟然在房间里发现了窃听器和针孔摄像机,大家清晰的听到电话的那头的人在倒吸气的声音,很快电话就被交到了另外一个人手里,“我是共和国驻美国大使馆大使长孙晓雾,是谁发现了窃听器?”

“长孙大使,是我,林铮,联创科技总经理。”林铮上前一步,对着开了免提的手机道。

“是林总啊,”长孙晓雾的语气听起来极为严肃,“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判断的?”

“我认为我们严重低估了这套无线局域网技术对美国人的吸引力和重要性,鉴于现在美国人的动静以及美国人以往的一些劣迹,我个人认为不能排除美国人在得不到我们的技术之后做出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的可能。”

“比如说?”

“比如说某位无线局域网技术的专家在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十分意外的被一个抢劫犯杀死了。”林铮将“十分意外”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电话那头,长孙晓雾沉默了起来:做了这么多年的外交工作,他当然清楚林铮的这番话的可信度,这种事情美国人还真干的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做点什么的话,是不是有些……

“我们回来了,又找到了6个!”还没等长孙晓雾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冲进了耳朵。